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浏家港陵塔

新闻资讯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浏家港陵塔 » 新闻资讯 » 殡葬文化

佛教初传期(东汉)的佛经汉译

2020-03-20 13:51:58 点击数:

    1.外来僧的私译

    外来僧人汉译佛经者主要是安息人安世高、安玄,大月氏人支诫、支耀,康居人康孟详,印度人竺大力、竺昙果,他们的译经“没有得到政府的直接支持,而是由民间地主阶级及其知识分子信徒资助进行”的私译。他们“或是单译,或是合译,虽也有少量汉地僧人或居士参加,但只是从事辅助工作”。⑨单译者如安世高翻译的小乘经典多属个人独自翻译,合译即由西域高僧和内地信徒合作翻译,如支俄译《道行般若经》,由天竺僧人竺佛朔口授(诵出原典),支凿传言(口译成汉语),汉地居士孟福笔受(记录、润色),三人共同而成。合译时由于是“梵客华僧,听言揣意”,“或善胡义而不了汉旨,或明汉文而不晓胡意”,难免出现“方圆共凿,金石难和。碗配世间,摆名三昧。咫尺千里,规面难通”的现象。所以不少译文显得生硬直白,文意晦涩。所译佛经的种类和内容缺乏系统性和计划性,往往是外来僧带来什么经就翻译什么经,而且限于人力、财力,只能译出卷峡较少的小本,或节译本、“经抄”本,很少是全译本。

            上海公墓,太仓公墓,上海墓地,浏家港皇家陵园,

                     

    2.译文偏于直译
    东汉时期译经者主要是外来僧,汉语程度和翻译水平都不高,面对大量佛教专有术语和专有名词,难以找到合适的汉语词进行意译,而对音直译则比较省便,故“率偏于直译”,译文“语义两未娴洽,依文转写而已”。如把。rhat译为“阿罗汉”,把Maudgalydyana译为“目键连”等。支谴则将音译法运用到最大限度,不仅用音译翻译佛教专有名词、专业术语,有些术语安世高已创造出准确的意译形式,支谴在沿用的同时,又创造了相应的音译形式,如“大士一摩诃萨”( mahasattva )、“清信士一优婆塞”( upasaka ) ,“王舍国一罗阅抵国”( Rajagaha)等;为保持与度语散文有重复表达的风格相近,支1还创制了累赘的多音节表达法,“有时12个音译字连在一起,这使叙述语言难以卒读”。由于运用随顺佛说,了不加饰的直译法,译文多对应佛经原本的结构,故重复和颠倒的内容较多。如安世高译《阴持人经》“悲愁相为何等?口出声言,令致悲?措x慈,慈为?措x,7措x亦为慈”是对巴利文本佛经原文(大意是悲愁以言语令人不快而起争斗为相,这是悲伤的基础。悲伤就是悲。)的直译所造成的“重叠翻译”(overlapping translation )。
    3援引道术名词
    翻译者常将中土道术名言、阴阳星算、神仙方术的名词比附佛经中的概念和事理。如安世高译《安般守意经》将“安般守意”附会为道教的呼吸吐纳术和气功,将“因果说”附会为中土的“宿命论”;译《阴持人经》把“色、受、想、行、识”五类构成人的因素译作“五阴”(skandha);将 naraka或niraya译为“地狱”,把virya译为“精进”等。支俄译《道行般若经》将“波罗蜜”( pdramita)译为“道”,将“真如”( tathata)译为“本无”等。
    外来译经者为寻求佛教在中土得到传播,在少数当地信徒的辅助下,援引当时盛行的道术名词来宣传佛教义理,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佛教作为外来文化的陌生感,易于为中土人士理解和接受。当时中土文献中常见的黄老、道、神与浮屠、沙门并举的现象说明,当时确有一些中土人士将佛教视为黄老道术的一种而予以接纳。如《后汉书·楚王英传》:光武帝之子楚王刘英“晚节更喜黄老,学为浮屠斋戒祭祀”。“诏报曰:‘楚王诵黄老之微言,尚浮屠之仁祠,洁斋三月,与神为誓,何嫌何疑,当有悔吝?其还赎,以助伊蒲塞桑门之盛撰。”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