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华夏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松江公墓 » 华夏公墓 » 最新动态 » 华夏动态

刘孝绰诗歌反景意象与大乘中道思想

2020-03-17 11:48:52 点击数:

    刘孝绰诗中还有两处写到“反景”意象:壶人告漏晚,烟霞起将夕。反景入池林,余光映泉石。《侍宴集贤堂应令诗》) 秋江冻雨绝,反景照移塘。纤罗殊未动,骇水忽如汤。}spsso《上虞乡亭观涛津诸学潘安仁河阳县诗》)何谓“反景”?《艺文类聚·天部上·日》谓:日西落,光反照于东,谓之反景。在上曰反景,在下曰倒景。可见,所谓“反景”,属于物理学上光的反射现象,是夕阳刚刚没入地平线的那一刹那,余光遇到障碍物而造成的回光返照现象。在刘孝绰之前,任防的一首诗中已出现过“反景”意象:

        黝黝桑拓繁,芫芫麻麦盛。交柯溪易荫,反景澄 余映。(任防《落日泛舟东溪诗》)前文说过,任防是刘孝绰的父党,两人过从甚密且有诗歌酬唱,故孝绰诗中之反景意象或许受任诗影响也未可知。值得注意的是,唐代“诗佛”王维那首著名的《鹿柴》中的写景,明显受到刘孝绰的影响: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王维《鹿柴》)关于王维这首诗与佛教思想的联系,陈允吉教授有极为精彩的解读,其《王维<鹿柴>诗与大乘中道观》一文认为,《鹿柴》一诗是王维受龙树中道思想的“熏习和影响”而结撰的,是佛教“非有非无”的大乘中道观之形象体现。那么,刘孝绰诗歌中的“反景”意象有无这样的佛教意味呢?换言之,王维是仅仅沿袭了孝绰的字词表面,还是连同其思想意蕴一同借鉴的?本文认为,后者存在的可能性非常之大。刘孝绰的“反景”意象所表达的,正是被王维《鹿柴》所继承的龙树中道思想。

    “论”是佛教三藏之一,是解释阐发佛经的著作。前已提及,萧梁时佛教“三论”复兴,其中尤为显著者,当推《中论》。该论为印度龙树菩萨所造,鸿摩罗什翻译。《中论》的核心思想为“中道观”,其定义见于《观四谛品》的四句颂:众因缘生法,我说即是空。亦为是假名,亦是中道义。龙树的“中道观”是对般若“空”观思想的发展与完善。对于“中道”的涵义,龙树紧接着以上的渴颂解释道:

        众因缘生法,我说即是空,何以故?众缘具足和合而物生。是物属众因缘故无自性。无自性故空。空亦复空,但为引导众生故,以假名说。离有无二边,故名为中道。是法无性故不可得言有,亦无空故不得言无。若法有性相,则不待众缘而有,若不待众缘,则无法,是故无有不空法。《中论》同时标举“二谛义”:诸佛依二谛,为众生说法。一以世俗谛,二为第一谛。

                上海华夏公墓,上海公墓,松江公墓,上海墓地,

                      

    在佛教缘起说的基础上,发展出两种极端的思想:一种是小乘一切有部,认为一切事物都是实有。而大乘空观反对有部思想,认为一切皆空,又陷入断灭见的一极。中道思想则同时对这两种看法进行了纠正,认为说空说有都是俗谛,离空离有、非空非有之中道观才是真谛。

    中道思想在刘孝绰生活的梁代相当流行。如简文帝萧纲《大法颂》日:“空空不著,如如俱会”,“二谛现空有之津……不以二法,会乎中道。昭明太子作有《令旨解二谛义》,其中也涉及“中道”思想:

        谛者,以审实为义。真谛审实是真,俗谛审实是俗;真谛离有离无。俗谛即有即无,即有即无,斯是假名;离有离无,此为中道。真是中道,以不生为体;俗既假名,以生法为体。萧统的《解二谛义》,明显是依遵梁武帝旨意对于《中论》“二谛义”的阐发。在萧统的解义后,附有僧俗多人的咨问,并得到萧统的解答。于此可窥见当时中道思想的受重视情况以及流行程度。由于时代环境的影响,再加上与萧统的关系,刘孝绰对大乘中道思想应有一定的了解与领悟。如此,他通过诗歌意象来感性地设解这种思想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再回到刘孝绰的诗歌本身。

    第一首是侍宴应令诗。壶人,即管理刻漏掌握报时的人,他告知参见宴会者,时间将晚。以下三句写诗人向外看到的景色:暮烟与晚霞渐渐生起,一道夕阳的斜晖照入池边的树林里,余光又反射到泉石上。第二首则写于野外洲诸之中,时间应为秋冬。一场冻雨结束了,到处是剔透的晶体,这时落日的反照射在水波移动的塘面上,若有似无。虽然两诗的场景不同,但都以“反景”为核心意象。关于反景意象所蕴含的大乘中道思想,这里不妨借用陈允吉先生的精辟论述:

        殆暮间之残照余光,原本已姜弱无力……它犹在念顷相续地发生变异,必将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疾速泯灭,无多片刻就全为漆黑的暗夜所吞没,像这样朦胧若幻而又稍纵即逝的夕色,恰好处在“有”和“无”的临界线上,它的存在和灭没都是因果相待的。你若说它是“有”,却非固定常住之“有”而是“假有,’;你若说它是“无”,亦非空无所有之“无”而是言其“自性空”。讲到最后,仍然要拿前面论及的“非有非无”来作表述。

    陈允吉先生所言虽是为分析王维《鹿柴》诗而发,但由于王维与刘孝绰两诗之间意象的承继关系,故移之以评论刘诗的“反景”意象,亦是合适的。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