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海湾新闻

网站热门关键字

知青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奉贤公墓 » 海湾寝园 » 海湾新闻 » 知青新闻

    根据佛教的教义,人生是大苦聚,苦是人生的真象。有情众生充满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爱别离苦、怨憎恨苦、求不得苦和五盛蕴苦等。佛经屡屡提醒我们“人生是一大苦聚”、“一切皆苦”,这是佛教对待现实世界的基本看法,也是其对现实世界最基本的价值判断。人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有受不尽的身心烦恼。此种烦恼,不仅是来自外在的环境,同时亦来自人们的内心。人们内心的种种欲望和烦恼,是苦所生的根源。

    进入20世纪90年代,伴随着国学的复兴与全球化浪潮中民族身份焦虑感的加重,很多中国作家向传统文化寻找滋养,而佛教的苦难意识在作品中呈现并日益加重无疑是文学向传统回归的标志之一。如余华的《活着》、(许三观卖血记》、《兄弟》(上),阎连科的《日光流年》,史铁生的《命若琴弦》、《务虚笔记》、《我与地坛》,阿来的《尘埃落定》等,均形象地揭示出“人生本苦”的生命底蕴,并把苦难当作本体意义上的生存境遇来表现。

                  上海海湾园,上海公墓,奉贤公墓,上海墓地,

                 

    《生死疲劳》这部小说,也是以写苦难为主的。莫言带着一双佛眼去看待人生百态,得出“人生皆苦”的结论,而苦难着重体现为生存的艰难、爱的痛苦、死的凄惨以及轮回之苦等。

    生存的痛苦表现了人们操劳的辛酸与活下去的艰难,即衣食住行等的不如意与难得。
    从2o世纪20年代末开始,许多农村题材小说从政治革命的角度描写农民在阶级压迫下遭受的苦难,但到了20世纪80年代末,许多农村小说则改变了聚焦点,将视线推移到阶级斗争、政治斗争本身所带来的苦难,如(古船》、《白鹿原)、《缝络与决绝》、《故乡天下黄花》和《丰乳肥臀》等。过去的农村小说尽力铺叙农民参加革命的紧迫性与必要性,而这些小说则呈现了由于政治革命的偏差,农民在革命中所经受的苦难,他们的许多苦难都是以革命的名义制造的。《生死疲劳》从1950年写起,写到70年代的改革开放。其间,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也不可否认,频繁的政治运动造成的农民的痛苦与灾难也触目惊心。农民辛勤种地十几年,但是到了50年代末,种地的农民却没有粮食吃,死亡就在眼前:“人民公社饥饿的社员们打死我家的黑驴分而食之,又把我家的余粮哄抢千净。”‘”农民真是饥不择食,为了生存,不择手段,显示出疯狂与残酷,西门驴“被饥民用铁锤砸破脑壳,倒地而死”,驴的身体“被饥民瓜分而食”m。农民对牛驴等工具型的牲畜是充满感恩的,不会轻易杀死与吃肉,如此之举,可见饥饿之不可抗拒!
    西门闹的转世之物,即驴、牛、猪、狗、猴等,全是农民的朋友,为农民而辛勤劳作,耕地、看院、护家,无所不做,最后往往是劳苦致死。对他的转世的详细描写,不是为了歌颂他们的勤劳,而是为了证明他们的辛勤之苦痛‘活着之危险。“活着”在我们中国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它的力量不是来自喊叫,也不是来自进攻,而是承担,去承担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承担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
    《生死疲劳》中人们最基本的生存(衣食住行)便充满痛苦。这种痛苦在伤痕文学、反思文学中早已出现,但从本体论上肯定生存之痛苦在我们的民族文学中则是不多见的。本体之苦的文化渊源不是儒道文化,而是佛教的底蕴。
    在佛教看来,苦的根源是渴爱,即执著。由于众生的迷昧与执著,因而生起种种烦恼。众生有三种根本的烦恼,即贪、填、痴,此称为“三毒”,亦名曰“三火”,而三毒均由执著而生。贪,是苦的直接原因。贪是对事物起爱著心,追求财物、美色、名声等而无厌足的精神作用。痴则更是痴迷执著。芸芸众生以各种形式表现的渴求、欲望、贪婪、爱著,就是生起一切痛苦及使得生死相续不断的根源。渴爱不仅是对欲乐、财富、权势的贪求与执著,也包括了对意志理想、观点、意见、理论、概念、信仰等的贪求与执著。渴爱不足,苦海无边,回头无岸。
    莫言在《生死疲劳》的题词中写道:“生死疲劳,从贪欲起。”而本书所体现的贪欲着重体现在爱财、色、欲上,具体说来,也就是爱土地、爱人、爱钱财、爱信念等。
    蓝脸、洪奉岳、西门金龙三人是“过于执”型的人物,他们的痛苦来源于“执著”。执著是坚贞,但何尝不是痴?痴是“三毒”、“三火”之一,同样是痛苦之根。蓝脸对个人单干的倔强、洪泰岳对集体经济的执拗、西门金龙对个人成就的渴望,均造成了他们的不幸。
    蓝脸是一直未加人合作社的农民,一个人在人民公社时期一直坚持要单干,“他深挖沟,光脊梁,誓与人民公社争短长。那个时候,人民公社的汪洋大海包围着他。因为他坚持单干.他的儿子、女儿与妻子全部与他决裂。他受到其他人的迫害,他的土地只剩窄窄的一条.奄奄一息;白天干活,人们像看怪物一样看他,他只好在夜间千活……他虽遭遇到来自各方的打击,但九死而不改初衷,最后众叛亲离。
    村支书洪泰岳是个正派的基层干部,他对集体经济、人民公社有着与生俱来的忠诚与刻骨铭心的信任。但是到了zo世纪so年代,历史的发展超出了他的信仰:他对分地非常不理解,他看不惯一切,认为变修了、复辟了。他天天告状,希望恢复人民公社。为此他不惜以死相拼,最后身捆炸药包,与个人发家者同归于尽,死时还高唱《国际歌》。
    食色,性也。爱情是人的另一部分,但是,爱人是痛苦的,被人爱也是痛苦的,有时甚至要以生命为代价。该作品描写的爱情均没有好结果:蓝脸与老东家的妾(迎春)、西门白氏与洪泰岳、西门宝风与常天红、蓝解放与黄互助、黄合作与西门金龙、西门金龙与庞抗美、庞春苗与蓝解放、蓝开放与庞凤凰等,均是因爱生苦,苦伴终生。这种爱使他们发疯、发狂,挺而走.险、以身试法,使他们忘乎所以,使他们走向死亡。
    爱走向执著与痴迷乃至为爱而爱的时候则是可怕乃至可悲的。蓝脸为了一个信念,几十年过着人不人鬼不鬼孤家寡人的生活,妻离子散,晓宿夜行;洪泰岳抱着对集体主义、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道路斗争的信念而活着.最后为了这个信念而成了神经病、葬身火海;而那些逐爱的人最后也往往因爱而死。执著而苦,这是作者对佛的一大慧悟,也是对坚贞、忠诚一类的传统美德的戏谑与颠覆。
    在佛教中,六道轮回是为了破“执”,也可以说,《生死疲劳》是一部关于“执著”的颂歌和悲歌,人之所以苦就是因为“放不下”,但是,最终安放我们的只有这片土地,只有尘归尘、土归土,才能一了百了,涅梁寂灭,超脱痛苦。
    在《生死疲劳》中,人与牲畜的死亡是触目惊心的。人生之痛苦莫大于死,心伤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心之不甘莫过于英年早逝、突然离去。这些在本作品中都频频发生。作家通过死亡来揭示人生本苦的佛意。西门闹三十来岁就被子弹打破脑壳,西门白氏、吴秋香上吊自杀,西门金龙与洪泰岳一块儿被炸死,黄合作得癌症而死,庞抗美因腐败而被正法,庞春苗被车撞死,蓝开放开枪自杀,庞凤凰难产而死,西门欢被人用刀捅死,西门驴被饥民残杀分尸,西门牛被西门金龙棍棒打死,西门猪因救孩子而溺水身亡、西门猴被蓝开放枪杀……这一桩桩、一件件死亡的图景触目惊心、惨不忍睹,显示出造化弄人、人生凄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