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法规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松江公墓 » 华夏公墓 » 最新动态 » 殡葬法规

形成超越划分中心的平等慈悲的自然观念

2020-03-21 14:22:34 点击数:

    佛教的自然观一直是学术界争论的热点问题之一,到了20世纪90年代,西方学者如哈里斯等人开始质疑此前学者提出的佛教自然观的合理性,但这种质疑并没有阻止学者对佛教自然观念的讨论,反而促进了西方佛教环境思想研究范畴向中国大乘佛教领域转向。然而,目前中国大乘佛教生态思想对大乘佛教自然观和宇宙观的论证,依然沿用西方环境伦理学的思维模式,很多人依然持佛教是非人类中心主义的论点;但如果从生态哲学的建构角度出发,则这种观点需要重新审视。

                 上海公墓,松江公墓,上海墓地,上海华夏公墓价格,

                      

    佛教被证明是非人类中心主义的宗教,通常有两种路径:一种比较直接,即引用佛教宗教教义的慈悲观、众生平等观念、轮回报应的故事等来说明人与其他生物有着平等地位,因此人类没有权利肆意屠杀其他生物。持有这种观念的主要是动物保护主义者和素食主义者。另一种是通过缘起论来论证整体主义自然观的合理性,即人类不是自然的主宰,而是与其他生物或无机物共同隶属于有生命的生物圈,因此人类不应该把自己当作生物圈的中心,而是要从整体的角度来约束自己的行为。持有这种说法的主要是深生态学者、自然价值论者等,如盖娅假说(Gaia Hypothesis)甚至认为地球是个活物,人类与其他生物对于地球来说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前者的论证思路显然是经不起推敲的,有生拉硬扯的嫌疑,因此被后来不少学者垢病,在动物保护实践中也多次暴露其理论的软弱,因而引发争议。后者的思路看似与缘起论相通,其实不然。

    西方对佛教自然观的探索大多基于对缘起论的讨论,如西方深生态学家喜欢引用华严宗的因陀罗网(天帝网)比喻,认为人和自然在整个生物网上相互关联影响。在这个意义上,他们认为缘起论有助于证明他们的整体主义自然观念和生命价值观念,即人类不是与自然相分离的,而是自然的一部分,生态圈的每个生命体和存在物都有其内在价值。但当我们进一步分析深生态学和缘起论的哲学基础时会发现,这样简单的结合并不能使缘起论成为深生态学整体主义观念的佐证,从表面看二者十分相似,但实际上却存在根本的思维差异。
    缘起论的确启发了不少西方学者重新思考自然观和宇宙观,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学者对缘起论持认可的态度,可以说他们只是借用了缘起论的嚎头,其思维方式依然是基于西方哲学的传统。不管是以辛格(Peter Singer)或雷根(Tom Regan)为代表的个体主义的自然中心论,还是以奈斯(AcneNaess)或罗尔斯顿(Holmes Rolston)为代表的整体主义的自然中心论,都是基于对伦理价值的判断。而佛教缘起论强调的是一种关系的存在,并非价值主体的真实存在。尽管奈斯声称因陀罗网式的佛教宇宙观以及甘地的非暴力不抵抗理念给予了他建立深生态学的启发,但其深生态学的哲学逻辑却是基于斯宾诺莎(Benedictus Spinoza)的内在价值理论和泛灵论。而缘起论的核心观点认为,世间万物依缘而生,“缘”即条件,事物和人生都处于因果关系中,依一定的条件生灭变化,并不存在一个真正的价值主体。从这个意义上讲,佛教破除的正是世间法中人们对俗世价值的执着、尤其是对外物的执着追求。
    深生态学的整体主义是对环境伦理学价值论的极端化发展,而反观现实,泯灭了人类中心价值的环境哲学理论难以在具体的环境实践中展开。因此,将佛教自然观纳人深生态学的框架是不恰当的,环境伦理学家基于价值论来构建佛教环境伦理体系也就不那么可靠了。对于奈斯等学者来说,佛教更多的是思想碰撞的一刹那火花,却不足以支撑他们整体的学说论证。但这也表明缘起论的确蕴含着深刻的生态智慧,只是需要更深人地探讨和挖掘,而不是想当然地嫁接在一起。
    从西方环境伦理学的自然观演变来看,不论是人类中心主义还是非人类中心主义,都有其提出的理论背景和纠偏的对象。从物种生存层面来讲,人类以自身为中心来改造环境、汲取资源以满足生存需求是无可厚非的,因此人类中心主义在这个层面具有它的合理性。而非人类中心主义针对的是西方价值论和存在论上视自然物为无生命物而任意攫取的观念。若不了解这样的范畴,只认为佛教是非人类中心主义的,甚至发出了反人类的极端声音,显然是极不合适的。因此,随着环境伦理学研究的深人,物种生存层面的温和(弱)人类中心主义逐渐众多学者认可的思想,依然肯定人在自然界的能动作用。
    由此可见,简单地将佛教归为人类中心主义或非人类中心主义都是不可取的,也不符合大乘佛教“不二”的圆融思想。大乘佛教生态哲学期冀于一种超越了中心划分的新自然观,这种自然观不仅将整个生态乃至宇宙视为相互联系的整体,而且在存在论层面认为:众生趋向平等,应尊重一切生命;在价值论层面认为:尊重生命体差异,生存竞争要遵循整个生态系统的规律,以求有情无情众生以一种相对和谐的状态相处。
    相比于道家的“道法自然”、儒家的“天人合一”等思想对新自然观的贡献,大乘佛教以缘起论为基础的平等慈悲观念对构建超越划分中心的自然观有其特殊意义。首先,大乘佛教“不二”的圆融思想避免了人我的二元分离。它强调不落两边的“不二”观念,主张全面圆融地对待事物,而不是偏向某一边,这样就超越了以某物为中心的二元划分,也是平等慈悲观念的一种体现。由此建立的对世界万物抱持慈悲之心的平等自然观,可以重塑人类对待自然的态度,不是一味地控制,更不是一味地妥协和畏惧,而是一种良好的互动模式,这对于生态文明建设具有思想奠基的作用。其次,大乘佛教提倡的自利利他、自度度人的菩萨乘修行思想,强调慈悲之心。心怀慈悲的修行者可以将世间万物的境况共情呈现在内心之中,由此促进修行者的善举,对转变当代人与自然相分离的观念具有积极意义,有助于形成平等体贴万物的新自然观念。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