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松江公墓 » 华夏公墓 » 最新动态 » 殡葬文化

杨仁山的佛教生命观

2020-03-26 13:28:36 点击数:

    杨仁山按照传统佛教的生命观,将生命分成了十界即六凡和四圣。所谓六凡,即六种在形态、状态的不同生命.按照杨仁山的排列顺序,六凡依次为地狱众生、饿鬼众生、畜生、天道众生、人道众生和修罗众生.对于为何如此排列,杨仁山说:“三途(地狱众生、饿鬼众生、畜生)即三恶道,先论者,令人闻而生畏,速求出离也。”。也就是说,杨仁山先展示出六凡中的三恶道,从而觉悟生命中的苦态,进而发心向上,寻求生命的真理和解脱.在介绍六凡四圣,杨仁山在沿袭传统说法的同时,又以现代科学的观念进行说明。以现代科学的观念对佛教的生命理论进行阐释是杨仁山的独创,对当代佛教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杨仁山将地狱众生列于六凡中的最苦的生命。他说:“八大地狱,界受火烧,亦名八热。次则八寒地狱,又有小地狱,其数众多,皆是五逆十恶谤法众生所生.”,杨仁山指出了地狱之名及其众生之来源。杨仁山坚信地狱众生确实存在,他以近现代科学知识来诊释地狱、他说:“八寒地狱应在两极,彼处半年为昼,半年为夜,坚冰成山,高崖深谷,人不能至,地狱众生在彼受苦。至日出时,横绕地平而转,渐转渐高,至二十余度.冰山因融化而移动,有时相融,责成合山地狱。至于八热及无间地狱,应在地球之内。盖地球里面,有坚固石壳,壳内大火充满。火中有流质,如炸铜,如沸铁,即是受苦众生灌口炙身之物也。此汁随火山溢出,变而为铁石,黑色发亮。同地球而论,火山不下数百处,历历可验也。”喻仁山通过对地狱众生的描述来显示出地狱众生的恶劣生存状态.对于饿鬼道,他认为,饿鬼众生“种类甚多,略说有三十六,广说无量,皆是铿贪众生所生。”。而对于畜生,他说:“经中说有三十四亿差别。约尔言之,不出飞禽走兽鳞介昆虫等类,以众生杂业感果而生其中.”

              上海公墓,松江公墓,上海墓地,上海华夏公墓,

                      

    对以上三类生命,杨仁山认为:“地狱极苦,饿鬼次之,畜生又次之,皆非言语所能形容也.”。他将这三道众生列为三恶道,表示其生命存在状态之极其恶劣。

    杨仁山讲完三恶道,接着谈三善道。即天道众生、人道众生和修罗众生。

    杨仁山所说的天道,就是三界二十八天的诸生命.他说:“欲界六天,自下向上说,四王天,切利天,夜摩天,兜率天,化乐天,他化天。色界四禅:初禅三天,梵众天,梵辅天,大梵天;二禅三天,少光天,无量光天,光音天;三禅三天,少净天,无量净天,遍净天:四禅九天,福生天,福爱天,广果天,无想天,无烦天,无热天,善见天,善现天,色究竟天。无色界四天,空无边处,识无边处,无所有处,非非想处一三界共二十八天。”。在详细介绍了了三界二十八天后,杨仁山介绍了三界诸天的生命存在状态:“欲界诸天放逸过度,天王示以未来世苦,闻者辣然。色界依禅定住,报尽亦受轮转。无想是外道天,力尽决定堕落。惟无烦以上,名五不还天,修圣道者之所寄托。至于无色四天,或成钝阿罗汉,穷空不归,迷漏无闻,转入轮回而不自觉。”。杨仁山认为,夭道诸天生活安逸,但皆不能脱离轮回之苦,福报受尽则轮回于六道之中。

    关于人道众生,杨仁山按照佛教的认识,指出了人有八苦,他说:“生时苦,老时苦,死时苦,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苦。”。这也就是说,人道众生亦无不苦.
    对于修罗众生,杨仁山首先解释了修罗,他说:“梵语阿修罗,此云非天。福力等天而无天德,为多镇慢故。”.杨仁山认为,阿修罗的福报与天道众生一样,只是没有天道众生的德行,因为其多填怒和傲慢。修罗众生有不同的生命形态,杨仁山说:“修罗摄于四趣”,,’(楞严经》云:从卵而生,鬼趣所摄。从胎而生,人趣所摄。因变化有,天趣所摄。因湿气有,畜生趣摄。”。杨仁山依据《楞严经》认为,修罗众生广泛分布在鬼道、人道、天道和畜生道中,因而修罗众生有不同的形态出现,其存在状态亦为多苦。
    杨仁山对三善道也给出了一个观点,他说:“诸天防退,人多忧恼,修罗多膜”,也就是说,天人担忧退堕受苦,人道多有忧愁烦恼,而修罗又多有膜恨,因此,杨仁山得出结论说:“道眼观之,何者而可乐耶?”。如果从道的视角去观察三善道,本无快乐可言。
    杨仁山对六道生命的分别进行了介绍,而谈到与六道的关系时,他用了四个字“轮回不息”.他说:“三恶道,三善道,轮回不息,说名有情世间。”.
    从杨仁山对六道生命的叙述来看,他将六道众生的众生的生命状态和存在状态进行了归纳性阐释,这是他异于一般佛教常识的地方—对六道众生的论述往往分散在经论当中,未能如此清晰、系统地进行阐述。他按照佛教的观点,将生命的视野扩展到了人道、畜生道等经验世界之外的非日常经验世界的生命存在,并将之纳入到生命的内涵当中.杨仁山这样的做法有两层意思,第一,打破了有神宗教和民间宗教对鬼神的神化,而将其纳入到了与人畜等日常世界中的生命同等的生命本质—即同为轮回众生之一员,只是不同的生命形态而已。这在一定程度上破除了鬼神迷信.这里包含两层意思:佛教承认鬼神的存在,他们确有超人的能力,但其来源仍是人,所谓“聪明正直,死而神”。由于其“聪明正直”,因此值得尊敬.此其一。鬼神同样受因果规律支配,随业力在六道中轮转,因此有生有死,这与其他众生并无差异.在这方面,他们并不比人优越多少。此其二。换而言之,杨仁山清晰地阐述了六道众生理论,以其清晰的六道论破除了人们对鬼神的迷信。第二,展现了六道诸多生命形态及生存状态,从而激起探求生命本质的动力,在探求生命的本质的同时提高生命质量,升华精神世界。
    杨仁山在介绍了六凡以后,接着介绍四圣众生:声闻、缘觉、菩萨和如来。
    所谓声闻众生,杨仁山认为是修证并获得一定果位的众生,他说:“入道次第,从五停心,四念处以至四加行而证四果。”所谓五停心就是五种止息妄念的法门,即不净观、慈悲观、因缘观、念佛观(又称无我观)、数息观等。四念处即观身不净、观受事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四加行即暖、顶、忍、世第一法—修证过程中由低到高的境界.四果即“初果须陀渲,二果斯陀含,三果阿那含,四果阿罗汉。名无学位,声闻之极果也。”①杨仁山指出了声闻众生的修证方法和所得的果位,显示出声闻众生是修道后的生命群体—他们修身修心,不同程度上发现了生命的本质,并对生命的功能有特定的深刻认识。
    所谓缘觉众生,“亦名辟支佛,观十二因缘而证道果。居声闻之上,出有佛世,名为缘觉。出无佛世,名为独觉.”.文中十二因缘就是无明、行、识、名色、六入,触,受,爱,取,有,生,老死—个体生命的形成发展及其活动。因观十二因缘而得本来无我,断掉我执而成就的众生。缘觉佛也是个体生命修道后的众生。缘觉众生虽在生命本质的认识上要较声闻众生为高,但其见地仍不究竟,有所执著.
    声闻众生和缘觉众生“为独乐”,只讲自身解脱。他们“断见思惑,证有余无余涅梁,出三界分段生死,居方便有余土.”。杨仁山指出,声闻和缘觉众生,已经断除了见思惑,证得了涅梁—不彻底,由于烦恼的根未断而只是有余无余涅梁,但却跳出了欲界、色界和无色界,跳出了分段生死,其所居处为方便有余的境界。
    菩萨这类众生也是修证获得的果位.杨仁山说:“凡夫发四宏愿精勤向道,直至十信位,名凡夫菩萨。渐教行人从十住以去,直至等觉位,名菩萨菩萨。顿教行人从十住初心,便成正觉,自此以去,位位圆修,三十二应,随机示现,名佛菩萨.”。他从不同方面展示菩萨的修证,即由信位求道而成凡夫菩萨道菩萨菩萨再到佛菩萨,是一个境界和能力不断提高的次序,其最高的成就称为“如来”.也就是说,如来是佛教修证的最高成果的称呼。
    杨仁山在介绍了菩萨和佛之后,总结了两者的共同点,即“诸佛菩萨等观众生,犹如一子,常以大悲水,饶益众生,愿一切众生同成正觉。”①在杨仁山看来,佛、菩萨都能对众生都非常慈悲,以种种方便方法使得众生能解脱苦厄,获得生命的真正的解放,远离众苦。
    然而,六凡四圣并非十界截然分离,而是有着共同的现实基础,即真如自性。杨仁山说“此四圣,并六凡,为十界,一性含。”。他解释道“十法界不出真如自性”.。换而言之,杨仁山认为,佛教视野中的一切众生都是真如自性的显现,只是众生是否意识并认识到这个问题,佛教就是让人们意识并认识到这个问题,并努力通过自身的生命本质探究的实践活动而获得亲证和体察.
    杨仁山在对六凡四圣的阐述基本是采用了传统佛教的说法,只不过他将六道与四圣的生命纯在状态放在一起来说,通过对比让人深刻感受到六道众生与四圣众生的不同,从而激起人们摆脱苦厄状态的激情,在佛教生命理论的指引下,使得生命得到解放和升华.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