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相关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金山公墓 » 松隐山庄 » 最新动态 » 相关文章

佛经传译与声音之韵的发现

2020-03-15 14:05:41 点击数:

    先秦文献无韵字,但对声音之美的关注却可追溯到中国诗乐一体的传统。(尚书·尧典)日“歌永言”,“律和声”,“八音克谐”,其中“八音”指“金、石、土、革、丝、木、饱、竹”((周牢L·春官))。“金’牡为钟音,“石”即磐声,八音以金石为首,盖指古代奏乐以钟发声,以磐收韵,这主要指音乐美、声音美。到《孟子》所谓“金声而玉振”,《墨子》所谓“金声玉服”,则由壮丽和谐的声韵美引申为人伦美,而且对人伦之美的诉求逐渐掩盖了声韵之美。

    韵是汉魏六朝时才诞生的范畴,本是一个表示音乐感的概念,用来指声韵,指声音和谐,前后尾音相应。东汉蔡琶《琴赋》云:“繁弦既抑,雅韵乃扬。”三国魏人张揖《广雅》日:“韵,和也。”此处“和”指声音之和,潜含着向审美(以和为美)发展的可能。晋代吕静编有早期韵书《韵集》,则标志着“韵”作为音韵概念已得到极大的关注。稽康《琴赋》言:“改韵易调,奇弄乃发。”陆机(演连珠》日:“赴曲之音,洪细人韵。”《晋书·挚虞传》曰:“施之金石,则音韵和谐;措之规矩,则器用合宜。”(晋书·律历志》曰:“凡音声之体,务在和韵。”又云:“魏武时,河南杜夔精识音韵。”这些都是从音韵角度谈声音和谐的韵,有“发音不同而收音相合”之意,虽还不是美学范畴,但使用频繁,足见已引起了普遍关注和重视。

                            上海公墓,金山公墓,上海墓地,上海松隐山庄,

                           

    晋代人们对声音之美的关注和重视与佛经的传译有关,受到了佛教的影响和启发。汉末佛经不断输人中土,在对佛经转读和翻译的过程中,中国僧俗加深了对汉语言的认识,推动了中国音韵学的发展。由于佛经翻译关乎佛教在中国的传播和发展,僧人对语音也格外重视。宋郑樵《通志》卷7《音略序》云:“释氏以参禅为大悟,通音为小悟。”佛家把“通音”视做“小悟”,足见其对音韵的高度重视。佛教传入中国后,佛教语言文字拼音化的原理和方法大大启发和推动了中国人对汉语文字的深人研究和认识,发明了反切注音的方法,并发现了四声的规律。总之,在佛经翻译过程中,中国的许多有识之士开始对汉语言进行反思和研究,逐渐发现了汉字有声有韵的规律。可见,魏晋六朝对韵的发现和关注,带有佛教文化影响的痕迹,这种影响在曹植身上集中表现出来。慧皎《高僧传》说他“深爱声律,属意经音”,道世《法苑珠林·华香篇》则指出他“摹其声节,撰文制音”,足见他对佛教音乐的喜好。他在《白鹤赋》中云:“得奋翅而远游。聆雅琴之清韵。”此处所谓的韵不仅代表着中华文化对诗赋语言“发音不同而收音相合”的特点的朦胧认识,还揭示了韵范畴受佛教影响的特点,代表着人们对声韵之美的自觉意识。从此,韵字才大量使用,韵也由最初的音乐术语转变为文字、声律术语。西晋文学理论家挚虞有云:“施之金石,则音韵和谐。”(《晋书·挚虞传))开始摆脱声韵美的功力外壳,突出了文学艺术金石般的文字音韵之美本身。

    到了刘鳃那里,文字音韵之美得到了理性的分析和推举,具有美学意义的声韵范畴才出现。《文心雕龙·声律》定义“韵”为:“异音相从谓之和,同声相应谓之韵。此处论韵,是从声律角度出发的,所谓“同声相应”是指汉字之间尾音(尾音,即韵母的韵腹、韵尾部分)相同,前后呼应,从而产生和谐悦耳的美感。范文澜在《文心雕龙注》中说:“异音相从谓之和,指句内双声叠韵及平仄之和调;同声相应谓之韵,指句末所用之韵。”《文心雕龙·声律》又云:“<诗》人综韵,率多清切。“凡切韵之动,势若转囿;讹音之作,甚于柄方。刘舞认为,《诗经》用韵准确,清切动人;切合的声韵运用起来,就像圆形的物体转动起来一样,圆润自如,而不协调的声韵运用起来,则比向圆孔中投方桦还困难。可见,刘腮开始把声音和谐的声韵美作为文学创作和评价的一个基本要求,代表着人们对韵的理性认识。《文心雕龙·章句》则对声韵论述更为详尽:“若乃改韵从调,所以节文辞气。贾谊、枚乘,两韵辄易;刘欲、桓谭,百句不迁:亦各有其志也。昔魏武论赋,嫌于积韵,而善于资代。陆云亦称:‘四言转句,以四句为佳。’观彼制云,志彤枚、贾。然两韵辄易,则声韵微躁;百句不迁,则唇吻告劳。妙才激扬,虽触思利贞,易若折之中和,庶保无咎。这段话明确地指出了改换韵脚、变动音调对调节文章语气和效果的作用。

    此外,声韵的美学意义在当时的其他典籍中也有体现。《世说新语》刘孝标注引《续晋阳秋》日:“郭璞五言,始会合道家之盲而韵之。”沈约等人则创立了声韵理论。他在《宋书‘谢灵运传论》中写道:“一简之内,音韵尽殊;两句之中,轻重悉异。妙达此旨,始可言文。”这样,韵不仅代表着音乐美感,而且代表着语言美感,两种美感交融一体,萦绕在中国诗人们的心中,韵逐渐引出了无穷的韵味。

    钱钟书《管锥编》指出:宋代范温《潜溪诗眼》“释韵为声外之余音遗响,足征人物风貌与艺事风格之‘韵’,本取譬于声音之道。可见,韵范畴的声韵涵义是韵其他涵义得以产生和发展的基础。因之,人物之韵和艺事之韵皆为这袅袅不绝的音乐之韵所萦绕。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