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青烈士陵园电话

相关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明初佛教存在状态的特征与分析

2020-03-17 12:30:04 点击数:

    明初佛教信仰的兴盛,与太祖、成祖二祖对佛教的奖掖与扶持很有关系。大家知道,明太祖朱元璋与佛教缘份很深,他早年出家为僧的经历,使他对于佛教天然有亲近感。明太祖笃信佛家的因果学说,喜欢探讨佛教义理,经常与大学士宋镰等一起讨论佛法。

    明太祖在位期间为了弘扬佛教,还先后御制了多论文和诗倡,《明太祖文集》中所收入的论佛的文章就有46篇之多,诗倡有数十首。此外,在《明史·艺文志三》中,还收录有明太祖《集注金刚经》1卷。明太祖几乎每年都要在南京的寺院启建法会。明人沈德符曾说“我太祖崇奉释教”,对佛教的礼遇“可谓至隆极重。明太祖对佛门寺院大加赏赐。有资料表明,洪武年间明太祖对南京天禧、天界、能仁、灵谷、鸡鸣、栖霞等国家大寺共赐赡僧田达500顷左右。从明太祖对寺院田产的赏赐上,也可看出其对佛教重视的力度。

                  上海公墓,太仓公墓,上海墓地,长青烈士陵园,

                        

    明太祖采取的是儒释道三教并举、三教调和的政治策略。具体来说,就是定儒教为国教,使它成为国家意识形态的主导力量,并且用科举考试的奖励机制来保证它的地位;将佛教与道教放在末流与辅助的地位上,一方面允许其存在发展,另一方面又加以严密的管理与控制。目的是使佛、道二教完全纳入服务于主流意识形态,听命于王权的轨道上来。为此,明太祖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主要包括:设置系统的佛教管理部门,洪武初年就设立了善世院管理佛教,后来又设立了僧录司管理全国的佛教事务,同时各级地方政府也分别设立了同等职能的下级佛教事务管理部门。其次,建立完善了僧人的户籍制度、度碟制度以及考核制度,同时还严格限制佛教信徒的数量,规范佛教信仰者的行为,严格区分僧与俗的界限,等等。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管理措施是针对政府认可的佛教与道教二教的。对于民间的秘密宗教,比如说那时的白莲教、弥勒教和明教等等,明太祖所采取的政策是严厉禁止,坚决铲除。在《明太祖实录》中有多条镇压秘密宗教的事例,这儿就不再列举了。可以看出,明太祖确立的宗教控制机制是:以儒家信仰为主导,坚决依靠之;以佛教与道教为辅助,积极利用之;以儒、释、道三教为合法信仰资源,全面调和之;以秘密宗教为邪教祸根,坚决打击之。朱元璋之后的明代历史,基本上继承了这个控制机制。

    明成祖与佛教的因缘也不浅,他对佛教的崇信比他父亲太祖有过之而无不及。成祖由燕王靖难起兵,最终继承大统,这个过程中功劳最大的就是一个和尚,法名道衍,俗名姚广孝。如果说没有僧道衍,就没有燕王朱棣的帝位,我觉得这种说法也不过份。继承大统的朱棣对佛教十分热心:他曾经御撰《神僧传》9卷,要知道皇帝为佛门僧人作传,这在佛教史上恐怕也是绝无仅有的。他还亲自写作《御制大乘妙法莲华经序》12篇、《佛菩萨赞跋》12篇、《圣朝佛菩窿名称佛曲》50卷、《佛名经》30卷等与佛教相关的作品。此外,在《明史·艺文志三》中还有明成祖御制的《诸佛名称歌》1卷,以及《普法界之曲》4卷的著录。在佛教典籍的整理上,成祖除了多次刻印佛经外,在永乐十七年时下令编集禅宗语录,同时命僧道成、一如等八人校刊藏经,并于同一年下旨刻《大藏》版2副,这就是历史上所称的《南藏》和《北藏》,又诏令石刻1藏置于大石洞中,以利于日后经板磨损的校正。

    由这些事迹,我们可以想见成祖对于佛教的热忱与投入。还有记载称:永乐年间“京师聚集僧、道万余人,日耗凛米百余石’夕③明成祖还曾动用役囚上万人,在南京修建大报恩寺。另外,明成祖对于藏族的僧人也相当礼遇。有资料说:“至永乐而帝师哈立麻,西天佛子之号而极矣,历朝因之不替。

    明初社会层面的的佛教状况,从藏传佛教在中土的受欢迎程度可见一斑。明代初期北京的喇嘛寺庙大约有10余所。较为著名的有大隆善护国寺、大能二寺、大慈恩寺、真觉寺、兴教寺等。当时居留北京的番僧究竟为多少,也没有一个详细的统计数字,总之数量很大。有史料表明,从宣德十年至正统元年,不过才两年的时间,已经裁减和准备裁减的藏传佛教僧人就达1100余人〔仅限北京地区),保守地估计,那时常驻北京的藏传佛教僧人总数至少不低于2000人。且总之,明成祖在宗教政策上,还是完全遵照明太祖的既定方针在走的,即“依靠、利用、调和、打击”的8字方针。

    我们看到,明代初期,由于王权强力有效,加上明初二祖的雄才大略,他们都致力于打造一个有序整齐的全能政府。政治权力重新确立的同时,也对信仰系统在社会关系中的位置,重新进行了排序与确认。简单来说,就是以儒家信仰为主导,以佛教、道教为辅助的社会控制形式。这个控制机制的有效实行,就使佛教信仰的组织功能完全被政府的组织功能所代替,最终它被彻底置于道德教化的社会功能之下,也就是说“宗教仅仅服务于国家认可的道德教化使命”,国家政治的强控制完全取代了宗教信仰本身所具有的社会控制功能。明初的佛教信仰表面上是繁荣的,但却是一个“国家严密控制下的宗教”信仰,包办的佛教,被取代的佛教。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