. 佛教兴国论的内涵-殡葬法规
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法规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双凤纪念园 » 最新动态 » 殡葬法规

佛教兴国论的内涵

2020-03-26 14:16:51 点击数:

    如上文所述,杨仁山提出了以大乘佛教的救世精神和情怀参与到社会的改革和建设当中。他将佛教发展与中国社会的独立、振兴融会成一个课题,在这个课题中,佛教的发展以及佛教与中国的独立、振兴的关系问题是杨仁山佛教兴国论的重要内容。

    佛教及其发展是佛教兴国论的核心内容。杨仁山的这种主张自然和他的佛教信仰有关,但这并不是决定性的,因为信仰的力量终究不能抵挡理性和事实的颠覆。信仰只是给了杨仁山更多理解佛教及其思想的更多机会,进而使得杨仁山能超越佛教的信仰而达到认识佛教的理性和超越的精神,也就是佛教的真正的精神。换而言之,杨仁山主张以佛教及其发展为核心的依据是以佛教思想的精深的见地、理性的思维、严密的逻辑和现实的实践为基础的佛教精神。

                   双凤纪念园,上海公墓,太仓公墓,上海墓地,

                    

    首先,杨仁山认为佛教思想精神博大。他认为,佛教思想赅摄世间法与出世间法。这一点上文己有阐述,不再赘述。在世间法与出世间法中,杨仁山认为,世间法局限在于使人只能尽可能充分地了解现在世界,而不能能明了生命、世界真相,且有种种疑惑烦恼。他说:“世间法局于现生,不脱轮回”。。“盖世人生不知来,死不知去,静言思之,何以忽而有我?未生以前,我在何处?既死以后,我往何所?茫茫昧昧,诚可哀也。”.杨仁山认为,正是由于种种限制而未能认识生命和世界的本质而导致生命的轮回及其痛苦,而出世间法则截然不同:“出世法透彻根源,永脱轮回”气“佛法大旨,在引导世人出生死轮回。”。在杨仁山的心中,佛教思想理论洞彻了生命和世界的本质,是人类和其他生命改造生命、脱离痛苦与烦恼的有效方法。

    在与欧美哲学进行了对比后,杨仁山更加坚定了佛教作为普遍真理的信心。他认为,欧美哲学的确精深,但不能深入生命、世界的本质,因为哲学的精思妙想是建立在变动不居的意识的基础上的:而佛教思想则不仅具有精妙的哲学和思想,更有可以有效检验的修证实践,从而获得对生命和世界的真切而现实得认识。他说:“出世妙道,与世俗知见大相悬殊。西洋哲学家数千年来精思妙想,.不能入其堂奥。盖因所用之思想,是生灭心,与不生不灭常住真心全不相应。是以三身、四智、五眼、六通非哲学家所能企及也。”。

    其次,杨仁山认为佛教的精神是教育一这里的教育是广义的教育,非现在特指的学校教育.杨仁山在《佛学研究会小引》中有充分的表述:“今时盛谈维新,或问佛学研究会维新乎?曰:非也。然则守旧乎?曰:非也。既不维新,又不守旧,从何道也?曰:志在复古耳。复古奈何?曰:本师释尊之遗教耳.方今梵刹林立,钟磐相闻,岂非遗教乎?曰:相则是矣,法则未也。禅门扫除文字,单提‘念佛的是谁’一句话头,以为成佛作祖之基,试问三藏圣教有是法乎?此时设立研究会,正为对治此病。顿渐、权实、偏圆、显密种种法门,应机与药,浅深获益,由信而解,由解而行,由行而证。”。
    上文对话中,杨仁山对佛教的描述丝毫没有神秘的色彩,而是展现了佛教的精神。首先,对佛教的创始人释逸牟尼佛,杨仁山称之为“本师释尊”—佛教弟子对佛教教育者的尊称,将佛教还原为教育的本色:而对于佛教的教法,杨仁山批评了晚清佛教的执着名相而丧失教法的行为,大力提倡三藏圣教,并以此作为佛教正见的基础进行学习、研究,用以保证佛教的正信、正解、正行和证果。由此可见,佛教是以知成信、佛教思想理论和具体实践相结合的理性的教育体系。
    正是由于佛教思想的高深见地和理性的教育精神成为杨仁山选择佛教作为佛教兴国论的核心内容的理论依据。杨仁山自己并没有明确地说明自己承担复兴佛教的任务,进行佛教的传布,但在字里行间,已经流露出这样的期盼。在《支那佛教振兴策一》、《支那佛教振兴策二》和《释氏学堂内班课程色议》中大力推动佛教的教育、教学改革,积极为中国佛教的发展献计献策.事实上,除了积极推动佛教的教育、教学改革外,他还积极成佛教学习和研究组织,用以传播佛教思想和理论,如金陵刻经处、抵值精舍、佛学研究会等组织。这将在后文详细进行阐明.‘
    杨仁山传播佛教以推动佛教的健康发展构成了杨仁山佛教兴国论的核心。杨仁山还积极开展与基督教以及日本佛教的交流和对话。这也是杨仁山佛教兴国论的重要内容—这部分内容后文有详细的阐述.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