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海湾新闻

网站热门关键字

知青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奉贤公墓 » 海湾寝园 » 海湾新闻 » 知青新闻

    《生死疲劳》既是一部关于人生本苦的书,又是一部关于“六道轮回”的书。

    轮回,指业的主体或生命在不同的存在领域中流转。在佛教看来,由于主体善恶业力的作用,众生在三界(欲界、色界、无色卿不断流转、转生于六道,这六种转生的趋向是:天、人、畜牲、饿鬼、地狱、阿修罗—“天”最好,“阿修罗”最可怕。众生各依所作善恶业因,一直在此三界六道之中生死相续,升堕不定,循环不已。如此生死相继、因果相依.便形成业报轮,回。佛教认为,众生之来世究竟会轮回到哪一种类之中,完全是众生自身今世业行的结果。这便是因果报应,各自受报。

    在《生死疲劳》中,作家对轮回的领悟表现在轮回之苦与报应思想上。

    西门闹是土地改革时被枪毙的一个地主,他认为自己虽有财富,并无罪恶,因此在阴间他为自己喊冤,他不断地经历着轮回,试图申冤昭雪,回归到人:一世为人、一世为马、一世为牛、一世为猪、一世为狗、一世为猴,最后又轮回到人。每次转世为不同的动物,但都未离开他的家族、离开这块土地。在每道轮回中,他均有相应的动物性:“看看他脸上那些若隐若现的多种动物的表情,—驴的潇洒、牛的憨直与倔强、猪的贪婪与暴烈、狗的忠诚与馅媚、猴的机警与调皮。

                   上海海湾园,上海公墓,奉贤公墓,上海墓地,

                    

    西门闹一直在畜牲道轮回,自己的生命与人生并没有质的变化,更没有摆脱轮回。他之轮回,反映了轮回之苦。若一切有情众生不能求得生死解脱,则永远在这“六道”中无休止地循环,像车轮的旋转一样,辗转沉浮,承受无边之苦。相同事物的永恒轮回.亦即一切事物都要一遍又一遍以相同的顺序发生和消逝,这对众生来说是痛苦而可怕的。在轮回中,生命的存在就意味着苦难的不可避免。西门闹没有时间,没有记忆,没有生命意识。历史似乎是永久凝滞的,一切都在永恒地轮回与循环,而他就在这轮回中旋生旋灭、自生自死。

    一切事物都要一遍又一遍按照同样的顺序发生又消逝,这是令人恐怖的意象。同时,六道有等级,而业报也是不可捉摸的,对“世”(时间上)与“道”(种类上)均不可预料,人们对未来不可知,就总是生活在对阴曹地府的恐惧与对天、人道的希冀与顾盼中。这样,人常常处于对命运的不可知以及对轮回的畏惧之中。

    西门闹的轮回显示出了畜牲性,即处于畜牲道。这种动物性从传统的世俗眼光来看,有着等级观,畜牲与人是不平等的。随着业力的不同,果报也就不同,轮回的结果也不同。这也就表达了轮回的一种道德力量,人的所作所为,都会有报应的。在中国民间,佛教的“轮回”观点是一股很强的道德制约力量。社会之所以还能比较安定,就是因为在老百姓的内心里有这样一种天然的自律:“恶人终得恶报,公道自在心中。”轮回的另一面就是因果报应。如西门闹对蓝脸有救命之恩,所以蓝脸对西门闹的子女与妻妾就有报答.他与西门闹的二姨太结婚,表面上是接收大员,其实是救她一命,并且把西门闹的一双儿女也救了下来。

    其实,轮回观背后还有一种“众生平等”观。六道轮回也表现了佛教的众生平等观。表面上看来,天、人、阿修罗、地狱、饿鬼、畜牲有一个级别,从“天”到“畜牲”逐渐降低,但是背后他们是平等的。既然他们之间有轮回,也就证明不管自己的前世、今生是什么,他们也就不能因此世成“天”而自傲,也不因成“畜牲”而自卑,大家都是一样的,谁也确定不了前生是什么来世又会成为什么。更何况,佛教强调“一切众生,皆有佛性”、“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正如蓝脸所说:“老黑,我总觉得你是那头黑驴投胎转世,咱们两个有缘分呢。”‘”“我同意爹的决定,我也坚信我们之间的关系早已超越了农民与役畜的关系,我们不仅仅是心心相印的朋友,我们还是携手并肩、同心协力、坚持单干、反抗集体化的战友。”旧人与畜牲之间有一种天然的割不断的血缘亲情。慧贤畜牲,众生平等。

    农民也从畜牲的行为中得到了启迪:“这还是头牛吗?这也许是一个神,也许是一个佛,它这样忍受着痛苦,是不是要点化身陷迷途的人,让他们觉悟?人们,不要对他人施暴,对牛也不要;不要强迫别人干他不愿意千的事情,对牛也不要。与畜牲的高低贵贱全化为模糊的一片,众生平等,万物有灵。

    轮回是一种东方想象。西方想象是地狱与天堂、拯救与救赎,是一条直线,而在东方想象中,世界和生灵是在一个圆轮上,循环不息,这种想象是中国人基本的精神资源,《生死疲劳》使这种古老的、陈旧的想象重新获得了生命力,既具有道德约束力与规范性,又有绿色的生态意识,还具有现代意义的存在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