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汇龙园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浦东公墓 » 汇龙园 » 最新动态 » 殡葬文化

螺贝由“乐器”到“法器”的初步转化

2020-03-18 13:25:30 点击数:

    螺是生活在海洋中的生物,由于我国与印度都有着很长的海岸线,因此,这种海生物并不罕见。印度先民们肯定很旱就认识到r螺壳可以作为‘种响器使用,互相联络、以通信息及号令三军。在佛教时代之前,印度文化史上有‘个长达千年的吠陀时代。

    吠陀(vela),焚语意为“知识”,特别是那种精纯神圣、超越世俗的学问。狭义吠陀指印度最古老的经典“吠陀本集”。广义吠陀包括前后相续的四类作品。它们有此还在,另外许多则旱已亡佚。四类作品为《梨俱吠陀》、《要摩吠陀》、《夜柔吠陀》和《乾阔婆吠陀》。大约在吠陀时代末期,印度的两大史诗—《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也开始产生。史诗记述r大量战争故事,其中用很大的篇幅描写r军乐。《摩诃婆罗多》记载的乐器多达19种,特别强调r其中的鼓和螺:“大鼓小鼓螺号声‘起振响,士兵们作狮子吼击节自壮。美朋的诗句赞美过,罗刹王出征上战场。”在《摩诃婆罗多》中,克里子}纳在战场上吹的螺号特称之为  “潘恰巾亚”,阿尔九纳吹的螺号特称之为“贰瓦达塔”。在史诗时代,鼓与螺在战争中起着指挥作战和鼓舞士气、威慑敌人的重要作用。

                 上海公墓,浦东公墓,上海墓地,上海汇龙园,

                     

    在古代印度,螺贝也是最为古老的乐器之‘,吠陀时代(前20世纪一前5世纪倾)即已经有螺贝专业乐手在祭祀仪式、祈祷之际吹奏。最隆重的音乐活动都发生在祭祀场合。在“吠陀时代”的婆罗教中就已经将螺作为神圣法器而用于各种仪式活动。如印度婆罗教、印度教的三大主神之“‘毗湿奴大神”的四个手臂中就有‘手持螺。

    那么,为子螺贝会在古代印度的两大重要场合:祭祀与战争中具有如此显要的地位呢?究其原因来自于古代先民的原始信仰。由于海螺中空声大,发声甚响而远,其特有的音色令古代先民会产生神秘的联想。比如,在我国普米族关于海螺的传说中,认为海螺来自遥远的地方,是从海螺树上采来的,它象征着吉祥和美朋。还有传说则叙述海螺是大神心爱的宝物,为r征服人间妖魔鬼怪,大神将海螺赐予应战的大将,以螺号为动力,最后把人间的妖魔全部征服。所以海螺又象征着力量和胜利。因此,古代印度先民对螺声的崇拜也就不得而知r。

    螺贝首先是作为‘种民间通俗的乐器而使用的,佛经中有大量关于“十种声”、“十二种声”的记载。《佛说长阿含经》卷三:  “……其国常有十种声:贝声、股声、波罗声、歌声、舞声、吹声、象声、马声、车声、饮食、戏笑声。”

    《佛般泥垣经》卷下:“其国常闻十二种声:象声、马声、牛声、车声、螺声、鼓声、舞声、歌声、诸弦乐声、诵子美声、欢佛尊行声。”

    《佛般泥垣经》卷下:“挟道多生长多邻树,树亦四宝。……微风动树,常出五音,其声濡悲,如五弦琴。……其国常闻十二种声:象声、马声、牛声、车声、螺声、钟声、铃声、鼓声、舞声、歌声、诸弦乐声、诵子义声、欢诸佛尊行声。”

    《大般涅梁经》卷中:“又其岸上,有七行宝树行各异宝。微风徐起,吹彼树枝,条叶相触,音如大乐。城中人民皆悉盈满,安隐丰乐极为k}盛,诸五欲具如切利大。……此城恒有十二种音声: ‘者象声,二者马声,三者车声,四着鼓声,五者螺声,六者琴瑟等声,七者歌声,八者扣钟击磐设大会声,九者赞叹持戒人声,十者互共说法语论之声。”

    《中阿含经》卷十四:“阿难,其多罗树叶风吹之时有极上妙音乐之声,犹五种伎工师作乐,极妙上好协和之音。……阿难,拘尸王城常有十二种声未曾断绝:象声、马声、车声、步声、吹螺声、鼓声、薄洛鼓声、伎鼓声、歌声、舞声、饮食声、惠施声。”等等。

    以上关于“十种声”和“十二种声”的记载虽然各不相同,但有‘个重要的共同点,就是这此声音的性质并不单纯,而是非常杂乱,具有综合性。这里有动物叫声,有车辆行进声,有人的脚步声,有歌声,有各种乐器声,有人们吃饭的声音,也有僧人修行、法的声音,所有这此组合在‘起,不正是‘幅世俗娱乐场所的音声图吗?在这“十种声”和“十二种声”中都有螺贝的声音,这说明螺贝是当时社会中非常流行的世俗乐器。

    正因为螺贝在先民的意识中具有神秘莫测的神力,同时又是世俗社会中非常流行的乐器,因此佛教在创始之初将螺贝用于自己的传法过程中就非常正常r,这是螺贝由乐器转变为法器的开始。传说释迎牟尼在鹿野苑初转法轮时,帝释大等曾将‘支右旋自法螺献给佛祖。释迎牟尼后来说法时声音如海螺之音‘样响彻四方。这里,海螺即象征吉祥,又代表法力。海螺变为法螺,代表佛陀法音,象征佛祖回荡不息的声音。《大日经》中有“慧手传法螺……汝自于今日,转于救世轮,其声普周遍,吹无上法螺……开示于世间,胜行真言道”的说法,因此,法螺被佛教界认为是“具菩萨果妙音吉祥之物”,进而在各种法会仪式中广泛使用。

    《大萨遮尼乾子所说经》卷二:“生尊重心已,为欲赢大萨遮尼乾子,……作百千种无量伎乐,打百千种诸妙声鼓,吹百千种诸妙声孟。”

    这是‘个场面极其盛大的术佛仪式:为表示对前来说法的大萨遮尼乾子的尊敬,举国上下,倾国而出,“以大王力、王神通力、王奋迅力,与诸大臣与诸王子受学师长、合家眷属,国大长者、诸小城邑落土主、象马、车、步四部大众”,前呼后拥,恭敬膜拜。值得注意的是,既然“捶钟鸣鼓,作百千种无量伎乐”,为子}么还要“打百千种诸妙声鼓,吹百千种诸妙声孟”?难道鼓与孟不是乐器吗?不属于“百千种无量伎乐”中之‘种吗?为何还要称之为“妙声鼓”和“妙声孟”?最合乎逻辑的解释就是:这两种乐器是法器,是佛法的象征。因此才被称为“妙声”,才具有“百千种”的无上法力。

    总之,在佛教产生初期及在印度本土发展过程中,螺贝由民间流行的普通乐器而成为佛教圣物—法器。当佛教向外流传尤其是经西域传人中国后.螺贝的功能有重大的转令、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