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新闻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媒体报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青浦公墓 » 福寿园 » 新闻动态 » 媒体报道

    在日据初期的台湾佛教五大法脉中,只有台南开元寺是非新开道场。开元寺原是明郑时代延平郡王郑成功的避暑别墅,经其子郑经的扩建,作为其母养老休憩之处,名“北园别馆”。康熙二十八年(1689),第二任台湾巡道兵备王效宗向总镇王化行倡议将“北园别馆”改建为寺。此时恰逢大陆僧人志中来台巡锡,闻知此事,愿帮其募缘。一时之间,文武官员大行施捐,是年八月开始动工,第二年(1690)四月八日工程告竣,因其佛像庄严,寺宇宽敞,取名“海会寺”。乾隆十五年(1750 ),台湾巡道兵备书成发起重修,改名为“榴环寺”,又称“榴禅寺”。乾隆四十二年(1777 ),知府蒋元枢又进行了重修。嘉庆五年(1800 ),水陆提督哈当阿见寺垣颓坏,重新加以修整,改名为“海靖寺”,此寺因其规模之宏大,成台湾唯一一座寺院,故重修后的海靖寺又改名为开元寺。清领台后至日据台之前,由于台南是台湾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开元寺也就成为当时台湾佛教的核心。清领台后期及日据台初期,由于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北移,开元寺走向了衰颓,当时的状况是,“僧徒四窜,寺宇颓落,钟鼓声沉,寺被强人所占与劣僧盗卖者有半”,几近半毁状态。与此同时,台湾北部新道场兴起,大有领引台湾佛教之趋势。与之相较,开元寺此时在台湾佛教中的地位有所下降。

                  青浦公墓,上海公墓,上海福寿园,上海墓地,

                      

    开元寺在清朝末期及日据初期时兴时衰,据文献记载,开元寺在日本占领台湾后几年里,其住持为宝山常青,其人劣迹累累,不但盗卖寺产寺物,帮助日本曹洞宗巧取租息,盘剥民众,还一反中国传统佛教礼仪,改穿日本僧衣,改用日本式佛教仪式,致使开元寺凋蔽不堪。宝山常青之后,继任开元寺住持妙谛、妙觉、义心、永定、玄精、传芳、成圆等,皆出身于福建鼓山系统,特别是日据初期在玄精和传芳法师的重整和修葺下,开元寺重新绽放光芒,宗风为之大振。

    玄精上人(1875-1921 ),俗姓蔡,台湾盐水港厅布袋嘴人,以其精通法术,性情直爽而被当地人称为蔡真人。日本占领台湾,上人时年二十一岁,因感台湾所有权之改换,不愿受异族人统治,便阪依斋教龙华派下,礼台南西港信和堂黄普宗为引证师。后又投台南开元寺圆顶,礼传芳法师为师,旋又前往大陆福建鼓山涌泉寺受戒,研究佛法,修习禅理。明治三十六年(1903 ),返台后就任开元寺住持。上人上任之时,开元寺“寺宅纪坏,清景荒凉”,上人“乃矢志与永定监院协力重修三宝殿,大众一时群集,而重兴宗风”妙。开元寺在玄精上人修理整治下,寺貌焕然一新,寺规寺则也重新予以规范,使开元寺更具中国传统佛教的蕴涵。正当玄精上人欲更进一步重振开元寺宗风之时,却“不幸忽遭朴仔脚邓平暴动事件之诬累,受台南办务署召审,后幸无事’但使玄精上人为此精疲力竭,只好离开台湾,远赴大陆,辗转来回,最后驻锡于泉州海印寺,并于此圆寂。

    传芳和尚(1855-1918 ),台南人。和尚性情忠直好义,曾到开元寺,听荣芳老和尚谈经说法,解人生之三味,遂觉人生无常,备受其累,便于光绪七年(1881)新婚四月之际,毅然辞妻别亲,远赴大陆鼓山涌泉寺,礼维修上人出家,于复翁老和尚受具足戒,隐居舍利窟修禅习法。道行圆满后,云游兴化府,驻锡于泉州崇福和承天二寺,,后又返回涌泉寺。直至日领台湾大正二年(1913 ),和尚应台南开元寺监院成圆之请,回台就任开元寺住持。因其未人台湾籍,故形式上不能具名为开元寺住持,而以成圆挂名。即使这样,和尚仍励志改革开元寺的颓废风气,不但讲经说法,传授大陆佛教的精髓,开始开坛授戒,将中国传统佛教的仪式带人开元寺。关于其开坛授戒,《台湾日日新报》大正二年(1913 )十月九日的报道记载:“台南市各寺庙僧侣多为半路出家,不知戒律为何物者。惟北门外开元寺,时有福州鼓山涌泉寺僧为该寺之住持。其寺内清规,较为严谨,然亦未常建设冥阳普利之戒坛。者番该寺监院僧本圆、永定、成圆三上人,拟请自鼓山归来之传芳禅师,于来十八日乘观音菩萨诞辰,传授优婆塞、优婆夷三饭五戒。先于十四日开堂忏悔,十五日传授三饭,十六日即为旧历十七日传授戒,十七日演说十二威仪,十八日沾被甘灵,络碟圆满。”。在传芳法师的大力整顿和改革下,开元寺的宗风为之大兴,开元寺的寺规也从此整肃规范。开元寺作为台湾一座古刹,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成为台湾传统佛教的一面旗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