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浦东公墓 » 海港陵园 » 最新文章 » 新闻资讯

《俊宽》中的“佛教超越生死”

2020-03-17 09:32:34 点击数:

一、俊宽在岛上的生活

    当有王见到俊宽的时候,发现大人的模样根本不像京城里谣传的那样一一脖子细长、腹部外凸、身上粘着尘埃和藻屑……而是比过去更加健壮结实了,尽管确实长出了头发,肤色也晒得黝黑,但并没有其他大的改变。有王跟随俊宽进入了僻静的渔村,一路上不断有人向大人行礼。虽然俊宽现在在被流放,但毕竟是来自京城的人士,所以还是受人尊敬的,有王为此感到很欣慰。这时,他们遇见了成经少将的妻子和孩子,便谈论起有关女子面容的审美观问题。俊宽告诉有王,京城的标准并不是世人的标准,随着时代的变迁、地点的变化、人们的审美观也各不相同。有王听后情不自禁地露出了微笑,感觉主人不仅身影没有变,其心灵也一如往昔。俊宽总是能够以发展的眼光看待事物,纠正狭隘的视野和偏见,这或许也是他无论身在何处都能受人敬仰的原因。

                    上海公墓,浦东公墓,上海墓地,海港陵园公墓价格,

                         

    当晚,二人彻夜长谈,有王告诉俊宽,京城的夫人和公子都己经离世,唯有小姐藏身于姑母家艰难度日。听到这些,大人内心无比悲痛,不胜凄凉地微笑道:“我只有孑然一身地在这个孤岛上等待着老死,这就是我眼前的境遇不过,忍受这种痛苦的,并不仅仅只有我一个人。认为唯有自己一个人被淹没在了苦海里,这是与佛陀弟子极不相称的‘增上慢’①……在天底下,有一千个俊宽、一万个俊宽、十万个俊宽、上百亿个俊宽正在遭到流放……“’大人坚强地告诉有王,与其对天哀叹,不如学会微笑。

    从上面这段话可以看出,俊宽已经深刻明白人生充满痛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取蕴,世人都在这)、种苦中烦恼、不安、困惑、焦虑。因此,即使他们没有被流放,却也同样不得解脱,只不过各人的境遇不同而已。认识到这一点的俊宽再无牵挂,他没有日益憔悴,反而逐渐融入了岛民的生活,并受到许多爱戴;他不挂念远方的家乡和亲人,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与人为善、念佛修行上,借以代替徒劳的伤心。可以说,芥川笔下的俊宽拥有强大的生命力,他不仅将平凡的日子过得生机勃勃,更以了悟佛性的高度站在漩涡和纷争之外,眺望那一抹安逸和静谧。
    小说中数次提到了俊宽的微笑:在初见面时,慈祥的微笑;在提到所遇女子是少将的妻子时,淡淡地一笑;在吃饭时,喜滋滋地笑;在说起京城里亲人的情况时,不胜凄凉地微笑;在劝有王回去时,莞尔微笑;最后,还一个人笑着讲起了岛上的生活。俊宽一直在微笑,面对任何困苦都没有意志消沉、萎靡不振,正是这份看破红尘的淡然才让其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得以生存。他还告诉有王,告诉自己的爱女:与其对天哀叹,不如学会微笑。这是一种多么伟大的领悟,放下了一切执着妄想、超越了一切悲欢离合,最终必然获得心灵的救赎。
二、不望乡的俊宽
    鬼界岛并不是外界所说的那样寸草不生、人烟荒凉,而是一个宛如世外桃源的地方。俊宽在岛上的生活也是衣食无忧,怡然自得。他深知自己被独留在岛上便意味着再也无法返回京城,忧愤抑郁、不思茶饭都毫无用处,倒不如放下生死,化苦为乐。芥川笔下的俊宽不思乡,而真实的俊宽和尚是一个对着迎接成经少将、康赖回京的船只大喊:“让我上船,带了我去呀!”在船只远远驶去后,仍旧不停挥手的人物。这段逸闻一直是经典的一幕,被称作“望乡的俊宽”。但在本文中,俊宽却对有王讲述了另外一段故事。
    前面提到的成经的妻子当时抱着孩子想要上船,可是船夫们不允许,少将也不允许,女人碎然摔倒在沙滩上。那一瞬间,大人义愤填膺,一边气得直跺脚,一边对着驶远的船只挥动双手大喊:“回来,回来!”之后,那女人一直伏在地上埋头哭泣。天色渐晚,俊宽看其可怜,想要安慰安慰,便悄悄伸出手打算从背后抱起她,不曾想却被使劲一推,晕倒在地。或许大人是被误认为要图谋不轨吧。
    不过,对于此事,大人一直没有进行解释。无论是自己对着船只挥手也好,还是被女子误会也好,都看作是自我修行不到位,起了慎患①之心才招致口舌。就像当初自己亦没有反叛平清盛之意,只是喜欢上了大纳言府的侍女,因此夜夜前去,结果却犯了邪淫之戒而招此恶祸。俊宽相信因果报应,并在孤岛之上通过思考佛陀之事,悟得真谛,达到无我境界。这与《平家物语》中没有信仰之心的俊宽截然相反。
    在本小说的开篇,俊宽曰:“唯有修炼佛法,方能超度生死。”佛教认为人生虽然无常,但死亡并不意味着完全断灭,还不能彻底得到解脱,用死的办法逃离诸种痛苦是行不通的。只有破除无明②,消除情识,去除贪爱,停止造业,才能摆脱六道轮回的因果链条,达到超越生死的目的。显然,芥川创作的俊宽对生与死的感悟己经凌驾于世俗之上。他从一开始就拥有聪慧的头脑,开阔的心胸,逐步适应岛上的生活,而被抛弃在此处则看似是苦,实际是幸。直到今日他还能有一条性命,去修善断恶,感知佛性并济度众生,这不能不说是另一个层面的涅架和新生。如此机智贤明的俊宽,诚然有芥川的影子。俊宽对诸多事情的不解释,是认为没有必要。正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而人们的所见所闻、所言所思,又有哪一件不是他们愿意去看、去听、去说、去想的呢!芥川亦曾在小说《貉》的结尾写道:“正如我们的祖先相信貉会变人一样,我们不是也相信活在我们心中的东西吗?而且按照所相信的东西的命令,决定我们的生活方式。综上所说,我们可以看出,芥川在对俊宽这个真实的历史人物的再创作中,附加了自己的思想,呈现在读者面前的虽不能称作名篇,但却能够读出作者当时的心境。芥川在面对生活上的不如意时,或许也期望着拥有如俊宽般的处世态度,达到佛教宣扬的万象皆空的境界,看破红尘,不再执着。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