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海湾新闻

网站热门关键字

知青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奉贤公墓 » 海湾寝园 » 海湾新闻 » 知青新闻

    在佛法理论和修正方面,杨仁山有自己的判教,且有着明确的意识,他在《与李小芸(国治)书一》中明确地说:“依《大宗地玄文本论》中五位判教,总括释迩如来大法,无欠无余,诚救弊补偏之要道也。”。即杨仁山根据马鸣菩萨的《大宗地玄文本论》中的五位判教作为其判教的根据,并认为这种判教是补弊救偏的关键。

    首先杨仁山对《大宗地玄文本论》做了解释.他说:“大宗地者,一切法门之总纲,如地发生万物;义理深奥,故称玄文:千枝万叶从此分布,故名为本:论者抉择征释,翼赞佛经也。”①在杨仁山看来,该论在教法、义理方面幽玄深奥,是诸法的根本,他说:“此论穷微极妙,专接利根上智,兼为凡小权渐之机,作一乘胜因.伏愿见者闻者,熏习成种,久久纯熟,’心光发宣,即能顿入金刚信位,圆修圆证,五位齐彰,与论主大愿、注者诚心,交广相罗,如宝丝网,辗转开导,无有既极.”。杨仁山认为,此论摄机较广,既摄利根上智之人,又摄凡小权渐之人,既讲顿教一乘,直入佛性,又讲渐教,循序证入;虽摄不同根基,但修证获得的效果却一样,即圆满佛性。

                   上海海湾园,上海公墓,奉贤公墓,上海墓地,

                     

    对于《大宗地玄文本论》中所说的“金刚五位”,杨仁山进行了详细地说明。他说:a(大宗地玄文本论》,建立金刚五位,以众生无量劫来,业果相续,非三僧抵修证之功,不能尽除,故立无超次第渐转位。以众生一念相应,即同诸佛,故立无余究竟总持位.以众生心含法界,普摄无尽,故立周遍圆满广大位。以众生念念著有,达解脱门,故立一切诸法俱非位.以众生弃有著空,趣于断灭,故立一切诸法俱是位。上之五位,为佛法之总纲,摄尽一切破障法门,该摄一切称性法门,纤毫无遗.若明此义,则谈宗谈教,说有说空,皆不相妨,何有分河饮水,互相是非之弊哉?”。

    《大宗地玄文本论》中的五位即:“无超次第渐转位”,简称“渐转位”、“无余究竞总持位”,简称“总持位”,“周遍圆满广大位”,简称“圆满位”,“一切诸法俱非位”,简称“俱非位”,“一切诸法俱是位”,简称“俱是位”。在杨仁山看来,在这五位当中,“俱是位”和“俱非位”分别是针对顽空而采取的说有的方便法门,俱非位是针对执着有而说空的方便法门,二者都属于“对治法门,属于渐转位”.。“总持位”则是“行位”,杨仁山说:“惟以变对为修行,即使部持法门也。·一但论文变相,甚难领会.准《楞伽经》中,有‘不思议熏不思议变’之语。乃真如内熏之力,能令无明妄心变成智慧德相。始从七变以至百变千遍亿遍,极而至于妙觉果海,皆从熏变而成也.更有罐顶部内即身成佛之义,亦摄此位.”.同样,他在《大宗地玄文本论.十九》中这样注释:“三种变相(即过患七变门、功德七变门和等量七变门),由染品转成净品。七变之后,照相覆相俱无,泯同法性矣.”。“总持位”类似于唯识宗常说的“转识成智”.他在这两处都表明了转染成净的为“总持位”的特点.而“圆满位”,杨仁山说:“与《华严经》义相同”即“行不圆融,圆融行部,即渐即顿,亦权亦实。”。也就是说,“总持位”含摄无尽,具足圆满,圆融无碍。杨仁山实际上是指出“圆满位”即法界本体.而五位的关系同样是互摄圆满,融通无碍,杨仁山说:“金刚五位中,位位互具五种,责成二十五种差别位。以互具者,皆是本体五位,故名王家转。”。

    从杨仁山的金刚五位中既可以看到循序渐进的渐教法门也可以看到直指心性的顿教一乘。不过从杨仁山的叙说当中,偏重于渐修方面,即“俱是位”、“俱非位”、“渐转位”、“总持位”和“圆满位”本身就表示而来渐教的内容,是由较低的见地逐步走向圆满的境界。

    在对修证次第的说明中,杨仁山还特别关注信、住、行、向的进道阶差,即“十信”(信心、念心、精进心、慧心、“定心”、u不退心”、“回向心”、“护法心”、“戒心”、“愿心”)、“十住”(发心住、治地住、修行住、生贵住、方便具足住、正心住、不退住、童真住、法王子住、灌顶住)、十行(欢喜行、饶益行、无镇恨行、无尽行、离痴乱行、善现行、无著行、尊重行、善法行、真实行)、“十向”(救护一切众生回向、不坏回向、等一切佛回向、至一切处回向、无边功德藏回向、随顺平等善根回向、随顺等观一切众生回向、真如相回向、无缚解脱回向、法界无量回向)。在这进道阶差中,杨仁山特别强调信心的地位,他说:“此论从一信心,具五十位。又位位中,具金刚五位。是名佛菩萨,亦名圆满大士。”。“此分(该论的第三篇)列根本五十一位,以地前四十心,名为虚假光明;地上十心,名为真金刚。且依通途教义而言,自第七分至论中,则五十一种皆名真金刚位,方显此论之玄宗。

    杨仁山在此处指出了一信心的关键意义,即一信心统摄金刚五位,成就正等正觉的佛果,这是与佛教其他派别的判教截然不同的地方,杨仁山说:“东土谈教义者,以十住初心便成正觉,为圆顿极则。马鸣大士则言信位便该果海,实大法东来所未闻也!菩萨菩萨者,渐教三贤十圣,位位别修,不能一位摄一切位,故名随分菩萨.若一念与真际相应,则转偏成圆,转渐成顿矣。”。“盖一信心,即具五十一位,因果交彻,非若他宗判十信为内凡,住行相为三贤,地上为十圣,天地悬隔!《华严论疏》说初住成佛,摄四十二位;以十信为相似觉,未入分证位.此论则信心统摄真金刚位.诚圆中之圆,顿中之顿也。”.杨仁山指出,该论中的信心不仅含摄金刚五位,且与东土佛教诸宗的观念不同,还与《华严经》的的判教内容不同,且比《华严经》的判教更圆顿.

    杨仁山借《大宗地玄文本论》的教义来突出该论的以信心融摄诸位、赅摄果海的内容,并以此作为其判教的修证理论。这彰显了杨仁山高超的佛教见地,这在中国佛教史上史无前例。可惜杨仁山的这个见地并没有得到后学进行继承和发展,只能昙花一现便沉寂无音了。

    杨仁山的这种信心赅金刚五位的提法,实际包含了两层意思:首先是强化了信心在修证中的重要地位。佛教常说“信为功德母”,这点是整个佛教理论的共识,但杨仁山在这个共识的基础上,提出了佛果并不在信心之外,而在信心之中。这个提法加强了信心在佛教修证中的地位。其次,杨仁山说信心赅摄金刚五位并不否认金刚五位存在,因为不同的根器需要不同的修证法门。所以他说该论兼顾渐教和顿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