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相关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青浦公墓 » 淀山湖归园 » 最新动态 » 相关文章

中国佛教凋零式微的表现

2020-03-26 10:22:16 点击数:

    首先是中国佛教徒的品质和思想低劣。清代自雍正皇帝以后,朝廷允许自由出家,这一政策导致了很多并非真心信仰佛教的流民混迹于佛教丛林,造成了佛教僧人品质和文化素质的低下。另外,晚清佛教日益保守,抱守残缺,不知进取.诚如当代学者于凌波所说:“咸丰同治之世,江南佛教受到严重的摧残,经典文物荡然。而佛教僧侣不知振作,抱残守缺,苟延残喘。以宗门轻视经典,认为文字是入道之障,故有劈佛骂祖、烧毁经典的宗风,于是多数丛林寺院,僧侣教谕程度之低落,出乎人的想象.太虚、仁山二师,于1912年在金山寺发起改革运动,仁山在开会时说:‘金山寺内僧倘能写300个字通达书信的话,我仁山愿把头剁掉。’金山寺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大丛林,僧侣数百,程度尚且如此,其他寺院可想而知。

                   上海公墓,淀山湖归园,青浦公墓,上海墓地,

                    

    除此之外,清代很多僧人专务求名,缺乏佛教修养,丧失佛教的精神内涵。在一般人的心目中,佛教僧人是方外之士,四大皆空,因此对于名利应当如浮云,崇尚峻德,为天人师表。然而,清代的很多僧人却恰恰相反。“到了清朝中叶以后,许多号称禅宗的大和尚们,为了虚誉,为了流传,剿袭历代禅师的语录,闭门虚构一些所谓‘语录’的‘传家之宝’,吩咐后代法子徒孙,争取编入《大藏经》,以为光荣.比较有学识的名僧,则又竞相入京,奔走权门,纳交官府,一意攀高结贵,希望求得皇帝的封号.如果能够得到一纸诏书的救封或称号,便可以国师自命,而夸耀于善男信女之间。所以民间俗谣,便有‘在京和尚出京官’的感叹了。”。清代僧徒的弄虚作假、结交权贵和邀求虚名的做法己经远离了佛教思想和戒律要求,对佛教的形象产生了极其负面的影响。这一现象表明了佛教的人才缺乏,僧众的不学无术,教风虚华。
    其次,清代佛教丛林管理紊乱,争夺私利,党同伐异.自唐开创丛林制度以后,为佛教培养了众多高僧大德。但丛林制度久存弊出,到了清代,丛林制度亦流露出弊端.“自明末以至清代,这个本来完美的制度(指佛教丛林制度),已经产生很大的流弊,全国各地,除了少数有名的几个大丛林寺院,还保留着它的‘共有’、‘共享’制度,而为公天下的‘十方从林’以外;有些地寺院,己经一变而为‘子孙丛林’的私天下了。所谓‘子孙丛林’,便是师徒历代传授法统,同时也授受了本寺资产的管理权.如果一师数徒,他们也同世俗人家一样,分为数房,如大房、二房等房份,以次递分,争权夺利的事情,也处处可见。因此很多师僧结交官府,称霸一方的也不少。除了‘子孙林’以外,在教内的术语,还有‘小庙’,‘小庙’的南方僧众,又有‘禅门’与‘应门’的分别。所谓‘禅门’,讲究清修;所谓‘应门’,专做佛事。他们念经拜忏,乃至荐亡送死,藉此赚些报酬,聊资糊口。至于招收板依弟子,造成信众的派系等己经不在话下。”。可见,在清代,师僧的地位发生了变化,即由教授佛法逐渐演变成佛寺私产的拥有者和管理者,并由此出现了争名夺利的恶性循环。另外,“禅门”和“应门”的划分以及佛教信众的派系之争已经将佛教的圆融、超越的文化精神丢失殆尽。
    清代佛教徒的种种不良风气,也凸显了佛教界戒律松弛,甚至不知戒律为何物。近代佛教大德虚云大师曾痛心地指出清末佛教界对戒律的陌生:“我初到鸡足山,看不到一个僧人,因为他们都穿俗服,所以认不出谁是僧人,他们全不讲修持,不讲殿堂,连香都不烧,以享受寺产,用钱买党派龙头大哥以为受用。我看到此情形,就发心整理鸡足山,开禅堂坐香、打七,无人进门;讲经,无人来听;后来改作传戒,从前僧家未有传戒受戒者,这回才初创,想用戒法引化,重新整理,因此传戒期限五十三天,第一次就来八百多人,从此他们才知有戒律这一回事.”.在清代佛教界奉持戒律方面,日本僧人小栗栖与虚云大师有相似的看法,他在1873年来华考察中国佛教。他在《北京护法论。护法策》中提出的振兴中国佛教的三条意见中,首要的就是强化戒律二
    最后,清代佛教失去了儒学士大夫的支持。南怀瑾先生说:“到了明末清初,佛学在中国学术思想史上,己经盛极而衰,而且因理学的阳明之说大行,明末少数禅师和法师们,虽然身出为僧众,有些还是从阳明之说才理解到佛法的心要。所以,从清初到以后三百年年间,士大夫们,蝎诚致力于匡扶大业,大多专志于经世实用之学。出家的师僧们,在佛学见地上,又无特别的创获,所以佛学在知识分子间,不能再有唐宋以来的声望.”。由于儒学士大夫忙于儒学汉学和经世致用之学,没有心力去关注佛教的存在和发展,因此佛教面临着佛学人才奇缺的局面。同时,又由于佛教僧人的种种不良作风,且在佛教正确见地上没有创获,这样无法与深谙佛学的儒者居士交流、切磋,因此佛教在儒学士大夫的心目中声望日益降低,造成了佛教和社会文化精英的断裂。佛教日益被自身的弊病孤立起来,佛教诸教派如天台、唯识等名存实亡,只有净土一门流入民间,“自雍正以后,禅宗一派,在丛林制度的庇荫下,其法统的传承,有形式的保留,但实际上,己是一跃不振,只有净土宗还能保持昔日的阵容,普遍流传于民间社会。此外,如天台一宗,也是若隐若现,不绝如缕。华严、唯识等宗,大多己名实不符,附和于禅宗、天台、净土三宗之间,这是当时佛教的一般概况.”。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