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墓园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政策法规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青浦公墓 » 至尊园 » 墓园动态 » 政策法规

玄奘信仰弥勒的原因

2020-03-26 10:04:38 点击数:

    从玄奖弥勒信仰的种种表现可以看出,弥勒信仰在玄奖的生活中占有重要位置。那么,玄奖为什么没有选择当时如日中天的弥陀信仰而是选择明显已经在走下坡路的弥勒信仰呢?这与玄奖的宗教热情、佛学趣味、宗派归属以及精英意识有密切关系。

    第一,玄奖对佛教的宗教热情是其弥勒信仰的前提。

    玄奖是一个宗教热情很高的僧人,这一点可以从很多方面看出。首先,玄奖是幼年出家。虽然在唐代出家为僧是一种潮流,但大多是为了名利,而玄奖的出家则缘于真正的信仰。玄奖出家后,还未成年,就赢得了声誉,更是年纪轻轻就遍读主要佛教经典,并很快认识到当时佛学的主要问题,这也是他立志西行求法的原因之一。其次,玄奖西行求法,没有坚定的意志是不可能完成的。在当时的条件下,到远在万里的印度求法,是九死一生的事情。如果没有对佛教的信仰和充分的精神准备,是不可能完成的。这种宗教热情表现在其具体信仰上就是对弥勒上生信仰的热衷。弥勒信仰主要有两种表现方式:一是弥勒上生信仰,就是众生通过努力,最终到达弥勒兜率天,在那里听闻弥勒说法,等待时机,最终与弥勒一起下到世间,解救众生;二是弥勒下生信仰,就是弥勒在龙华树下成佛道,三次说法,解救众生无数,将世间建成了净土。玄奖选择的是弥勒上生信仰,也就是要上生弥勒兜率天。本来,上生兜率天是魏晋南北朝以来的主流,但人们信仰上生,很多是出于对世间的厌弃,希望到兜率天享受幸福生活,这与上生信仰的宗旨其实不符。而在玄奖的信仰中,弥勒作为未来佛,兜率天的教主,在那里是为众生说法的,众生到那里不是为了享受,而是为了提升自己。从玄奖的角度来说,玄奖肯定认为自己有很多的工作没有做完,起码还有很多的佛教经典没有翻译,这对于玄奖来说,是不够圆满的。另外,中国佛教发展面临很多问题,宗派之间分歧很大,这对佛教的发展不利。仅仅依靠世俗生命的几十年光阴是无法完成这些任务的。因此必须摆脱这一困境。通过上生到弥勒兜率天净土,亲近弥勒菩萨,将来与弥勒一起到世间拯救众生,是玄奖思想中的应有之义务。由此可以看出,玄奖的弥勒信仰与其宗教热情密不可分。

                 上海公墓,青浦公墓,上海墓地,上海至尊园,

                       

    第二,弥勒的未来佛地位以及其为众生解惑的特点是玄奖信仰弥勒的另一前提。

    弥勒是未来佛,现在在兜率天说法,将来要下到世间拯救众生。对于众生来说,一个出路就是上生到弥勒兜率天中去。对于弥勒而言,其很重要的角色是解答众生的疑问。这一点,早在原始佛教时期,就已经有记载。当然,那时的弥勒与后来的弥勒不是一回事。到后来,弥勒为众生答疑就是一个很常见的现象了。在很多佛教经典中,都有僧人通过观法,上达兜率天,在那里对自己有疑问的佛教理论向弥勒寻求答案,而弥勒都能满足这些要求。这种说法,对于玄奖来说,是非常契合的。玄奖西行求法,就是因对佛教理论有疑问得不到解答。至于玄奖为何不通过观法到兜率天向弥勒寻求答案,则不得而知。也可能玄奖认为自己的佛学修为没有达到可以上生兜率天的地步。其实,玄奖西行印度取回的真经,也只是解决了当时佛学的一个很小的问题。更多更大的问题还在不断出现。玄奖的时代,已经是佛教宗派不断出现的时代了,各个宗派对佛学的看法是不一样的。也就是说,中国佛教所面临的问题,并不因为玄奖从印度学习了《瑜伽师地论》就解决了。在这种情形下,弥勒可以为人解答佛法的角色仍然有生存的空间。所以,玄奖一直信仰弥勒上生信仰,与弥勒这一角色有密切的关系。

    第三,弥勒在瑜伽行派中的地位是玄奖弥勒信仰的宗派基础。

    在佛教的观念中,大乘瑜伽行派是由弥勒开创的,弥勒是这一学派的师祖。瑜伽行派的两个最重要的论师无着和世亲也不过是弥勒在世间的代理人而已。瑜伽行派也就是有宗的著述和理论很早就传人中国,并产生较大影响。前文所提到的地论师和摄大乘论师就是这一影响的产物。玄奖早在到印度求法之前,对瑜伽行派的佛学就有很深的理解。后来,玄奖到了印度那烂陀寺,跟随护法一系的戒贤学习唯识学的经典,对瑜伽行派的重要论典《瑜伽师地论》有了更深更广的理解。回国后,玄奖就系统地翻译了瑜伽行派的主要经典,在此基础上,聚集了一批对唯识学感兴趣的高僧大德,并最终形成了专门弘扬唯识学的派别,这就是唯识宗的产生。虽然唯识宗的形成是中国唯识学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但玄奖在其中的地位则是不能忽视的。可以说没有玄奖对唯识经典的系统翻译和玄奖对唯识的理解,唯识宗就不可能至少不会那么快产生。唯识宗既然是瑜伽行派在中国的发展,那么以弥勒作为这一宗派的西方祖师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从这一点来说,玄奖选择弥勒上生信仰是必然的。事实上,在玄奖之后,唯识宗的信奉者也大都是信仰弥勒的。可以说对弥勒的信仰是唯识宗的宗派标志。

    第四,玄奖的精英意识也使玄奖选择弥勒信仰。

    在玄奖的时代,弥陀净土和弥勒净土都有一定的影响,是两种相互竞争的信仰趋向。从时间上讲,弥勒信仰比弥陀信仰要早,特别是在南北朝时期,弥勒信仰如日中天。这一点,可以从当时的佛教造像中看得出来。到隋唐时期,弥陀净土经过道绰和善导的不断努力,已经超过了弥勒信仰。特别是善导把弥陀信仰的修行方式简化为称名念佛,极大地扩大了弥陀净土的影响范围,“户户弥陀佛,家家观世音”的现象开始出现。在这种情形下,玄奖仍然选择弥勒信仰。其中的原因除了以上所说之外,还有一个内在的原因,那就是玄奖的精英意识。我们在这里所说的精英意识并不是说玄奖把自己看作佛教界的精英,而是指玄奖在精神层面的精英意识。我们知道,一个人可以在具体行为上呈现为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甚至是草根状态,但这并不妨碍其在精神层面的高傲。这一点,对于玄奖也成立。玄奖幼年出家,并且是破格录出。这在起点上就使得他比其他僧人优越。玄奖所学又是以理论见长、逻辑比较严密的唯识学经典。这自然使他重视佛教理论,注重理性思考。后来,玄奖又到印度求法,在印度获得巨大的声望。回国后又得到唐太宗的赏识,所有的这些,都使他显得与众不同。对于这样的一个高僧,选择信仰一个门槛极低、信众又是鱼龙混杂的西方净土是极其困难的。而相对于西方净土,弥勒净土则要困难得多。在现在保留下来的双方的辩论中,经常出现信仰西方弥陀净土的人士批评往生兜率天净土太过艰难的情况。这也从一个侧面表明信仰和能够往生兜率天净土是非常了不起的。从玄奖一生的经历看,玄奖确实是一个具有极大理想的僧人,并非碌碌而为之辈。玄奖之所以要西行求法,一方面是要将一些重要的佛教经典翻译出来,另一方面是要解决当时地论师和摄论师的理论分歧。这两个目的的背后实际上是玄奖要统一中国佛教的宏大心愿。试想具有这样心愿的僧人,怎么肯降低自己的身份,与愚夫愚妇混在一起,信仰弥陀净土呢?当然,玄奖之前也有高僧信仰弥陀净土,但这个时候的弥陀净土还没有大幅度地降低门槛;玄奖之后的高僧大都信仰弥陀净土,那是因为弥勒净土已经变异,信仰的重点发生了变化。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