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汇龙园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浦东公墓 » 汇龙园 » 最新动态 » 殡葬文化

佛教的传教过程

2020-03-26 11:02:20 点击数:

  ‘杨仁山在介绍了释迩牟尼佛创教后,叙述了释迩牟尼佛的传教历程.他说:“启大教,说华严,尘刹海,现宝莲.憨凡愚,不能听,隐尊特,显劣应。说阿含,第二时,四谛法,接小机。证四果,出生灭,演方等,破法执.第四时,谈般若,二乘转,教菩萨.开显圆,法华会,学无学,得授记。涅梁经,最后说,显真常,扶戒律。五时教,如是说,亦融通,亦分别.”.

    杨仁山指出,在释迎牟尼佛成道后,按照弟子们的不同根器,演说五时教法。第一时教为华严时,杨仁山指出:“华严会上,佛现法界无尽身云:住华藏庄严世界海。有佛刹微尘数大宝莲花一时出现,身刹互融,无尽重重,惟法身大师方能见之。”。华严会上释迩牟尼佛演说的法界、佛、佛刹、微尘等互融互摄、无穷无尽的教义,过于深奥,座下弟子不能领受,因此释迩不得不改变教法,转教小乘佛法,即由华严时教转为阿含时教。
    杨仁山指出,阿含时的主要经典为《阿含经》,他解释道:“《阿含经》,后人集为四部:《增一阿含经》、《中阿含》、《长阿含》、《阿含》也.一一部内沤多种经。”.对于小乘的教法,杨仁山指出为“四谛法”:“苦、集、灭、道四谛”,而小乘修证的果位,他说:“修声闻法,证入四果,以为究竟,即阿罗汉是也。既证此果,生灭灭己,寂灭为乐.”⑧在这里,杨仁山指出了小乘佛教所持的经典、教法和果位,特别指出了小乘佛教的极果为阿罗汉,指出阿罗汉已经出离了分段生死,但未能脱离变易生死,。虽破我执而未能破除法执,仍然执著“寂灭为乐”。这实际上己经指出了小乘佛教的智慧并不究竟。
                  上海公墓,浦东公墓,上海墓地,上海汇龙园,
                      
    杨仁山认为,释迩在介绍了小乘佛法之后,进行了第三时教,即“方等时”。杨仁山指出方等时的主要经典为《维摩经》、《楞伽经》、《方等经》等大乘经典,其教法是破除我执、法执,达到菩萨的境界。杨仁山说:“第三时教,弹偏斥小,叹大褒圆,即《维摩》、《楞伽》等经是也。”“二乘但破我执,出分段生死。佛说《方等经》,破法我执,出变易生死,入菩萨地。”⑧杨仁山认为,方等时释逸传授了大乘法门,第三时教的特点是超越小乘佛教,而进入大乘。为大乘法门和菩萨境界具有因果关系。
    从杨仁山对华严时教和阿含时教的叙述当中可以推知其对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的看法:大乘佛教是以小乘佛教为基础的,因为只有小乘破除了我执,达到阿罗汉的境界才具备接受大乘佛法的智慧。也就是说,阿含时和方等时的教法和果位具有接续性,方等时教法是阿含时教法的必然要经历的一个阶段。
    第四时为“般若时”。杨仁山说:“般若如大火聚,触着即烧;般若如清冷水,洗涤尘垢.佛说此法,烧之涤之,令一切世间法出世间法究竞清净.其经‘即/又部般若等是也。”。在这里,杨仁山并没有明确具体地说明般若是什么,而是运用两个比喻句来说明般若的功用。换而言之,他认为,般若智慧是超语言的圆满存在。而杨仁山在这里却指出了获得般若智慧的功能,即“烧”和“涤”,也就是以般若智慧看破虚假妄念,转妄成真,进而回归自性清净心的世界。不过人要获得般若智慧,可以将“烧”和“涤”理解为获得般若的途径,即双遣双离(即遣除有无两边,离诸戏论),离四句,绝百非,知非即离。,因为般若智慧超越语言,不执著于语言.
    第五时为法华涅梁时。杨仁山指出,释迩牟尼佛在第五时说《法华经》,彰显了佛教实相,是佛教中纯圆的教法.关于法华会佛教授记问题,杨仁山说:“三果已还,皆名有学。惟第四果,名为无学.他经惟菩萨蒙佛授记。《法华经》授声闻记,不但无学,即有学亦蒙授记,诚为希有。授记者,佛记弟子当来成佛,名字若何,国土若何,法住时劫等事。闻者清醒无量。”“说《法华》后,即说《涅架》。通为第五时教.即是临涅架时所说也。”.
    可见,杨仁山认为,第五时教的经典即《法华经》和《涅梁经》,佛陀在这一时教中说出了佛教对生命和世界的实相,是教法中的圆满教法.做了如此点评后,杨仁山为后人提供了一个话头:在佛教其他经典中佛授记的对象一般为菩萨,但在《法华经》中授记的却是罗汉,这其中有什么大义?这的确是一个深奥的话头,值得参究.事实上,杨仁山己经点出了佛陀的用意,在生命和世界的实相下,一切圆融,一切分别自然无存。但他没有明确说出,只是点出,让后学仔细参究,促进后学精进、证悟。
    在杨仁山指出佛教的实相后,十分强调戒律的意义,“真常不变,是名涅梁.”“佛救弟子以戒为师。戒律精严,则佛法能久住也。”。杨仁山再次引用佛陀要求弟子们精严奉持戒律的吩咐,强调佛教弟子应当以持戒为首要任务,因为持戒是获得佛教正见、智慧和保证佛教长远发展的充分条件。
    杨仁山延续了天台宗的五时判教,以此介绍佛教教法的演变。
    在五时教讲解结束后,杨仁山又接着说五时教之间的关系。他说:“五时教,如是说,亦融通,亦分别。”①接着,他又解释道:“释迎如来一代圣教,天台判为五时,如上文所说.”“通而言之,五教中,随一一教皆遍五时,所谓一切时中,说圆融无尽法,皆名华严教。说声闻法,皆名阿含教。乃至说会三归一之法,皆名法华教,余可类推。”“别而言之,佛初成道三七日中说《华严经》,十二年说《阿含经》,八年说《方等经》,二十二年说《般若经》,八年说《法华经》,一日一夜说《涅梁经》,共成五十年说法度生也。以上三十二句是第七转法轮相。”
    杨仁山承认,他的佛教五时教的提法源于天台宗的判教。对于五时教的关系,杨仁山提出了“融通”和“分别”两面,指出从根本的理上讲,五时教相互融摄,毫无窒碍,而在事相上,则有分别;理为相的根本,相为理表象和功能二者共同构成法界的勃勃生机。杨仁山始终是站在法界的角度来审视五时教。
    从杨仁山对佛教五时教的描述可以看到,他认为佛教的真正精神是教育一一对生命、世界的本质的教育。释迩牟尼佛是包括人在内的探求生命和世界本相一切有情生命的导师,他以言传身教的方式因材施教,将不同才具和根器的有情生命引向发现生命和世界真相的正途,进而使得有情生命获得真正的发现,获得般若智慧。这是杨仁山在介绍佛教的创立和传教过程中所刻画出的佛教精神。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