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海湾新闻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奉贤公墓 » 海湾寝园 » 海湾新闻 » 殡葬文化

    密教是中国隋唐时期成立的佛教宗派之一,也称真言宗。空海人唐求法,回国后创建了佛教宗派真言宗。空海俗姓佐伯,出身当地豪族,自幼饱读诗书。在佛教盛行的平安时代,空海逐渐对佛教产生浓厚兴趣,随后退出太学,决意赴深山密林苦修。31岁在奈良东大寺受具足戒,更名“空海”。此后空海到处寻找佛经阅读,其间偶然获得从唐传人的密教经典《大日经》,虽然专心研读却仍无法参透书中的密教奥义,请教周围的高僧仍有诸多不解之处,于是空海就萌发了人唐求法的愿望。

    空海以留学生的身份于804年搭乘遣唐使的船只人唐。途中遇到风暴,空海于八月在福州长溪县登陆,终于在当年年底辗转抵达长安,投人青龙寺慧果和尚门下。

                 上海海湾园,上海公墓,奉贤公墓,上海墓地,

                      

    青龙寺真言宗七祖慧果乃不空高僧的传人,德高望重,被当朝尊称为国师。空海人慧果门下时,慧果虽然已经身患重病,仍对远道而来的空海表示了极大的热情,不仅亲自给空海举行了隆重的灌顶仪式,亲自传授各种密教教义,赠送各种密教法器,殷切希望空海学有所成后能早日归国,在日本弘扬密教大法,慧果和尚为密教在日本的传播做出了巨大贡献。不久慧果去世,空海跟随其他密教高僧继续研习密教教义。

    806年空海搭乘遣唐使的船只回国,带回大量佛典教义、注疏等,其中最重要的密教经典是不空翻译的《金刚顶经》三卷和一行著述的《大日经疏》二十卷。空海根据这些密教经典,结合青龙寺高僧慧果的口头传授,著书立说,对密教教义批判吸收,创立了日本真言宗。三年后空海在嵘峨天皇的支持下,把位于京都的东寺作为真言宗的根本道场,确立了在日本密教中的领导地位。空海对奈良六宗兼收并蓄的方针政策,减少了论敌,有利于真言宗在日本的传播,空海的真言宗倡导的“‘镇护国家’的一系列祈祷和修法仪式,为历代日本皇室和贵族所重,对一般民众也有很广泛的影响。真言宗的教理和多样化的佛神信仰,也渗透到日本神道、哲学、文学以及艺术的各种形式之中。

    除了最澄、空海,天台宗僧人圆仁、圆珍,真言宗僧人常晓、圆行等人或搭载遣唐使的船只,或搭载商人的船只人唐求法。延历寺第三世座主圆仁因著《人唐求法巡礼行记》而闻名中日佛教交流史。圆仁9岁出家,15岁人比睿山师事最澄,838年以请益僧身份随遣唐使到中国求法,同行的有常晓、圆行。圆仁因手续不全不得人天台山,滞留扬州期间于扬州开元寺学梵语,受金刚界诸尊仪轨等大法。后因所乘船只遇风暴漂至山东文登县,滞留赤山法华院。后圆仁巡礼五台山,习天台教义,不久人长安,住资圣寺,结识名僧知玄,又从大兴善寺元政、青龙寺法全、义真等受密法,逗留长安达十年之久。后因武宗灭佛,圆仁于857年携带佛教经疏、仪轨、法器等从山东乘船回国,深得天皇信任。圆仁继承最澄遗志,大力弘扬大乘戒律,于比睿山弘传密教和天台教义,使日本天台宗获得很大发展。圆仁所著《人唐求法巡礼行记》四卷,不仅对研究唐代佛教具有重要参考价值,而且也是研究中日交往以及唐代政治、文化的重要资料。
    真言宗僧人常晓838年人扬州栖灵寺学习密教,第二年携带大量经卷、佛像、佛具回国,颇受当时天皇的重视。圆行获准进人京城长安青龙寺,从义真学习密教、受金刚、胎藏二部大法。公元839年,圆行携带大量经卷、佛舍利、真言道具等回国。
    圆珍乃弘法大师空海之外甥。公元853年,圆珍乘唐朝商人船只至福州连江县登岸,在福州开元寺学习梵文,后到天台山国清寺修习天台教义。公元855年,圆珍拜长安青龙寺法全和尚为师,受密教灌顶和教义。公元858年圆珍携带图籍、真言道具、各种碑铭文等拓本数种回到日本。圆珍和圆仁样,都热衷刊乡习密教,甚至认为密教高于显教。
    此外搭乘商人船只人唐求法的还有惠运、宗氰等僧人,皆学成回国,为日本密教的发展做出巨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