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青烈士陵园电话

相关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法规

道教非常关注生死这对概念

2020-03-26 14:00:45 点击数:

    上文所讨论的一“道”是人的生命的根本,他在《道德经发隐》中解释“谷神不死”章说:“谷者,真空也,神者,妙有也。佛家谓之如来藏.不变随缘,无生而生,随缘不变,生即无生。生相尚不可得,何有于死相耶?玄者,隐微义,化者,出生义。佛教名为阿赖耶,此二句与释典佛说如来藏以谓阿赖耶同义。从阿赖耶变现根身器界,或谓之门,或谓之根,奚不可者。绵绵若存者,离断常二见也;用之不勤者,显无作妙谛也.”。杨仁山认为,“道”与人的生命根本是同一的,而生命一般表现为生死现象,生死概念于是成为道教的重要概念,

                    长青烈士陵园,上海公墓,太仓公墓,上海墓地,

                     

    杨仁山认为,道教非常关注生死这对概念,因为生死对一般生命个体而言非常有意义。他分析了生死现象的道理,他说:“以其生生之厚,此言起妄之由,性本无生,而生生不己者,以业识恒趋于生,而背于无生也。既厚于生生,则九世相仍流转无极,其害可胜言哉?善摄生者,于生起之元,制其妄动也。心不起妄,则生相全无,所以谓之善摄生也。”.杨仁山认为,生死与生命个体的妄念有关,妄念是是导致生死流转的根本原因,他说:“无不生无,犹之形不生形,声不生声也。无既妄动,则不得不生有矣,既生有而为形,则必有终而归于无者也。这里所谓的“妄念”也称为“迷”,杨仁山说:“良以三界六道众生,无一而非迷也。福业胜者迷稍浅,罪业重者迷愈深.”。他认为,六道众生中的个体生命都或多或少执迷妄念,因此导致生命不能自由解放.即言,执迷妄念是促成生死现象的充分条件。

    杨仁山认为,道教生死的本质是幻化,他说:“生死即非真实,受用皆如梦幻也.”.但生死作为幻化绝非与实体相对的虚无,他说:“生化无穷,绝非断灭。”。既然生死的本质是幻化,那么其幻化的形式则非常复杂,杨仁山在《冲虚经发隐》中进行了详细陈违,他说:“文中(指《冲虚经发隐·列子适卫》)叙述共五十三种,类而计之,人五,禽七,兽六,鳞二,介一,虫十五,草十一,血肉之属六,以上皆言其变,不言其常.常变本无二致,欲人知生死皆如幻化,.不至囿于见闻,执为实法,长时鼓没于三有之海也。”。杨仁山认为,道教认为生命有人、禽、兽、鳞、介、虫、草等生命形态,且彼此能够相互转化,而这种生命形式的转化恰恰显示了其幻化的本质。

    杨仁山认为,道教生死的主体,不是幻化的生命形式—所谓幻化的生命形式即由无明而形成的各类现实生命存在。如果各类现实的生命存在是生死的主体,那么这一主体会随着现实生命体的结束而结束。这显然陷入了生命断见。因此他说:“世俗之见,以己为生,以镯麟为死,列子知己未生,故知髓骼未尝死也.”.生死的形式相互转化而变动不居,但“久暂虽异,其终一也”气生命形式具有共同的一个本性,他说:“生化无尽,同一真常.”。这个本性叫做“真常”,“真空法性”,他说:“情与无情,皆以真空法性为体.”。因此,在杨仁山看来,生死与“道”具有密切关系,“道”—与真常、真空、法性异名同谓—是生命形式的主体,是否悟“道”直接决定生命是否得到解放超越生死的种种形式,他说:“古今流迁,方有死生去来之相,今证一刹那际昧,时量全消。迷者妄见生死,实无生死.悟者本无生死,示现生死,所谓生死涅梁,二俱平等。方是不生不死义也。”。杨仁山指出,生死概念揭示了道教的最终目的,也就是以证悟为途径超越生命自身形式,回归本性,实现生命本性本有的自由。
    和生死相关的一个概念就是“命”。杨仁山对这个概念进行了解释,他说:“命者,过去所作之业因也.业因为种,存于八识田中,强弱不齐,生熟不等,先后发现,即为果报。世人不知,称之为命。”。杨仁山认为,“命”这个概念揭示的是以往心思、行为对现实之人的潜在影响,即“业因”,由于人们不明白其中的道理,才将“业因”称为“命。”杨仁山对“命”提出了两种看法,首先,。他认为“命”不是固定不变的,是可以通过努力改造好“命”的,他提出的方法就是外修福德,内复本性,即上文所谓“博施济众,而不受福德。永劫修行,而不辞劳瘁”。他以佛、菩萨的案例来证明“命”的非定性。其次,他驳斥了一个错误观念,即命定说一“听天任命”,他认为,主张命定说的人只会随业因而流转不己.在杨仁山对“命”的解释当中否认了“命”定,因为生命的形式及其心思、行为时恒变不居的,他说:“夫闻道者,不为命之所囿,而能造乎命者也。且能断己之命根,以出没于命所不及之处。人天三界,随意寄托。十方国土,应愿往生。博施济众,而不受福德。永劫修行,而不辞劳瘁。菩萨有十力,佛有十力,皆以力胜,谓之力波罗蜜,何命之足云.若规规然以听天任命为宗,亦终于随业流转而已。”。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