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价格电话

嘉定公墓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法规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嘉定公墓 » 华亭息园 » 最新文章 » 殡葬法规

南传佛教地区的旅游文化品质分析

2020-03-21 12:54:48 点击数:

    旅游撑起了南传佛教地区经济的半壁江山,很难想象,如果该产业链出现断裂或陷人非持续性发展将会对当地起到怎样的综合性打击。为探讨、实现其旅游的良性再生,下文略对当前南传佛教地区的旅游品质进行述评。

    南传佛教地区多处于热带,自然资源得天独厚,拥有大量的雨林季雨林植被、珍稀动物、海域风光。如缅甸有植物6 000余种,西双版纳有鸟兽近500种,东南亚各国海岸线总长约10万km。人文资源方面,曼谷是“佛寺之都”,缅甸是“绿色翡翠”,柬埔寨有名闻世界的“吴哥窟”,西双版纳、老挝、泰国一线贯穿着堪称“母亲之河”的循公河。既有缅、泰、中等共同尊崇欢庆的“泼水节”,又有僧伽罗、傣、老听等各自差异的多民族地方文化。当然,最为突出的文化特色还是其“南传佛教”传统。南传佛教已融人当地文化血液,为自然、人文、民众构筑了一层浓厚、深邃的底蕴,又以其特殊的魅力形式显诸出来,吸引着无数游客信众前往。

                       上海公墓,嘉定公墓,上海墓地,上海华亭息园,

                         

    这种旅游资源深度中已包含了旅游主体所需的观光猎奇、放松身心、体验生命、品质升华等种种价值,完全可以作为一种理想归属。一般而,具备如此丰厚、独特的资源,应该是永不冷寂的旅游旺地。但为何近年会屡屡出现“泰国客流已下滑逾30% "、“东南亚旅游遇冷’,「’]的现象?这固然涉及泰国、缅甸时局,或媚公河、柬埔寨旅游线路安全等综合因素,但笔者认为这些现象本身就是旅游文化品质缺乏深度说服力的表现。“南传佛教地区”的旅游,明显已有可令人深思之局面。

    首先是旅游产品开发的单维性。随着旅游业成为世界第一大产业社会、学界对旅游的探讨极为热心,南传佛教文化旅游即属其中较受重视之专题。但从目前南传佛教地区的旅游品质来看,旅游产品的开发存在明显的单维性。主要表现为:侧重动植物观光、海滨游览休闲等自然产品的开发;热衷于以宗教气息较重的寺庙、佛塔、各种佛本生壁画等“宗教静物”的推出,进行观赏、审美、信仰等层面的“旅游”消费;强调对南传佛教内蕴的发掘,如直接性地体验夏雨安居、寺庙食宿生活、内观禅修持、听闻经论等。表面上,这是最理想的南传佛教旅游资源“三重境”,一切旅游开发的大类也不外乎此。但如果亲自实地体验,考察,并沉下心来反思,就会发现:第一,自然性旅游项目中,缺少多维延伸的文化内涵;第二,上述项目实际是以经济获利为最终目的,从而造成设计、实施上的单维性,基本不再顾及其余负面影响;第三,绝大部分项目并未真正立足南传佛教的内在精神,无法在挖掘、突出南传佛教人文关怀的基础上良性地获取更大、更长远的多维利益。这种单维性对当地旅游资源、旅游形象之伤害是非常大的。

    其次是旅游文化发展的非持续性。南传佛教地区倚重自然性旅游产品开发的主因是其开发非常直接,不需过多的后天投人。但这正是自然、生态遭受破坏的开始和见证。例如那些“宗教静物”,多是极其珍贵的历史遗迹、文物瑰宝,直接以之作为旅游产品必然意味着一定程度的损耗。这种损耗虽然得到了现实经济利益,但长远来看,收支却是“不等价”的。美国学者克里彭朵夫早就意识到,建立在近现代工业文明基础上的旅游业实际上也暗含着工业文明对自然生态的摧毁意向,旅游必将面对旅游发展和生态破坏之悖论,“非持续性”终会成为人们的棘手问题。言下之意,这种“旅游热度”,体现了旅游主体对南传佛教的高度认可,展示了南传佛教的内在人文魅力,但正是这些看似积极正面的开发形式导致了南传佛教文化旅游乱象的势不可遏。绝大多数情况下,这些以“南传佛教”为名目的文化旅游恰好就是违背南传佛教人文神的“短视”行为。

    再次是当地对西方传统的迎合性。信奉南传佛教的国家、地区基本做过西方列强的殖民地,其文化体系中包含大量西方元素,再加上对西方旅游经济发展的艳羡,一定程度上表现出了对西方文化的迎合。有学者已注意到:“二战以来,东南亚国家成为西方旅游者热衷的旅游目的地。而这一过程使得东南亚国家的民族传统和地方文化发生了明显的重构、再建现象。一些国家和地方为了迎合西方游客的兴趣和‘口味’,往往会刻意强化异国情调化,给旅游资源披上古代、乡村与原始的外衣来突出其‘他性’,以突出与旅游者的母体文化的反差。. _5i汲取、创新是应有的开放态度,但“迎合”便意味着自身传统之丧失。南传佛教地区的旅游文化想要发生质的超越,核心还得立足于其基本传统—南传佛教。

    最后是主体对旅游认知的浅层性。旅游学包含旅游客体、旅游主体、旅游活动等多维元素。很多时候,主体对旅游的认知程度决定了旅游活动的最终价值高度及旅游活动所付“资源代价”之高低。南传佛教地区旅游业中出现的诸多问题,并不能一概归咎于旅游设计者、开发者、组织者,甚或导游。在对南传佛教文化旅游的认知上,旅游主体明显存在“错把一般民间传说当成文化内涵,错把艺术形象当成文化内涵,错把封建迷信当成文化内涵,错把文化符号当成文化内涵,等观念性错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无法深刻认识旅游对象,旅游价值便大打折扣。另外,非常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南传佛教文化旅游提供给人的绝不仅仅是休闲放松、观光猎奇、增补知识、体验宗教等一般功能。最为深刻和彻底的,还是其中含有的对“补特伽罗人我”的论证与解构方法。“补特伽罗”即是受染之“主体意识观念”,与之相对者就是无污染的“绝对清净本性”,解构“补特伽罗”即确证清净本性。人生之种种苦受、愚迷正是主体之执著所造成,这意味着,解构此补特伽罗主体实际上即是南传佛教的最高价值。这一点,对当今社会对治人类心灵之苦难无疑是具有重大借鉴作用的。以此对照当前南传佛教地区的旅游文化,该层面的价值建构并未达成,其浅层性显而易见。这也是南传佛教地区旅游业缺乏文化内推力的深层原因。

    南传佛教地区的文化旅游一如既往地充当着产业,但其隐显之种种局限已一览无遗。如何让该产业提升品质,促成持续性的良性再生?这是本文所要达到的主要目的。下文将以南传佛教人文关怀为基本视野,对此再生性展开探讨。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