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河乐遥园热线

新闻资讯

网站热门关键字

相关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乐遥园 » 新闻资讯 » 相关文章

家族成员的佛教化

2020-03-19 13:01:18 点击数:

王族出家在西域各国中十分常见。从吐鲁番文书可见,大量的“白”或“帛”姓僧侣,都极有可能是龟兹王族,且人数众多,如东晋高僧帛延就曾在凉州译经。北凉统治者沮渠蒙逊的弟弟沮渠京声更是其中的代表,一生没有娶妻,不慕荣华富贵。从小“幼0五戒锐意内典,所读众经即能讽诵”‘,虽然遍读佛经,修持佛法,但他并且不满足于现状,与其他僧人一样主动西行求法,到达于闻国后,在街摩帝大寺跟随天竺法师佛陀斯那学习大乘佛法,还将《禅秘要治病经》等禅法译成汉文,在东归的途中经过吐鲁番,求得《观世音经》、《弥勒经》二观经。北魏攻破凉州后,沮渠京声并没有跟随王室西迁,来到了南朝宋以居士自居,但基本常住在寺院中,如:竹园寺、钟山定林寺,先后翻译出《弥勒观世音二观经》、  《佛母泥恒经》、《念佛三昧经》、《破魔陀罗尼经》、《佛父般泥恒经》等,梁朝僧裕的《出三藏记集》中专门记录其事迹,学者们也对其有过深入研究。

    玄奖于贞观二年经过西域地区时,本意是从焉者出发,但是高昌王鞠文泰听说后主动派出使者前去迎接,听说玄奖要来,鞠文泰自己形容是“身心欢喜,手舞足蹈”,请求玄奖停留一月讲《仁王经》,专门设置可容纳三百人的大帐,张太妃、鞠文泰,以及王公贵族,朝廷大臣等都前来听玄奖讲法,更“令一国人皆为师弟子”。在说法之时,鞠文泰亲自执香炉接引,甚至玄奖每次登上法座之时,鞠文泰亲自“低跪为蹬,令法师踢上”3,每日如此,可见信仰之虔诚。高昌王鞠文泰生母,出自张氏家族,《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中记载她也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玄奖到来后,鞠文泰与玄奖共同在张太妃的面前约定为兄弟关系,并见证鞠文泰的任由玄奖西行的誓言。高昌延寿十四年(637年)供养的《维摩话经》卷下题记中,第十一行记载:“赖王父之仁慈,蒙妃母之训诲”,还出现了“太妃”等词,一般认为供养人“清信女”即为高昌王鞠文泰的女儿,说明整个鞠氏家族成员大量信仰佛教。

                    浏河乐遥园,上海公墓,太仓公墓,上海墓地,

                       

    北凉西迁之后,大乘佛教的信仰主要在王族和中上层的官员、文人、僧侣中流行,他们多是跟随沮渠氏家族从敦煌迁徙而来,普通的百姓除了信仰小乘以外,还有道教、袄教、本地神抵等。经过数十年的发展,到了高昌国时代,则形成了举国信佛的氛围,佛教信仰从中上层流行于整个社会中,出家的僧尼人数也达到了顶点。唐军攻克高昌后,在贞观十四年统计户口数为“户八千,口三万七千七百”‘,其中僧尼人数仍高达近万人。

    家族中男性成员出家的情况较为普遍,学者也探讨较多,由于僧众本身人数众多,此处仅谈家族成员中的女性出家为尼,以反映整个家族出家的情况。在吐鲁番尼寺院众多,目前己知有尼僧的寺院有樊寺、鞠寺、刘寺、画寺、令狐寺、赵寺、马寺、都郎中寺等,法国学者玛雅尔也指出“在吐鲁番地区曾存在有女庵,这些女庵甚至还在佛教传播中起过重要作用”。大量的僧尼财务疏都可见尼僧和尼寺的存在,在由十八纸纸拼接而成的《高昌尼小德等僧尼粮食疏》中,第一至四纸记载有关尼僧所需要的粮食数量来看,尼僧的人数也绝不会太少。其中上层尼僧多出身于大族,如显法担任张武隽寺的“寺主”,《高昌延昌八年张武隽妻翟氏墓表》中“北听左右张武隽妻翟氏之墓表”,根据王素对官制的研究,张武隽地位虽然不高,但能以自己名字直接命名的寺庙,足见吐鲁番佛教之盛;又《高昌卯岁尼高参等二人赁舍券》载:“高口口圆价钱三文”,高氏也为当地大姓;又《比丘尼传校注》中记载《伪高昌都郎中寺冯尼》,虽无明确记载冯尼的出身,但从其出家于都郎中寺来看,很大程度上是与大族有着密切关系的。因此出身大族的尼僧社会地位并不低,甚至高于广大的僧众。

    这些女性贵为豪门大族的子弟,为何选择出家?五至七世纪,佛教在整个吐鲁番地区普遍流行开来,加上自北凉沮渠氏以来历代统治者的大力扶持,出家以更好地实践宗教信仰,成为一种普遍流行的社会风气。世家大族子弟相较普通人首先有更好的物质保障,可以专心投身信仰。其次,宗教又是统治者维护社会稳定的重要手段之一。从北凉、高昌国到唐初,虽然政权发生了更替,但很长一段时间内政权仍是由当地大族把持,大家族子弟出家控制宗教的领导权,有利于稳定政权的根基。相较于男性可以担任各级文武官吏,女性在世俗社会中不被认可,但在宗教领域阻力却小得多,出家不仅符合上层集团的利益,更被认为为家族祈福做功德而受到欢迎。《伪高昌都郎中寺冯尼》之中,冯尼“年三十出家住高昌都郎中寺”,必定是在婚后才出家。据赵晓芳的研究,丧夫后女性的三种主要去处,其中之一就是归宗。至侯君集平定高昌之后,唐太宗颁《慰抚高昌文武诏》中云“其伪王以下及官人头首等,肤并欲亲与相见”,使得大族中的“官人头首”东迁至内地,以便于控制,但在高昌仍有留居的众多大族的亲属,直到西突厥阿史那贺鲁叛变,唐王朝改变了西域政策,很多大族才得以返回西州,之后出土文书才反映僧尼人数也有所增长,从目前唐西州文书中尼名出现的时代来看,都是在永徽年间以后,说明大家族中出家女性人数,更不必说男性。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