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河乐遥园热线

新闻资讯

网站热门关键字

相关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乐遥园 » 新闻资讯 » 相关文章

太虚大师与社会学:学科史外的孤弦

2020-03-23 10:22:45 点击数:

    近世以来,中国之学术、思想无不受欧风美雨之影响。社会学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被引介到中国,严复编选、翻译英国社会学家赫伯特·斯宾塞的社会学著作、赫青黎的进化论思想等作品,开启了国外社会学思想在中国的传播史。20世纪初,以圣约翰大学(1905)、沪江大学(1914)等教会大学为先,作为一个学科的社会学在中国得以逐步建立、系统发展。

    受时代潮影响,太虚大师的广泛阅读涉及了社会学的内容,并且有其个人的批判与见解。他在光宣年间“即好浏览各种经济政治学说,及各种社会主义书籍,对中印希欧各家哲学亦好探究抉择之”,例如,光绪三十四年(1908),太虚大师受华山影响,阅读了康有为《大同书》、梁启超《新民说》、章太炎《告佛弟子书》、严复译《天演论》、谭嗣同《仁学》、各国地图册及中学课本等决宣统二年(1910),太虚大师在广东受革命风气之熏陶,阅读了托尔斯泰、巴枯宁、蒲鲁东、克鲁泡特金、马克思等人的著作(《太虚自传·四》)。在1914-1917年闭关期间,他的阅读书目上既有佛学和传统文史的内容,又有严复所译社会学等书,还包括期刊等新式出版物,其兼及新旧的格局可见一斑:有信心居士赠了我一部频伽藏,并至沪购买了当时所有严又陵所译各书,及心理学、论理学、伦理学、哲学等译著,新出的民国经世文编、章氏丛书、饮冰室全集、辞源等,二十八子及韩愈、柳宗元、苏轼、王安石、王阳明、顾亭林、黄黎洲、龚定食、曾国藩等全集,又定了东方杂志、教育杂志等定期刊物,冯汲蒙居士并赠与十三经注解及二十四史、宋元明儒学案等木板书,加以原有的陶潜、李太白、杜甫、陈白沙等各种诗文集及佛书。

                   浏河乐遥园,上海公墓,太仓公墓,上海墓地,

                      

    在悠久的中华历史文化与剧烈的现代化转折的碰撞之下,太虚大师的思考呼应了社会学中有关社会之构成、文明之演进、文化之比较等主题。社会学中的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等思潮,有关历史演变(进化论)、社会改良(进步主义)、社会功能与团结(有机体论)的理论均可见于其阅读与写作之中。例如,基于平等普济之佛法,太虚大师对社会主义关注人民疾苦、实现人人平等的理想颇为赞许,与江亢虎等中国社会党人、刘师复等无政府党人、沙淦等新社会党人有密切交往(《人物志忆·八》,《太虚自传·四》)。

    但是,他对于各种社会学思潮亦有针对性的批评。例如,他对法国社会学家孔德的人类历史宗教一哲学一科学分期提出了看法,认为其过于关注变迁而忽略了思想的延续性,过于机械呆板而没有把握到更深层的作用力;认为其历史分期所包含的进化论世界观造成了厚今薄古的社会心态,尤其体现在人们对宗教的态度上,普遍认为宗教是过去的、不适宜于现代文明世界的东西(《民国与佛教》)。
    太虚大师与国内社会学界有诸多交往,既有从郑太朴(李庆海,2004)、陈定漠等青年学者中接受西学新知的可能,又有与社会学者的直接交流。例如,1933年,中央大学社会学系黄凌霜就《真现实论》与大师进行了讨论(《唯生论读后》)。1943年,太虚大师应复旦大学社会学系社会学研究室之约,前往讲授《中国的佛教》
    不过,在科学、佛学之间,太虚的基本点仍然是后者,具体做法是:以佛法为根本依傍,对西学有一先“浏览”再“探究”并“抉择”的过程;进而以现代社会科学的框架,对佛法之精神加以重新阐释,使其具有现代社会科学的面貌。其作品中《人生观的科学》《世间万有为进化抑为退化》《佛法是否哲学》《佛教心理学之研究》等篇,体现了他依托佛教思想体系、与西学直接对话的尝试。
    正因为如此,其“人生佛教”思想的智识资源异常丰富,而且与当时的学术发展保持同步。例如,在《自由史观》等作品中,他立足于佛学,对孔德、斯宾塞等的理论有所评述,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并指出他们均属较早期的社会学家,至于较新近的社会学趋向,他认为值得关注者已不在英、法社会学界,而是德、美的社会学潮流。1939年,在回复亦幻的信中,他对魏玛德国时期、以阿尔弗雷德·韦伯为主要代表人物的文化社会学表示了赞许(《答某师书》)。
    其次,太虚大师已具有很强的立足中国、吸取新学、重建新佛学、新学问的学术自觉。例如,基于唯识学等佛学思想,太虚大师对休漠经验论、罗素新实在论等欧洲哲学思想有独特的感悟,亲近柏格森、杜里舒(Hans Driesch) ,楼伊肯(Rudolf Christo}>h Eucken)等欧陆哲学家有关生命哲学、精神生活等内容;他在访欧期间与罗素的面谈,可以说是中国佛学与西方哲学的沟通的尝试。
    上述历史线索表明,太虚大师与社会学之间存在着种种关联,如能发掘其阅读史、交流史的更多线索,则可更全面地探究太虚大师接触社会学之历程,以建立一个较完善的太虚大师社会学思想发展史。尽管太虚大师并非以社会学为人所知,也未受学院学术的训练,但是其思想中的社会学因素仍然是有迹可寻的。在社会学尚属初创、学科珍域尚不明确的时期,太虚大师基于特殊的思想背景和学术脉络,其社会学思考即如孤弦、亦有雅韵。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