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汇龙园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相关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浦东公墓 » 汇龙园 » 最新动态 » 相关文章

《道祖问答》中对佛教戒规的批判

2020-03-17 09:12:39 点击数:

    《道祖问答》发表于1917年1月的大阪朝日新闻夕刊,取材自《宇治拾遗物语》卷一(道命阿阁梨放和泉式部之许读经五条道祖神听问事>和《今昔物语》卷十二(天王寺别当道命阿阁梨语第三十六>。主要内容讲的是天王寺别当①道命阿阁梨与和泉式部偷情后,按照常年养成的习惯,于黎明之前起身诵念《法华经》。过了一会儿,只觉得灯火逐渐变暗,在灯台那头出现一个人影,自称是五条之道祖神。道祖神对阿阁梨进行了一阵讽刺,阿阁梨反驳后厌恶地斥骂道:“业障,速速退去!”于是,道祖神碎然消失。这时,远处传来鸡鸣声,“春天的黎明”时刻终于快到了。

                      上海公墓,浦东公墓,上海墓地,上海汇龙园,

                              

一、芥川的批判

    小说中的道命阿阎梨是傅大纳言藤原道纲④之子,又是天台座主⑤慈慧大僧正的弟子,可见他无论是在俗家还是在佛家,身份地位都很高。但是却不修三业@,不持五戒,甚至过着那种寻花问柳、放荡不羁的颓废生活。显然,道命是一位破了戒的僧人。较为奇怪的是,他空闲时必定一个人诵念《法华经》,而且本人好像并不觉得有丝毫的矛盾。今日,在与和泉式部共度春宵之后,道命又如往常一样念经,不想五条之道祖神却突然出现。道祖神讽刺道:“今夜你未曾沐浴净身,而且与女人欢愉,此种念经,诸路神佛均嫌不净,未到此地显灵……惠心高僧亦云,勿破念佛读经四威仪,老翁之以为因果报应,即坠入地狱之恶道。”川,’道祖神所讲均符合佛教说法,可是道命阿阁梨却不以为然,他严厉地训斥道:“道命乃五戒之比丘,己深知三观三谛即一心之醒酮。所以在道命眼里,和泉式部也就是麻耶夫人。男女交欢乃万善功德。久远本地之诸法、无作法身之诸佛皆显灵于我们之住所。

    道命阿阁梨的一番话主要意思就是说“男女交欢乃万善功德”,可众所周知,佛教是戒邪淫的,即便是日本的佛教徒可以娶妻生子、喝酒吃肉,但也需谨守菩萨戒。菩萨戒有十重戒、四十八轻戒,十重戒为:杀戒、盗戒、大妄语戒、邪淫戒、酣酒戒、说四众过戒、自赞毁他戒、铿惜加毁戒、镇不受悔戒、诽谤三宝戒。其中的邪淫戒是指除夫妻之外,不可与其他人发生性行为,而小说中的道命阿阁梨与和泉式部则很明显不是夫妻关系,所以实属破戒无疑。但道命阿阁梨却将一番话讲得义正言辞,似乎有理有据,根本不觉得愧疚,这也是他长久以来能够一边寻欢作乐一边诵念佛经的原因。值得注意的是,这段反驳的话在原著作中并没有,是芥川自己创作的。从中我们可以看出,芥川对佛教戒规的批判。

    阅读道祖神与道命之间的对话,谁都会觉得道祖神的话是正确的。以不洁净的身体持诵经书实在是不应该,但阿阁梨却给予否定,更反过来将道祖神训斥一番。可其实在佛教看来,邪淫表面是乐,实则为苦,苦的原因就是因为有欲望。由一次的快乐到想要更多次的快乐再到想要无止境的快乐,如此便跌入了欲望的深渊,到最后终究会招致苦的到来。因此,佛教一直将邪淫视为大戒,“淫心不除,尘不可出;如不断淫,必落魔道。”①另外,虽然佛教密宗有双修之法,但对修持之人以及修持的方法都有极其严格的要求,是八万四千法门之一,并不是世人以为的邪淫。总之,佛教在这方面的规定和其理由都很清晰明确,道命阿阁梨所讲是不符合教理教义的。而芥川添加这一段的用意无外乎是主张人类本能的解放,主张性的正当化。他认为即便是出家为僧的人也免不了性的欲求,男女交合并不难以启齿,而是很自然的事情,并且还将其上升到了“万善功德”的高度。我们且不论芥川观点的对与错,只是从中可以看到作者对人性本真的追求以及对佛教有关戒规的强烈批判。

二、芥川的希冀

    芥川对佛教是存有兴趣的,也曾探讨过佛理,但却不是佛教徒,也不可能成为佛教徒。佛教的种种森严戒规,对佛弟子的衣食住行都有着严格的要求,这些也许他根本无法接受。而无论想进入哪一种宗教,首先需要的都是对其教派理论的认同,或许,芥川希冀的宗教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1927年3月芥川创作发表了小说《河童》,当中描述了河童国的生活教,教义是吃饭、喝酒、性交、生机勃勃地生活,这种符合人类基本需求的宗教大概才比较接近芥川心中的理想宗教。相较于其他信仰,生活教更讲求人类真实的生活状态,将生存意义的重要性融入到现在的各项活动中,而不是放置在死后的世界。也就是说,芥川主张努力过好当下,他期望找到一个能够使现在的人生更为灿烂舒心的教派。但是即使是生活教,芥川也无法做到完全相信。《河童》中的诗人特库可以看作是芥川本人的影子,可是特库没有信仰,他不信奉包括生活教在内的任何一种宗教。而且最令人感到意外的是,生活教的寺院长老实际上也不相信“生命之树”。至此可以看出,芥川既希望通过宗教摆脱现实生活中的种种烦恼,又不能完全放下我知我见,将自己彻底交付于宗教,所以他终生都在矛盾中不断痛苦纠结。

    在《道祖问答》中,阿阁梨进行了严厉地反驳以后,五条之道祖神好似被说服了一般碎然离去,紧接着便是“春天的黎明时刻终于快到了”。这句话似乎宣告着道命的全盘胜利,也预示着“信仰与生活完美结合”的美好日子的到来。在此,芥川倾注了自己的殷切希望,只可惜这种光景只存在于艺术世界。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