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海湾新闻

网站热门关键字

知青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奉贤公墓 » 海湾寝园 » 海湾新闻 » 知青新闻

    如来藏思想是小乘佛教和大乘佛教共同的主张。南传《大藏经》“曾支部”就有这样的话:“比丘,此心极光净,为客尘烦恼所染,而不如是解。”(阿含经》说:“心心清净为客尘染.”。这两部小乘佛教的经典中记载的“心极光净”、“心心清净”表达了如来藏之义,首先,人人具有此心,且它的性质是“光净”或“清净”。大乘佛教《华严经·如来性起品》说,没有哪一个众生不具足如来智慧,但只因为无明颠倒而不识得。《华严经》“吾当教彼众生,觉悟圣道,悉令永离颠倒妄想垢”。这跟《涅架经》讲一切众生都有佛性的说法是一样的.但是《华严经》只是讲如来智慧在众生身中,还没有提出如来藏的名字。一直到《大涅架经》第七卷,将涅架的四个德性—常、乐、我、净,这个“我”字《涅架经》上解释为“如来藏义”,就是如来藏。一切众生悉有佛性,这就是“我”义.这样在《大涅梁经》里就提出来了“如来藏”这个词,跟“佛性”一词是同义语。所以《大涅梁经》讲的一切众生皆有佛性,实际上就是说一切众生皆有如来藏。。

                   上海海湾园,上海公墓,奉贤公墓,上海墓地,

                         

    从以上引文中可以看到,如来藏可以称为“心”、“如来具足智慧”、“佛性,’,“法身”、“法界”、“真如”、“大圆镜智”等,它作为个人觉悟的种因普遍存在于每个人的心中;其次,如来藏被无明妄想遮蔽,这个觉悟的种因不能显现,因此需要舍离颠倒妄念才能重现如来藏.也就是说,如来藏是佛教觉悟的根本前提,尽管它有不同的指称,.但却具有相同的意义,且都未能改变其作为佛教觉悟的根本前提的地位。由于众生的如来藏被妄念遮蔽,因此舍离妄念的目标仍然是重现如来藏的“极光净”、“清净”的本来面目。换而言之,如来藏是佛教思想的出发点也是佛教理论的最终归宿。

    杨仁山对如来藏有比较详细的阐述.首先,他对如来藏进行了界定,他说:也者,十界凡圣所同具也.迷则万别千差,悟则平等一致.”“夫《心经》以二百六十余言,摄尽六百卷般若妙义,果能自浅而深,彻见真空实相,则一大藏教,无不从此流出,所谓般若为诸佛母也。”①在杨仁山看来,如来藏就是十界凡圣所共同具有的平等无二的妙明真心或真空实相。但如来藏
因其有发用而与缘相合。他说:“真如在缠,名为如来藏。不变随缘,而有无明业识。随缘不变,虽有无明业识,而体性清净.经中每称无始无明。若无明有始,则涅梁有终,与一切经论都不合。《心经》云: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是般若部中之极谈也。”.杨仁山认为,众生的自性清净心即是如来藏,它有两方面的内容,即“不变随缘”和“随缘不变”。所谓“随缘不变”即众生在诸法中当体即空,一法不立,彰显如来藏的清净与独立:所谓“不变随缘”即如来藏随净染因缘而造就诸法.因此,杨仁山对如来藏的表述实际指出了如来藏包含着“空性”和“不空”两个方面的内容。他在《答释德高质疑十八问》中对《圆觉经》中的“居一切时,不起妄念,于诸妄心,亦不息除”时说:“初句破妄显真,十住法也。二句了妄即真,十行法也。三句回真入俗,十向法也.四句真俗俱融,十地法也.”。在这里,杨仁山凸显了如来藏的的空有不二的道理。
    杨仁山从法身角度对如来藏进行了详细地阐述。如来藏,亦称法身,它具有报身和化身的妙用。法身、报身、化身在佛教中被称为“三身”。杨仁山说:“清净法身,圆满报身,千百亿化身,是之谓三身.学佛者若不知三身义,则真假二谛,不能圆融。世人所见释逸牟尼佛从母胎出,修行证道,说法度生,入于涅梁者,皆化身之事也。化身一名应身,以其众生之机而出现也。当知释迩成道以来,经久远劫,三身具足,一时能现无量化身。犹如月映万川,彼月之体性,能现月形者,法身也。彼月之光明,照耀无边,报身也。水中所现之月,随处可见,化身也。”。在介绍三身后,他说:“若但知化身为佛,而不知普遍平等之法身,万德庄严之报身,则佛陀亦人中之杰出者而已矣,岂能统十界而称尊,亘古今而常存乎。”.因此,在杨仁山看来,佛教以法身为根本的三身是互为一体的,法身为本体体,而报身和化身则为妙用。
    对于法身的存在对象,杨仁山说:“法身者,四圣六凡所同者也。”。所谓的四圣即“声闻、缘觉、菩萨、如来”。.所谓六凡即“天、人、阿修罗、地狱、鬼、畜生”:杨仁山说,虽然这十种不同的生命具有不同根器和生命状态,但本身具足法身,在圣不增,在凡不减,一律平等。
    杨仁山还从般若的角度来阐述如来藏。他说“夫般若者,根本智也。经称般若为诸佛母,一切佛法之所从生,故《大藏经》以般若为首。”。在杨仁山看来,般若就是如来藏的另一种表达.但由于众生被无明妄见遮蔽真性,不能证得般若真智,如要证得,需要渐次而入。他对此作了详尽的阐述:“一者,文字般若,即三藏教典,及各宗著述.后人因此得见正见,不至认贼作子。二者,观照般若,依前正见,作真空观,及中道第一义观。三者,实相般若,由前妙观,证得诸法十向,即与般若相应,便是到彼岸,可称般若波罗蜜多矣.”。也就是依照文字般若、观照般若和实相般若的次序而证见实相与般若的相应,亦即如来藏.
    对于如来藏的修证方法,杨仁山分情况作了说明。对于利根上智的人,他说:“利根上智之士,直下断知解,彻见本源性地,体用全彰,不涉修证,生死涅架平等一如.此种根器,唐宋时有之,近世罕见矣。”。他很赞佩利根上智的人,但他认为这种人在近世非常少。这实际上是否定了利根上智之人的修证方法的推广。而对于非利根上智的人来说,修证如来藏就需要学习和修证的结合。他说:“其次者,从解路入。先读《大乘起信论》,研究明了,再阅《楞严》、《圆觉》、《楞伽》、《维摩》等经,渐及《金刚》、《法华》、《华严》、《涅架》诸部,以至《瑜伽》、《智度》等论。然后依解起行,证入一真法界。仍须回向净土,面觑弥陀,方能永断生死,成无上道。”。依杨仁山之意,证入如来藏需要解行相应。
    另外,杨仁山还单独从信的角度阐述了如来藏。他说:“信成就发心者,入圆初住位,即得少分见于法身,便能八相成道,现劣应佛。至十地尽,见满分法身,在色究竟天现胜应佛。”“夫初住位既见法身,而法身遍一切处,即名毗卢遮那,不可以自他情量限之。虽云少分见,但以入理深浅言之,非谓另有分法身在所见之外也。法身者,自受用身也。报身明他受用身,亦称法界性,遍一切处,随机显现。初住菩萨现佛身时,即以毗卢遮那为自法身,以卢舍那为自报身,以色究竞天佛为自胜应身。以一位遍摄一切位故,至十地尽,现胜应身时,亦复如是.”。在杨仁山看来,由信而入初住位,虽见道有深浅,但见法身即如来藏则毫无疑义。
    杨仁山从不同角度阐释了其如来藏的思想,在他的理解中,如来藏是贯穿于十界生命的根本,它遍含于不同的生命体中,是不同生命体的永恒的本真.它非是死寂,所谓随缘不变和不变随缘,因此而有无量妙用。杨仁山从不同角度的阐述正是体现了如来藏的功能和妙用,只是由于众生的种种妄念而不能发现,因此杨仁山才提出要通过个体的修证才能转识成智,才能彻见如来藏。
    不过,这里有必要阐述如来藏和妄念的关系,通过一番比较才能使人更容易理解如来藏。事实上,杨仁山也做了这个工作。
    他首先认为妄念障蔽了如来藏的真性。他说:“真性为妄念所障,隐而不现,妄念若消,真性自然显露。”.“障道之深,无过我执.《金刚经》中四相以我相为首,我相若破,四相全消。《起信论》显示正义之后,即说对治邪执。邪执谓何?即人我执,法我执也。若二执若除,二空顿显,是为入道之要门。”。杨仁山认为,妄念即我、法二执遮蔽了本性真相。只有破除了我、法二执才能彰显如来藏性。
    杨仁山说:“凡夫念念生灭,刹那不停。刹那,极促之时也,喻如石火电光。参学人用工得力时,忽然前后际断,彻见本来面目,即名脚跟点地。尔时缘心不续,便能保任此事。倘断而复续,仍须切实用功,大慧禅师所谓大悟十八次,小悟无数次,此也。师家勘验学人,用石火电光之机,使人不及起念,便能知其真伪。稍一涉念,便诃为思而得、虑而知,鬼家伙计。”。杨仁山指出,凡夫妄念,生灭不已,但妄念却接续不断,并无停歇,但若觉悟之后,则是仍然需要保任不退的功夫,持久磨练.他在回答释德高关于真妄问题时也提到了这个问题,他说:“君言境物值遇时,妄即瞥然而兴,岂知不接物时,妄亦未曾息灭,如平水暗流,人不能见。古德大彻之后,求丝毫妄念不可得,所以在媲坊酒肆中游行,人问之,则曰:‘我自调心,非干汝事。’虽终日应事接物,而不见有动相也。真妄和合之语,依生灭门说也。若依真如门说,妄本非有,真亦假名.众生则全真成妄,菩萨则了妄全真,如来则即妄即真,非妄非真。君以容受和合为疑,乃是凡情计度,于佛法全无交涉也。”。
    杨仁山认为,在破除妄念恢复真性的过程中,需要实证求悟,悟后又要持久保任,之所以如此,乃在于能磨练心性,精心培养强烈的自主意识和坚强的意志,在自心平静中不受外界干扰和破坏,如达摩禅师传授二祖慧可时所说,“外息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可以入道。”事实上,在杨仁山在回答释德高的有关真妄问题时也表达了相似的意思.他说:“古德云:‘转得山河归自己,转得自己归山河,’又云:‘老僧转得十二时,汝诸人被十二时转.’又云:‘拈一茎草作丈六金身,拈丈六金身作一茎草。’皆转物之义也.若不明此义,无论门外石幢,即手中柱杖拂子均被他转矣。又依教义,罗汉得六通时,地水火风空,皆能转变自由.菩萨神通过于罗汉,见山河大地皆知幻影,芥纳须弥,毛吞巨海,亦寻常事也。”。杨仁山十分关注悟后保任的功夫,目的是强大的意志和自主的心性能不被外物干扰,且能把外物转化为对自身的有利条件,使之成为心性发挥功能的有力工具.
    证见如来藏后的见地与凡夫见地有截然的不同.在证见如来藏后,真妄本性不二。对此,杨仁山在回答释德高关于“真妄同源”和忠国师的“真心妄心,名同体异”时说:“真妄二字,皆是假名。因妄言真,妄既非有,真亦不立。若妄有根源生相可见,则不得谓之妄矣.”④杨仁山在明确地指出,真妄都是相对而存在,二者皆是因缘而生,因此皆是假名,本自性空。
    综合起来看,妄念与是否遭遇境物并无直接关系,因为众生妄念本自接续不断,奔腾不息;若要证得破除妄念,则要领悟妄念的本质即本性空:悟后还要有持续保任的功夫实践,时时刻刻能把握住自己,进而实现人能转物而不被物转,进而达到自由无碍的境地。从这个意义说,妄念是借假修真的重要工具,更是觉悟后如来藏发挥积极意义的重要的功能。而这也充分展示了真妄的说法只不过是权且的方便法门,二者只是如来藏的一种功能罢了。这是杨仁山对如来藏上述表述的言外之意,用其精炼的话概括就是:“悟后,出息不随众缘,入息不落阴界”.。杨仁山认为如来藏思想是“圆融无尽的法门”,是彰显理事无碍的方便法门,“纯显真如一心”的法门.。换句话说,杨仁山的如来藏思想是“真空观”,“妙有观”,“空有圆融,入中道第一义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