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青浦公墓 » 淀山湖归园 » 最新动态 » 殡葬文化

权力的参与:唐德宗对《理趣经》翻译的支持

2020-03-23 03:12:25 点击数:

    “径师之变”以后,德宗对佛教采取“不宜顿扰”的态度,放弃了想要削弱佛教的打算。尤其是贞元二年(786年)叛将李希烈之死,朝廷与藩镇的战争才算结束,“德宗对于佛教这一国家重要势力也变得越来越妥协,并逐渐开始虔信与资助佛教”。除了阻止地方官府检收亡僧尼的财产之外,在贞元二年(786年),德宗在京师章敬寺从道澄律师受菩萨戒,表明其正式饭依佛法。五月,诏道澄律师入宫,为妃殡、内侍授饭依戒。同年,德宗还救命诸寺宣讲佛教经典,并重新恢复建中元年(780年)禁止的孟兰盆法会。贞元四年(788年),京师地震三十六番,德宗诏命迎请岐州无忧王寺佛指骨舍利入内庭供养②。直至贞元六年(790年)正月,德宗才下诏送还本寺。引起我们思考的是,唐德宗对佛教态度的缓和转变,究竟是为纷乱时局所迫使的妥协,还是积极主动地有意迎合?

                     淀山湖归园,上海公墓,青浦公墓,上海墓地,

                      

    首先,我们需要通过对印度僧人般若三藏及其翻译《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以下简称《理趣经》)过程的考察,探讨德宗对佛教态度的转向及其背后所折射出的佛教与政治的复杂关系。

    般若三藏,北天竺迎毕试国人,姓乔答摩氏,颖悟天纵,幼年出家修道。随调伏军讽诵四部《阿含经》十万揭以及《阿毗达磨》两万余揭。又至迎湿蜜国,讽诵《萨婆多》《俱舍论》《大婆沙》等小乘要义。又至中天竺那烂陀寺,依从智护、进友、智友等三大论师,受学《唯识》《瑜伽》《中边》等大乘要义,并及《声明》《因明》《医明》《工律论》等世间学问。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般若游学南天竺,“时闻南天尚持明藏,遂便往诣,洛桌未闻。有灌顶师,厥名法称。受瑜伽教,入曼茶罗。三密护身,五部契印。如是承奉,住经一年,讽满三千五百余揭。此后,般若听闻支那国有文殊菩萨道场,遂决定前往中土朝圣并传播佛法。“建中二年,垂至广府。风吹舶破,平没数船。始从五更,泊于日出。或漂或溺,赖遇顺风。所持资财,梵夹经论。遭此厄难,不知所之。及至海懦,已在岸上。于白沙内,大竹筒中。宛若有神,叹未曾有,知《大乘理趣六波罗蜜经》与大唐国中根缘熟矣。’般若此行可谓路途多并,其所持梵文佛典几乎在这次海难中丧失殆尽,惟有《理趣经》完整保存,似乎暗示着该佛典与东土大唐有甚深的因缘关系。

    般若于贞元二年(786年)至长安后,在其表亲神策正将罗好心的支持下,初次翻译《理趣经》。由于般若未解唐言、不闲胡语,而参与翻译的景教僧人景净亦未明释教、不识梵文,遂使此次匕卷本的汉译未达圆满完善。在上表皇帝请求流通时,德宗“察其所译,理昧词疏。且夫释氏伽蓝,大秦僧寺,居止既别,行法全乖城’3娜’。出于教法区分、正邪异类的考虑,德宗于贞元四年(788年)四月十九日,救命西街功德使王希迁精选有道行僧,在西明寺组织成立译经院,重新翻译《理趣经》。王希迁奉命所选的译经僧人,皆源于京城附近诸大寺院。译场人员职能的分配:般若宣释梵本,光宅寺利言译梵语,西明寺圆照笔受,资圣寺道液、西明寺良秀、庄严寺圆照并润文,慈恩寺应真、醛泉寺超悟、光宅寺道岸、西明寺辩空并同证义。开题之时,德宗救命王希迁、王孟涉、马有麟等送梵本经至西明寺翻译,并送钱物香茶等供养译经院。翻译期间,德宗不断遣使慰问译经大德,并不断赏责供物。同年十月中旬,《理趣经》翻译完毕(共十品),十一月十五日缮写复终,二十八日录表进上。良秀等僧人上表,请求德宗为新经制作序文,并请附入《开元目录》。其序文有言:“六波罗蜜经者,众法之津梁,度门之圆极也……聊因暇日,三复斯经,虽法海甚深而波流不让,举其梗概,照悟将来。”仁’斗〕德宗三复斯经,足见他对《理趣经》的浓厚兴趣。

    此经翻译后的贞元五年(789年),德宗救命良秀、超悟、道岸及智通等为新译《理趣经》修撰疏义。据《大唐贞元续开元释教录》卷中的记载,贞元四年(788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良秀等奉诏修撰《理趣经疏》十卷,至次年匕月一日功毕,参与此事者尚有谈筵、道弘等人。同时,良秀上表请求允许谈筵于当寺赞演此经,并将此新经流布中外。第二部《理趣经疏》(十卷)是由醛泉寺沙门超悟等奉诏完成,始于贞元五年(789年)四月十五日,终于同年匕月十五日。德宗赞其所撰新经疏:“载省科条,兼详体要。发挥既备,嘉叹良深。同时,超悟上表请求设置新经院额,“并请抽僧,讲习住持,有17续填,望为恒式”仁’三协3。德宗允许了他的请求,赐名醛泉寺本住院为“六波罗蜜经院”,并抽调有义行僧人匕人,常令讲习《理趣经》。超悟等迎御赐院额之时,仪式场面宏大,“鼓声才发,陈列威仪,严饰宝车,蟠花法事,彩车音乐,诣银台门”。此后,教坊使、内常侍李嘉兴又奉命“箫韶内教,陈六乐以导前;法事威仪,继八音而列次。绕城巡礼之际,“万姓瞻睹,五众争驰。车马骄闻,观斯胜美。两两相谓,庆此嘉祥。咸言善哉,我皇至圣。钦崇佛教,雅尚释门。去岁翻经,今年制疏。特赐名额,垂范千龄。劫石有穷,斯迹无尽”。此足见德宗对般若等翻经、释经以及讲经的重视与支持。第三部《理趣经疏》(二十卷)是由章敬寺智通以及道岸等人奉救修撰,始于贞元五年(789年)四月十五日,终于同年九月八日。智通等不仅撰述有经疏二十卷,还附有《理趣经疏义例诀》《理趣经疏义目》等各一卷。和超悟等请赐院额、置院传经的事例一样,智通“因请准例,置院抽僧,永冀传灯,福资圣寿”仁’三执斗。智通希望德宗能够依照前例,允许他们也能够以一寺一院充作“大乘理趣经院”,并请御赐院额,选择有道行的僧人同崇讲诵,并请有17续填。
    从德宗救命般若三藏重翻《理趣经》开始,其在译场组织、人才选择、财物供养等方面,均进行了慷慨而虔诚的资助。此经翻译完毕后,他又救命良秀等僧人撰作新经义疏三部,还应超悟等人的要求,设置专门宣讲此经的经院并御赐院额。对于译主般若,德宗更是赏责有加、崇信异常。贞元六年(X90年),德宗“勃蜀宾国进梵夹《六波罗蜜经》沙门般若,宜赐名般若三藏,仍赐紫衣”仁’3〕吕,’,这是译经僧人的莫大殊荣。同年,般若三藏又奉命出使天竺,并携回佛像及密教典籍。贞元八年(792年),般若三藏归国,并在德宗护持下继续从事译经活动。我们的追问是,《理趣经》究竟是一部什么性质的经典,以至于德宗对此经之传译、注释以及宣讲进行了如此多样的投入?
    《理趣经》的梵本是由般若三藏携来中国,其经题中的“理趣”,即“实相”之义,“实相”即一切法的真如理体,一切法的究竟真实相。因此,一切法的究竟真理之意趣,即谓之“理趣”。此理趣依般若为总依,依大乘理趣而成六波罗蜜多行。波罗蜜多义即到彼岸,理趣则为彼岸之实相。通达彼岸之波罗蜜多行有六种,故称之为六波罗蜜多。六波罗蜜多即是实相,实相即是六波罗蜜多。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即乘此大乘真如实相之理,进修布施、持戒、忍辱等六波罗蜜多行。此经汉译本有十品。第一品乃十品之根本,初发意菩萨不知由何而入佛法之门,弥勒菩萨代为发问,使初发意菩萨能得入其门,趣向圆满清净的功德;以因地心契果地觉,于世间法建立出世间法,为救世间故有三宝,亦依世间显现三宝。第二陀罗尼护持国界品,总持一切三宝功德,得免灾难而享安宁,为佛果上无漏功德之救生方便,是回果向因义。“陀罗尼咒总持无漏功德,世人受持,即由三密加持而成清净世间。由心净而国土即净以及所行所为无不清净,是为以出世法护持世间。第三发菩提心品与第四不退转品,是从因向果的阶段而言,初发意菩萨若要永不退堕,必须发大悲心、精进心以及三种报恩心,如此才能保证菩提心的坚牢永固而不退堕。第五品至第十品,分别是六度行品。菩萨要想圆满菩萨行,就必须要依布施、持戒、忍辱等六波罗蜜多而行,如此才能够达于大乘理趣之彼岸,圆满成就无上佛果菩提。
    太虚大师曾指出此经能显四种殊胜:其一,发启殊胜,除第二品之外,皆由一生补处之弥勒菩萨向佛发问;其二,密坛殊胜,密坛即密宗之曼茶罗,“此经以释迎为本尊,即是毗卢遮那遍法界身,一法即一切法,一切法即一法,法法互融无有隔碍,本尊与行人之三业交加相应,则其行愿必圆成也”其三,净土殊胜,东方普贤如来净土无尽功德庄严,于诸净土为最胜;其四,次序殊胜,由饭依三宝、清净修行、发心趣向菩提以及进修六波罗蜜多行,开展出由凡夫而至成佛的次序[。印顺长老指出,《理趣经》属于密教兴起以后,真常唯心论者从繁密的教学,进而转向精简持行的法门。从本经中对一切佛教之判摄,亦可看出其本身具有的密教色彩。此经将佛教判摄为经律论三藏、般若波罗蜜多藏、秘密陀罗尼藏。传后期佛教之西藏,亦大多采取如此的分判。此经于《饭依三宝品》中将一切佛法摄为五分,尤其强调赞叹秘密陀罗尼藏。因此,《理趣经》与注重总持陀罗尼之密教有着密切的关联。
    我们知道,般若三藏曾闻南天竺尚持明藏,遂便往诣南天竺,洛桌其所未闻。乌茶国王寺有灌顶师法称,又名达磨耶舍、达磨积栗多。般若三藏从其受学瑜伽教,入曼陀罗,传三密护身,五部契印。在八世纪,南天竺乌茶国已经成为密教金刚顶派的发展中心之一,“惟印度密教源流,素有中天、南天两派,前者乃大日经宗,后者则成金刚顶法。由此可知,般若从法称受学的应当即是金刚顶派密法。从其翻译的经典来看,般若三藏与密教金刚顶派也有着密切关联。根据大村西崖的研究,般若译《本生心地观经》更是南天金刚顶法密教所产,并指出南天密教夙发萌芽于此经,至三十卷《索经》而发达在研究了般若译《守护国界主陀罗尼经》以后,大村西崖指出:“其金刚城曼茶罗,即殆全同于金刚界。亦是《金刚顶经》出后之密经,与《六波罗蜜经》同味也,皆属南天系统。以故,此经虽有《大悲胎藏出生品》,毫不见带《大日经》之意,又无所存胎藏曼陀罗之趣,是所应尔也耳。”仁’‘小6斗由此可知,般若携来并翻译的《理趣经》,必是南天金刚顶密法系统下所传出的密教经典。此外,斯坦利·威斯坦因认为,《理趣经》是一部与安邦定国有关的波罗蜜多类大乘经典,是关涉于统治者特别感兴趣的主题[1271n}。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德宗对《理趣经》的高度关注,应该是注重于其中的密教金刚顶法之护国思想与宗教仪轨的实践操作。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