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青烈士陵园电话

新闻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长青烈士陵园动态

士大夫阶层对佛教大乘思想的选择

2020-03-19 12:35:09 点击数:

    从自身的精神需要来看,魏晋士大夫阶层对大乘佛教思想是有好感的。魏晋时代是一个反叛传统的特殊时期,旧的道德规范已演变为缚束人们思想的僵死教条,过去的儒家伦理道德和饿纬宿命之学已招致了士大夫们的深度怀疑与强烈反感。“学者以庄老为宗而默六经,谈者以虚薄为辩而贱名检”的风气由此开启,魏晋士大夫阶层形成了以钻研老庄为特色的学风和人生态度。

                 长青烈士陵园,上海公墓,太仓公墓,上海墓地,

                     

    在魏晋玄学形成发展的过程中,佛教大乘思想的传人为士大夫阶层研究玄学提供了新的路径。谢灵运说:“今孔废圣学之路,而释开见渐悟之径。从对精神境界的追求来看,要求解脱羁绊、返回自然的士大夫们对佛教追求智慧的直觉方法颇有好感,但肩负圣人使命的现实责任感又促使他们形成一个折中的态度。士大夫阶层对印度佛教所提倡的苦行、戒律、禁欲、禅定等艰苦的解脱方式并不感兴趣,却对于以直觉把握幽玄的奥理,以心灵体验为主的理解方式表现出特别的热情。谢灵运还说:“大而校之,华民易于见理,难于受教,故闭其累学,而开其一极。超越宗教的仪式而追寻思想的深邃成为了士大夫阶层的选择,大乘佛教思想正是超越于个人修炼之上的追求终极意义的渡世哲学,在逻辑上更为严密也更具有思辨性,从而与士大夫阶层的需要相一致。

    另一方面,佛教文化作为古印度文化的代表,与中国本土文化是两种完全异质的文化形态。魏晋士大夫们虽然在一定意义上产生了接受和认同,却难以消除儒家思想和道家思想的影响,文化沉淀不会因为佛教传人而消失。从《牟子理惑论》“恍惚变化,分身散体,或存或亡,能小能大,能圆能方”,到宗炳《明佛论》中“虽慈良无为与佛说通流……是以孔老如来虽文训殊路,而习善共也。魏晋士大夫对佛教的认识就体现出了文化的差异,他们或将佛教理解为神仙方术,或不断尝试打通儒、道与佛教间的障碍,力求获得佛教存在的合法性。既然存在认识和理解上的差异,佛教在传人初期就必须顺应中国本土文化的特点,以期获得最终的认可和传播。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