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浦东公墓 » 天逸静园 » 最新动态 » 殡葬文化

作为心识表象形式的时间

2020-03-15 12:59:50 点击数:

    既然时间并非实体性存在,不能作为世间现象的根本因,那事物为什么具有时间相呢?唯识学认为,事物之所以具有时间相,是因其为心识所变现,‘旧寸间”只不过是心识的表象形式。这就从对物理时间的论述而进至对心理时间的考察。

    众所周知,佛教将“心”视为最为重要的概念之一,有“万法唯心”“万法唯识”之说,意在表明心识具有巨大的力量,能够主宰世间的一切。《杂阿含经》卷三六载佛陀渴云:“心持世间去,心拘引世间,其心为一法,能制御世间。世界的生灭变化,不过由“心”所持引,物理现象(色)为" L"”所现起,并不能离“心”而存在。《楞严经》谓众生的根身容貌、器物国土,乃至宇宙万有,皆是妙明真心所现。经云:“色身外泊山河、虚空、大地,咸是妙明真心中物。众生不能明了一切皆是唯心所现,妄见山河大地等“次第迁流,终而复始,故而见世间万物有种种时间相。

                 天逸静园玫瑰园,上海公墓,浦东公墓,上海墓地,

                       

    依唯识学所说,众生皆有八种识,其中前六识有见、闻、嗅、味、触、知等了别作用;第七末那识执着第八识为内在自我,依此而建立众生的主体意识;第八阿赖耶识位于心识最底层,能含藏众生所造善恶业种子,遇缘而产生色法、心心所法等一切现象:“阿赖耶识因缘力故自体生时,内变为种及有根身,外变为器,即以所变为自所缘,行相仗之而得起故。质言之,众生本有的身心与外在的山河大地,皆为其第八识中的种子所变现。一切事物都是依众生心识而得以显现,现象世界不过是众生心识的客观表象,所谓“实无外境,唯有内识似外境生。
    在此过程中,事物所具有的时间相是如何形成的呢?唯识从种子与现行的因果关系上加以说明,指出时间的显相乃是出于种子变为现行、现行熏成种子的动态过程:“且如于现在种子,有当、曾等义,说三世法。现行由种子所生起,种子因现行而熏成,种子与现行之间互为因果。因此,种子既是过去现行之果,又是未来现行之因,种子与现行相生相成而体现出因果序列,而因果的次第转换则显现出过去、现在与未来的时间之流:“现种子上已与果义,名过去;未与果义,名未来;二所依体,名现在。“过去”乃种子已经生起果用,“未来”是种子尚未生起果用,“现在”则是种子所依自体。“现在”中即含有三相:一是“过去”果相,二是“未来”因相,三是“现在”自相,这就是窥基所谓的“法相三世”。同时,值得注意的是,“现在”自相中就具足了“过去”果相与“未来”因相,那就说明“现在”“过去”与“未来”三者之间非是各有自体,而是互涵互摄,相待而有。
    那心识是如何变现众生各别身心及其依止的世界的呢?心、心所法自体生起时,变现出“似所缘”和“似能缘”二相。似所缘相为外在事物映现在认识主观之前的相状,称作“相分”;第八阿赖耶识种子所生的实质色法,如山河大地等众生所见的物理现豪于井殊质相分,,;心识缘本质境所变现的影像,如第六意识所浮现的空花、兔角之相,为“影像相分”。似能缘相是对境相的识知分别功能,例如眼识了别色,耳识了别声,鼻识了别香,舌识了别味,身识了别触,意识了别法,八识各能了别所缘境,称作“见分”。众生在对境相进行了别时,并不是被动地加以反映,而是经过了心识的处理。境相先是在心识上变现出“影像”,即唯识学所说的“亲所缘缘”,进而才能为心识所认知。亦即是说,心识对于境相的认识,并不是直接缘取境相本身,而是缘取呈现于心识中形成的影像,如《解深密经》中所云:“此中无有少法能见少法,然即此心如是生时,即有如是影像显现。既然所缘的境相只是心识中的影像,那就不能保证境相自身的真实性,《成唯识论》卷九中指出:“变而缘者,便非亲证。我们对于外物的感知,乃是经过了心识的加工,即:心所觉察的不过为心识所变现,经验的事物不过是“影像”的集合。
    心识缘所对境时,似乎有事物在三世中次第生起,实为现在法缘过去与当来种子,依心识变现而生起的影像。窥基在《瑜伽师地论略纂》中指出:“先识上有曾、当境等故,如凡夫等缘过、未境,此境当心现,以识上妄有功能,影像相生,与识无别种,似三世法生。此实现在法托曾缘种子、当缘种子而生此影像,此由唯识妄故名唯识。过去、现在与未来的次第相生,不过是心识中的虚妄影像,故外境为众生心识所变现,唯是假有非为真实:“内识所变似我似法,虽有而非实我法性,然似彼现故说为假。由内在心识转生出似乎实在的外境,只是因为第七末那识恒常不失的我执,使众生执着于自我与世界的对立并将其实在化,众生依此影像施设名言,并最终形成观念的世界。因此,与其说时间是外在的物理现象之流,毋宁说是众生内在心识的延展过程,故依于外境所形成的时间相假而非实。
    众生心识的延展过程显现为时间的流动,故唯识学将时间立为“心不相应行法”,意谓时间是依于色法(物理现象)与心、心所法(心理现象)的分位所假立,“于因果相续流转,假立为时。因果已生已灭,立过去时;因果未生,立未来时;因果已生未灭,立现在时。不论是因先果后还是因果俱时,因果之间的差异总是在‘旧寸间”中呈显。既然时间是依色法、心心所法之因果相续所假立,因此“定非异色心心所有实体用”。质言之,依外境所现的时间不过是心识的表象形式,并不能外于物理现象与心理现象而存在。牟宗三先生对此有着深刻的洞见:“它是表象色心等法的形式条件。它本身不是个概念,而是一个纯粹直觉。
    因此,时间不能是实体的有,而只能是形式的有(分位假立),时间作为形式在“表象”外物时,也就限定了事物的时间秩序,说有过去、现在、未来的不同:“于法之已生或已灭说过去时,此即是以时间表象法之已生已灭,法可以过去,而时无所谓过去。正是时间的“表象”作用,事物呈现为因果的相续流转。当然,佛教虽然强调时间能作为直观形式条件,但并不认为其具有先验实在性,只是依事物运动所立的假名而已。牟宗三先生将此归结为众生心识的执着:“你可以说它根本是识心底一种执着,是识心底凝结作用而幻成的一个虚的形式的有。
    既然外境为众生心识所各别变现,那时间的客观性又如何保证呢?或者说,现象世界的真实性来自哪里呢?唯识学认为,这种“真实性”也是源自于众生的心识。世间万象虽然皆由心识所变现,但众生并非只有一个心识,而是各各自具八种识,并能变现相同的根身器界。首先,根身器界依第八识中的种子所变现,在世俗谛意义上,“色是真色,心是实心。其次,众生心识不但体性类似,而且也遵循相同的运作法则,故而变现的根身器界具有共同的时间特征。第三,众生的阿赖耶识虽各有不同,但其含藏的种子却有共相与不共相之分,不共相种子变现出众生各别受用的根身,而共相种子变现出众生共同的器世界。根身则是各种感官及感觉机制所形成的众生身体,而器世界即是众生所共同执受的山河大地。虽然每一众生各自变现各自的器世界(现象世界),但因业力相同而具有共相种子的众生聚集在相同的空间,器世界也就具有了客观的性质,仿佛能独立于众生的心识而存在。进而言之,时间也就具有了客观的性质,现象仿佛具有了“客观”的时间。因此,佛教虽然主张世间诸法皆为心识所变现,但并未完全否定现象世界的“真实性。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