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河乐遥园热线

新闻资讯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乐遥园 » 新闻资讯 » 殡葬文化

新译《宝雨经》 系统的意识形态论证

2020-03-21 15:28:44 点击数:

    长寿二年(693),南印度僧人菩提流志入华,意图传播小空目索观音信仰。他作为颇有名望的僧人,在中国重新翻译了《宝幽经》<693),进一步论证了武翠称帝和武周政权的正统性。《宝幽经》的重要作用可以从武翠的自述中看出端倪。

    在天授二年(691)三月的《释教在道法之上制》中,武翠说:

    肤先蒙金口之记,又承宝渴之文,历数表于当今,本愿标于囊劫。《大云》阐奥,明王国之祯符;《方等》发扬,显自在之圣业。驭一境而敷化,弘五戒以训人。爱开革命之阶,方启惟新之运。

    明言武周开国是山《大云经》(《方等》全称《大方等无想经》,即是《大云经》)所“启发”。而在之后,圣历二年(699)一月,她在《大周新译大方广佛华严经序》中将《宝幽经》提到了与《大云经》同样重要的地位:

    肤囊劫植因,叨承佛记。金仙降旨,《大云》之渴先彰;玉辰披祥,《宝雨》之文后及。

               浏河乐遥园,上海公墓,太仓公墓,上海墓地,

                   

    山此可见,《宝幽经》虽然没能发挥引领唐、周易代的舆论引导作用,但是山于其“应截佛授的价值远高于《大云经》”,所以“被纳入既有的宣传体系,完善了《大云经疏》的小足,从这之后,《宝幽经》和《大云经疏》在武周政权的政治宣传中和和被一并提及”。

    菩提流志新译的《宝幽经》较前译增出两段,分别位于卷一开头处与卷}一结尾处,即全经的头尾之处。其最为重要之处就是在卷一中增加了有阿鞠跋致菩萨现“女身”于瞻部洲东北方摩诃支那国为自在主的一段经文:

    天子!以是缘故,我涅盘后,最后时分,第四五百年中,法欲灭时,汝于此瞻部洲东北方摩诃支那国,位居阿鞍跋致,实是菩萨,故现女身,为自在主……名日月净光天子。然一切女人身有五障。何等为五?一者、不得作转轮圣王;二者、帝释;三者、大梵天王;四者、阿鞍跋致菩萨;五者、如来。天子!然汝于五位之中当得二位,所谓阿鞍跋致及轮王位。天子!此为最初瑞相。汝于是时受王位已,彼国土中,有山涌出,五色云现……天子!汝于彼时住寿无量,后当往诣睹史多天宫,供养、承事慈氏菩萨,乃至慈氏成佛之时,复当与汝授阿褥多罗三藐三菩提记。

      《宝幽经》自接说明了这个女子将在南瞻部洲东北方摩诃支那国为帝一一摩诃支那国,即是大中国。同时此段文字并非注疏,而是佛经,较《大云经疏》中将“净光天女”解释为“今神皇土南阎浮提一天下”这种引导性较强的注疏更具有权威性;而且菩提流志作为深孚众望的僧人,其权威性也非假僧人薛怀义及法明等御用僧人可比。这一段经文从根本上解决了武周政权于经无征的问题,为武翠的革命提供了极为重要的正统性论述依据。

    更重要的是,它化解了女人五碍说—女身小能做转轮圣土、帝释、梵天、魔土(在此经中,被改为阿鞠跋致)和佛,将佛教的原始教义修正为女人可以得到转轮土和阿鞠跋致菩萨两种位阶。小论是转轮土还是阿鞠跋致菩萨,都可以被利用来塑造武翠的君主形象—慈氏菩萨的供养者,武翠的皇权具有“受命于佛”的小可置疑的正统性。

    虽然有此疑似伪造的经文,但在唐朝佛教经典大规模引进和重新翻译的背景下,可以解释为菩提流志对前代译本的改正和修订。而这一内容也一自留存在汉传佛教各藏之中,可见中国佛教界也认可了其经典地位。

    在菩提流志的译本中,特别地提到了当此女受土位时,“彼国土中,有山涌出,五色云现”的经文,有意无意地让人将其与武翠改朝换代之前发生的两次“山涌”联系起来  (第一次为新丰山涌,第二次发生在京兆万年县)。

    在万年县“山涌”发生之初,武翠政治集团仍然按照传统的解释框架,将其解释为“庆山”;但是之后小久,西京的官员就将其认定为佛教的圣地—“牢氏阁崛山”(即灵山),这就完全地摆脱了中国传统阴阳灾异学说的束缚,武翠能够彻底地认定这是论证自身“受命于佛”的祥瑞。

    在圣历年间,武翠还以庆山有佛示现为山救建寺字—强化了官方对其佛教圣山地位的认可,也间接地重申了自己“受命于佛”的正统性来源。这表明了佛教的理论框架解释力更强:小确定性更少、指向性更清晰。在中土出现了抵阁崛山,更加清晰地表明了武翠的佛教“转轮土”身份。武翠政治集团在佛教的理论框架下,能重新解释“山涌”这一传统上被认为是灾异的现象,并借助所谓天竺真僧之言,完全在话语解释权上占据了主动权,取得了小可置疑的权威性。这是中国传统的符俄祥瑞所小能及的。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