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浏家港陵塔

新闻资讯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浏家港陵塔 » 新闻资讯 » 殡葬文化

汉代以来香料的传人与道教烧香礼仪

2020-03-25 13:42:27 点击数:

    汉代以来,随着香料的大量传人,祭祀神明逐渐以焚烧香料替代焚烧牲畜,出现了真正意义上的烧香祭祀。与此同时,道教兴起,继承和发展了烧香祭祀神明的礼仪。在这两方面影响下,汉代以来烧香祭祀得到了广泛的记载和实践。

    据文献记载,我国先秦时期就已经形成了用香文化,兰草、香篙等香草香木已被用于佩戴、沐浴、治病、熏香,而考古发掘出土的各种陶制、瓷制和铜制熏炉亦证明我国用香文化有着悠久的历史。但需注意的是,当时使用的是香草香木,而非香料。这是因为我国并非香料的原产地,香料是后来从域外所引进。关于香料的传人,学界主要有两种看法。一是认为西汉中期汉武帝通西域、平南越后,西域和南亚的香料就已传人。另一种看法相对保守,认为西汉武帝时期的举措为香料传人奠定了基础,但西汉时期未见香料传人,东汉开始才有相关记载。相比而言,西汉中期说更符合历史事实。据《史记·货殖列传》记载:“番禺亦其一都会也,珠矶、犀、遗帽、果、布之凑。”韩槐准通过研究指出,此处“果”、“布”二字实为一词,不应断开,“果布”是马来语龙脑香“Ka-pur"的对音。由此可知,最迟在西汉中期,南亚一带的香料就已经传人我国。东汉时期,西域和南亚香料的传人更为普遍,包括迷迭香、丁香(鸡舌香)、苏合香、安息香,等等。由于香料传人的增多,汉代社会生活用香广泛,室内熏香、服饰增香、宴饮娱乐、祛秽治病等都离不开香的使用。

                   上海公墓,太仓公墓,上海墓地,浏家港皇家陵园,

                            

    在这一大背景下,焚烧香料亦开始运用于祭祀神明。成书于西汉末东汉初的《易林》记载:“秦失嘉居,河伯为桩;还其御璧,神怒不佑;织组无文,烧香不芬。”这是目前所见我国文献中第一次明确出现“烧香”祭祀神明的记载。由于此处是汉代人对秦朝祭祀神明的一种追述,所以秦朝是否有此举措尚难以确定,但可以肯定的是,随着西汉中期香料的日益传人,迟至东汉初年我国在神明祭祀方面已开始用焚烧香料来替代焚烧牲畜,由此出现了真正意义上的烧香祭祀礼仪。这一礼仪也为后来道教所吸收。《三国志》就有关于东汉末年琅哪道士于吉“立精舍,烧香读道书”,以及南阳张津,“鼓琴烧香,读邪俗道书”的记载。

    魏晋时期,烧香仪式更是被道教经典广泛记载和传播。《太上黄庭内景玉经》便提到“烧香接手玉华前,共人太室玻矶门。高研恬淡道之园,内视密盼尽见真”⑤。关于该经,学界多认为是魏晋时期天师道女弟子魏华存所撰,詹石窗进一步指出该书与易学有着密切关系。又如前所述,《易林》早有烧香之记载,所以魏华存将烧香仪式撰人《内景经》很有可能是受到《易林》的影响。而魏华存又被奉为道教上清派第一代宗师,所以早期上清派经书中也多有烧香仪式。例如,《上清大洞真经》记载:“毕,又烧香,心拜经前,微叩齿二七通,祝曰:太一帝尊,帝一玄经,五灵散景,郁彻三清,玉童玉女,烧香侍灵,上愿开陈,与我合形,使我神仙,长享利贞。”又如《上清太上帝君九真中经》记载:“又以甲子日夜半沐浴,毕,烧香于左右,向本命心再拜。”⑨再如《皇天上清金胭帝君灵书紫文上经》记载:“学仙者,开视灵文皆当起拜,盟手,烧香也。”⑩此外,东晋葛洪的《抱朴子内篇》也提到“或举门扣头,以向空坐,烹宰牺牲,烧香请福,而病者不愈,死丧相袭,破产竭财,一无奇异,终不悔悟”,可见烧香在当时已颇为普遍。除上述各书以外,道教烧香礼仪也多见于两晋时期的传记、小说当中。例如,《神仙传》中就有两位道士与烧香有关。⑩一位是东汉王远,潜心修道,临终前嘱托他人在其死后“具棺器,烧香,就床上,衣装之”,结果三昼夜后成仙而去。另一位是汉末葛玄,死后“弟子烧香守之,三日三夜”,亦成仙而去。《神仙传》成书于东晋,故其所讲述的东汉人烧香故事未必可信。尽管如此,这两个故事至少可以证明道教烧香礼仪已深人东晋人的观念之中。更为重要的是,同时期的《神搜后记》已对当时道教烧香活动有明确的记载。书中提到一位舍人叫做吴猛(字世云),有道术,被邹惠政请到家中半夜烧香。可见,东晋道教烧香活动颇为常见且已影响到民间社会。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