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海湾新闻

网站热门关键字

知青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奉贤公墓 » 海湾寝园 » 海湾新闻 » 知青新闻

    为扑灭沦陷区人民反抗侵略的怒火,麻痹中国人民,日本大造舆论,散布日本是一个极虔诚的佛教国家,对华战争是为了“弘扬佛教的圣战”,劝导中国老百姓“观音菩萨是慈善的,是我们东方固有的道德”,中国人民要慈爱、忍让,心甘情愿地接受日本的殖民统治。为煽惑人心和争取佛教徒的支持,日伪当局在南京精心策划了些许与佛事相关的活动:

    修复几处为日军毁坏的南京佛教建筑。1941年,伪南京市政府还在南京东郊修复了为纪念六朝梁代高僧宝志和尚的宝公塔与志公殿。如前所述,日军在占领南京的第二天,位于南京市淮海路与延龄巷交叉处的金陵刻经处就遭到严重破坏。该刻经处为晚清著名佛学家杨仁山所创建,它是我国独一无二的木刻佛经流通场所。杨仁山被公认为近代复兴佛学的一代宗师,在亚洲乃至日本等地有着广泛影响。为掩饰日军烧毁深柳堂的罪行,加强对南京民众的欺骗,日本驻汪伪大使重光葵乃与汪伪外交部长褚民谊商量,重建被毁房舍。1943年褚民谊以伪中日文化协会名义拨款2000元,由费友记木器厂承包,修建复原深柳堂和墓塔。落成时,褚民谊、江亢虎等汉奸和日军还恬不知耻地举行庆典,褚并亲自撰书《修建纪念塔纪念堂记》,勒石于塔院后墙右边。该石碑长110厘米,高55厘米,是日本侵华罪恶伎俩的写照。现照录碑文如下:“修建杨仁山居士纪念塔纪念堂记,石棣杨仁山居士既舍金陵延龄巷所居为经坊,传刻佛经,传扬法宝。灭度之后,门人诸子即坊建塔,以葬以族。丁丑‘八一三’之变,烽隧迫都门,塔损而堂毁。癸未春月,日本驻华大使重光葵、诗人今关天彭念居士为有清一代学人,埋骨浮屠诅宜长纪?谋予为理,以事建修。予以彰隐扬幽,文教极则,因由中日文化协会任其资,课役缘存,成其事,未几而仁山堂塔,焕然皆新。遂于民国三十二年三月廿九日,即癸未二月廿四日举行落成典礼。两国贤硕,多士孔休;居士英灵,格其来享。爱书始末,用勒贞氓。吴兴褚民谊撰书。中华民国三十二年三月吉日。”抗战胜利后,此碑即被石灰封没,藏封于院墙里面。据说,当年深柳堂修复后,堂内曾悬挂重光葵书写“池水微波,我思吉士”字样的条幅。

                   上海海湾园,上海公墓,奉贤公墓,上海墓地,

                      

    在日伪双方频繁的佛事交流活动中,日本名古屋与南京互赠“东、西观音佛像”曾喧嚣尘上。1941年2月,日本以“超度两国阵亡将士”、“保护世界和平”为幌子,把供奉在名古屋东山公园的一尊十一面观音像弄来中国,安放在南京毗卢寺。十一面观音原为日本佛教信徒伊藤和四郎所建,由雕刻家门井耕云按照唐代密宗像谱,用台湾桧木雕刻而成,像高三丈三尺。送来中国,称之为“东来观音”。为造声势,2月28日,在名古屋东山公园举行赠送仪式,赠送状由日本陆军大将松井石根、中将阿部信竹、坂西利八郎、名古屋市长等署名。正是这个松井石根,战后因其是制造南京大屠杀的主犯而被远东国际法庭处以绞刑。

    汪伪政府为接赠观音,大小头目亲自出马,汪伪外交部长褚民谊赶到日本接迎。在南京,还成立了逢迎“东来观音”的筹备委员会,以法币4万多元修葺毗卢寺。汪精卫、周佛海、梁鸿志舞文弄墨,撰书楹联,汪伪显要也紧跟其上。日本驻南京大使本多也撰赠了楹联。3月30日,又拼凑三教九流500多人,在毗卢寺举行所谓的奉安仪式。一时间,日本特务、汪伪官员、中日僧侣,上香、献花、行礼。日本各宗尼姑100多人绕佛像诵经。

    紧接着,汪伪政府便将毗卢寺藏经楼上的千手观音佛像送往日本。千手观音坐像,高一丈余,有48臂和3只眼,以樟木雕刻贴金而成,工艺精美,造型生动,为南京寺庙之珍品。日本方面称之为“西来观音”04月14日,在毗卢寺举行赠送典礼,并计划由褚民谊在出任汪伪驻日本大使之际带往日本。日本方面认为如此“献之无名,礼之不恭,号之不响”,于是电令南京伪市长蔡培在南京组织一个“中国佛教代表团”赴日。5月巧日,在名古屋日逻寺举行了安座典礼。日本外相也到场亮相。“中日亲善”、“欢迎西来观音”之类标语到处张贴。

    为了麻痹人民,在日本投降以前,汪伪政府和在南京的日本机关每年都要在毗卢寺举行纪念“东来观音”的活动。1941年秋,还在这里举行“十一面观音万佛大戒”。对中日互赠观音的闹剧,大汉奸褚民谊说得明白,“无非想借佛教的关系,来沟通中日双方感情,获得真正的亲善的效果。”日本要“以华治华”,汉奸要卖身投靠,于是拿观音菩萨说事。这是对宗教精神的裹读,也是对中国人民的精神侵略。战后,中国政府要求归还千手观音佛像。1948年,盟军总部回复,鉴于该佛像非为劫物,日方“恳免于归还,以示宗教上之睦谊。如今该佛像坐落在日本名古屋郊外的和平堂,“虽然历经数十年无人问津和整修,但光彩依旧,特别是镀在面部的金依然金光闪闪,头部上方的千只手,只只栩栩如生。但由于年久失修,佛像底座已经腐烂破损,靠另一根木棍支撑才未倒下。受重力的影响,佛身稍稍倾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