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金山公墓 » 松隐山庄 » 最新动态 » 殡葬文化

刘孝绰诗歌声响意象与佛禅之寂境

2020-03-17 11:54:13 点击数:

    除流光与反景的色相摹写之外,刘孝绰诗中复有另一种体现佛教意味的意象:声响。声响在佛教中既可作遮设的象征,亦可为表设的手段。就遮设言,“如响”为《大般若经》“十喻”之一,表示诸法虚妄不实。就表设言,声响可为禅境之烘托,所谓“喧中得寂”。这里所说的“禅”是指佛教中早期的禅学或日如来禅思想。当时的都城建康,聚集了不少著名禅僧,有“斗场禅师窟”之称。彼时禅学之兴盛可见一斑。禅学之繁荣必定会对当时文学有所影响,反映在诗歌中,则呈现为一种寂静之境。

    “禅”为“禅那”之略称,汉语意译为“静虑”,是一种修行方法,其所成就之心体即为寂静。

               上海公墓,金山公墓,上海墓地,上海松隐山庄,

                         

    禅所成就之心体为寂静,意味着寂为禅的本体,故禅是定中的“照寂”;又“缘法察境,唯寂乃明”,则禅又是一种“寂照”。这种喧响中的禅寂在刘孝绰的诗中亦有所表现。

  如《夕逗繁昌浦诗》日入江风静,安波似未流。一切如此寂静,时间似乎也凝住了。在中国文化传统语境中,“逝水”常常隐喻时间的流逝。而这里正相反,江水不流,正表现出一种极端的安静,连时间的流逝都感觉不到的安静。岸回知抽转,解缆觉船浮。暮烟生远诸,夕鸟赴前洲。此处仍然是安静的,但是这种静如同无意识之流,或不显眼的背景画面,难以觉察。绝对的静中,人容易遗忘自身的存在。

        隔山闻戍鼓,傍浦喧掉讴。喧响浮上来了,诗人的意识似乎也被唤醒。这是一种由喧响所衬托的对于寂静的意识。而对于诗的读者而言,同样地也为鼓声与掉讴所“惊”觉,强烈地感觉出寂静的存在。

    疑是辰阳宿,于此逗孤舟。辰阳是《楚辞》中的地名,此缘此境的寂静使诗人冼惚如梦,逗留难去。

    另一首《东林寺诗》则是写山寺:月殿耀朱播,风轮和宝铎。

      朝猿响亮栋,夜水声帷箔。东林寺位于庐山,始建于东晋太元六年(公元381年),东晋名僧慧远曾于此组建莲社,倡念佛三昧,开禅净合一之端。此寺亦成为佛教净土宗之发祥地。刘孝绰此诗形制短小,以写景为主。第一句摹色,月殿即月天子所居之月宫,此处应指东林寺的宫殿。朱红的蟠旗在大殿上飘荡闪耀,突出了佛寺的庄严。以下三句转入写声。风轮,在佛教中指世界的最下层,风轮之下即为虚空。这里代指风。风吹动庙角的梵铃,铮铮作响。铃铎之声与钟声一样,都是佛寺的标志性声音。风轮与宝铎的相和,既隐指佛教的空间图式,“轮”的形状又赋予了铎声一种缭绕回旋的样相。清晨山上猿猴的啼叫响彻屋宇瓦梁,夜晚寺边的流水声直透过墙壁抵达帷帐,特别是“声”的动词化,让人联想到水声所具有的穿透力。整首诗是写无人之境。在庄严的空旷之中,无论是清亮的铃铎声,还是凄厉的猿声,或是夜晚的潺潺水声,都加剧了山寺作为禅栖之所的寂静感。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