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云经疏》----武周革命的舆论先导-殡葬法规
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法规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双凤纪念园 » 最新动态 » 殡葬法规

《大云经疏》----武周革命的舆论先导

2020-03-21 15:24:11 点击数:

    而对正统性构建的理论困境,在中国流传许久的弥勒信仰及其经典《大云经》或许在某一时刻进入了武翠的视线,这一时间当小晚于垂拱四年。

    经林世田先生考证,《大云经疏》“早在垂拱四年已着手收集或撰写……最终在载初年间定稿,并且送给了武后过目”,其中“盛言神皇受命之事”。武翠在载初元年一七月,即其称帝前两个月,颁布天下,用以为武周革命的舆论引导工具。

    于史可征,《新唐书,岑长倩传》记载:(载初元年七月)和州浮屠上《大云经》,着革命事,后喜,始诏天下立大云寺。

      《佛祖历代通载》卷12记载:明年七月沙门十辈诣阔上《大云经》。盛称则天当即哀极。则天大悦。赐十沙门紫方袍银龟袋。颁经于天下郡国。各建大云寺。九月则天革唐命改国号周。自称圣神皇帝。

                 双凤纪念园,上海公墓,太仓公墓,上海墓地,

                      

    山此可见,《大云经疏》的确被当作武周革命的舆论、宣传工具,并且在各个地方对百姓进行了内容宣讲。经过《大云经疏》的宣传,武周较为平稳地取代了李唐政权,并没有对大众造成巨大冲击。之所以选择弥勒信仰及其经典《大云经》作为宣传工具,原因有三点:
    第一,唐初时,弥勒信仰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弥勒信仰的崇奉对象是弥勒菩萨,它是一种以弥勒净土为阪依的净土信仰。弥勒是佛教体系中众多佛菩萨中释迎授记的唯一的未来佛,对弥勒菩萨的崇拜在南北朝以来极为兴盛,当时无论上层贵族还是底层平民很多都阪依了弥勒信仰。所以,武翠可以凭借其赢得下层民众的拥护和支持。
    第二,在以弥勒信仰为中心的佛教社区共同体的实践中,女性在其中可以拥有较高的地位、甚至获取领导地位,《旧唐书,天文志》记载:
      (高宗)永隆二年九月一日,万年县女子刘凝静乘白马,著白衣,男子从者八九十人,入太史局,升令厅床坐,勘问比有何灾。太史令姚玄辩执之以闻。      “崇尚‘自色’,服自色衣冠,为弥勒信徒的重要标
识”,刘凝静当为一个信仰弥勒下生说的佛教异端派别的首领,她作为一个女子聚众欲为乱,有八九}一个男子跟从,反映出弥勒信仰中女性地位较高,这使得其能为武翠所接受。
    第三,更为重要的是,《大云经》中有明确的佛祖授记,说有净光天女“即以女身当国土”:
    佛即赞言:……天女!时土夫人即汝身是,汝于彼佛暂得一闻《大涅梁经》,以是因缘,今得天身,值我出世,复闻深义,舍是天形,即以女身当土国土。得转轮土所统领处四分之一……汝于尔时实是菩萨,常与无量阿僧抵劫,为化众生故,现受女身,当知乃是方便之身,非实女身。
    这一段极为有趣的佛本生转世故事,可以自接被附会为“武后‘以女身称帝”,是佛祖预言。这一明自无误的佛祖授记,对武翠极为有利,也没有任何可以从相反方而进行歪曲的可能。所以《大云经》对证明武周政权正统性、武翠以“女身称帝”的介理性有极大帮助,是武周革命小可或缺的舆论引导工具。武翠的男宠薛怀义组织了一批僧人在一二年时间里,迅速完成了《大云经疏》的撰写,并且在武周革命的前两个月献上,为武周革命涂抹上一层“受命于佛”的神秘色彩。载初元年(69田九月,武翠改年号为天授,正式废除唐朝国号,改国号为大周,武翠成为了新建的大周土朝的圣神皇帝,武周革命大功告成。作为回报,武翠在天授二年(691)三月,令释教在道法之上,僧尼处道士女冠之前,佛教成为了武周的国教,“神皇受命小仅是天命,而且是佛命”,佛教意识形态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山此可见,武翠虽然利用《大云经疏》实现了改朝换代、以“女身称帝”这一理想,建立了大周政权。但是她仍然需要建立系统、完善的意识形态理论来论证自己帝位和土朝的正统性。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