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浦东公墓 » 海港陵园 » 最新文章 » 新闻资讯

儒、佛两家的女孝观

2020-03-18 13:28:53 点击数:

    孝是唐代儒、佛两家都极为关注的问题,儒家自不待言,关于佛家,华严五祖、荷泽禅传人宗密即言:“始于混沌,塞乎天地,通人神,贯贵贱,儒释皆宗之,其唯孝道矣。虽然如此,但在女孝观上,儒、佛两家存在着明显差异。

    儒家的女孝观建立在“三从”基础上,“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强调女子要依照人生阶段,调整尽孝对象,在室女须尽孝于父母,出嫁妇尽孝于舅姑。唐人女教著作《女孝经》和《女论语》就明确反映了儒家的这一女孝观。关于在室女于父母之孝,《女论语·事父母章》载:

        女子在堂,敬重爹娘。每朝早起,先问安康。寒则烘火,热则扇凉。饥则进食,渴则进汤。父母检责,不得慌忙。近前听取,早夜思量……父母年老,朝夕忧惶……父母有疾,身莫离床。衣不解带,汤药亲尝……莫教不幸,或致身亡……衣裳装硷,持服居丧。依此,女子对父母尽孝,包括了出嫁前对父母的日常色养—“顺”,身养—衣食、疾患之养,以及无论出嫁与否,对父母亡故后的丧哀。同时,《女论语》所称的女之不孝,也出自为女者的这两个人生阶段和节点:

                  福寿园海港陵园,上海公墓,浦东公墓,上海墓地,

                          

        莫学件逆,不敬爹娘。才出一语,使气昂昂。需索陪送,争竞衣妆。父母不幸,说短论长。搜求财帛,不顾哀丧。

    由此可知,儒家的女孝观建立在女子出嫁从夫的前提下。因此,日常女孝是对在室女的规范,而对于出嫁妇对之孝(丧哀除外),则并未涉及。

    儒家的女孝理论要求,女子出嫁后,须将对父母的日常孝养转移至公婆,《女论语·事舅姑章》即言:

        阿翁阿姑,夫家之主。既入他门,合称新妇。供承看养,如同父母下依照儒家女孝观及女教著作,唐代女子在婚前,须对父母尽身养与色养之孝;而婚后,则将对本生父母的日常孝养转向公婆。出嫁妇只有在双亲摧疾后、亡故前,再尽身养与色养之孝。一般清况下,她们只能以敬孝公婆来荣耀父母,以短时归宁来照顾父母,在父母过世后返家奔丧。

    而佛教的孝亲观则是建立在父母养育恩重上。至于父母恩的内容,唐时敦煌地区流行的《父母恩重经》,总结为十种:

        一者怀胎守护恩,二者临产受苦恩,三者生子忘忧恩,四者咽苦吐甘恩,五者乳哺养育恩,六者回干就湿恩,七者洗灌不净恩,八者为造恶业恩,九者远行忆念恩,十者究竟怜悯恩。佛教孝亲理论的中心指向是本生父母且更重母恩,女与子一样都应“不辜生育大报幼劳”

    报答父母恩的途径,佛教已不再要求信徒通过劝导父母信教,而实现报恩,而是主张子女单方面修行。修行的实践者不论性别、人生阶段,孝亲的对象都是本生父母。关于为女不孝,佛教孝亲理论未限定于在室女,而是对出嫁妇批评更多:“未婚之时,咸皆孝顺,婚姻以迄,不孝还憎。父母微慎,即生恶恨,夫婿打骂,忍受甘心。异性宗情,深眷属重,自家骨肉,却以为疏。或随夫婿,外郡他州,离别耶娘,无心恋墓(慕)。断绝消息,音信不通,令使耶娘,悬心忆念。

    之所以子女修行、做功德即可报父母恩,是因为受佛教因果报应、六道轮回思想的影响。自魏晋六朝以来,佛教天堂地狱说逐渐盛行,“行恶则有地狱长苦,修善则有天宫永乐”’5o,之说深人人心。在此理论影响下,子女可以通过法事为父母荐福,使父母来生离苦得乐。佛教甚至还强调,其孝亲理论要优于儒家孝亲观。他们认为,儒家的服丧、祭祀仅具象征意义,而佛教的消灾除罪、往生乐土才是更高层次的孝道。受佛教孝亲理论影响,唐代佛教徒甚至认为,不为父母做功德,枉生为人。

    综观儒、佛两家的女孝观,于女子而言,佛教确有胜于儒家之处。儒家的女孝观强调尊卑亲疏,强调秩序却压抑人情。依儒家女孝观,出嫁妇要秉持“女子有行,远兄弟父母”的原则,不仅不能对父母尽日常孝养,而且父母过世后,也不能服“全丧”。这是因为“夫礼,妇人未嫁,则以父母为天;既嫁,则以夫为天。其丧父母,则降服一等,无二天之义也”。与儒家相比,佛教孝亲观不强调社会阶层、家庭身份和性别,任何人都可通过修行来为任何人祈福。佛教的这种开放态度,不但为在室女提供了尽孝的又一渠道,更为出嫁妇打开了一扇报答本生父母恩情的大门。出嫁妇可以以佛教功德形式,在夫家尽为女之孝,这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出嫁妇亲恩难报的苦闷。更重要的是,佛教孝亲理论对本生父母的指向,顺应了女子的自然情感。从唐代各类佛教功德题记看,女子纷纷以佛教倡导的形式,为父母做功德以荐福。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