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河乐遥园热线

新闻资讯

网站热门关键字

网站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乐遥园 » 新闻资讯 » 网站动态

唐代岭南禅籍文献

2020-02-15 11:56:31 点击数:

    宗教文献既是了解宗门义理的途径,也是南禅传布的基本方式。内容不局限于教派宗旨与理论建构,也包括禅师生平,信众活动,宗派盛衰等记载,具有文学意义与史学价值。禅僧所留完整成文弘禅文献鲜少,可考相关禅师语录及事迹相当分散,今世所见文献多由后人整理而成。这与禅宗早期发展形势和“不立文字”的旨要有关。岭南禅僧留下的弘禅文献中,主要有汇编、注解、撰写等方式,包括经书,禅史,倡颂,诗倡,诗文等内容。

    经书方面,慧能弟子根据慧能生前语录整理成《坛经》,既是南宗禅的创始阶段的史书,也是研习南禅精要的首要书文。由慧能弟子法海编汇的《坛经》全称为《南宗顿教最上大乘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六祖惠能大师于韶州大梵寺施法坛经》。尽管目前有关《坛经》版本流传尚有众多说法,还未形成定论,但多数学者认同法海本《坛经》是现存最早的《坛经》版本。书中除慧能参禅经历之外,记载了慧能与弟子及前来求法僧俗的语录问答,在问答当中将南禅思想与现实生活融合,彰显出慧能禅师的禅学智慧与南宗禅的旨要精义。《坛经》在唐代己经广泛流传并被换改,法海的《坛经》是最直接了解慧能思想和南禅渊源比较真实可靠的史料依据,具有重要文献价值和历史地位。大颠禅师具有很深的禅学造诣,精于注疏与撰经。曾分别对《波若波罗蜜多心经》《金刚经》进行注疏,还自写《金刚经》《法华》《维摩谙经》。《金刚经释义》及自撰经书己不存,目前仅有《波若波罗蜜多心经释义》传世。明代此书就被坊间藏书家著录,晃璨《晃氏宝文堂仅书目》“大颠注解心经”徐渤《徐氏红雨楼书目》“大颠注一卷”③,朱睦楔《万卷堂书目》“大颠注心经一卷”,仅录书名,并无其他。据冼玉清《广东释道著述考》载,此书现见于日本《续减经》第一辑四十二套第一册,可见其深远的历史影响。

                      上海公墓,上海墓地,太仓公墓,浏河乐遥园,

                        

    倡颂在岭南禅宗文献中较为常见,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禅师禅学义理与语言文化的综合修为。“倡”是一种类似诗歌的体裁。每句三字、四字、五字、六字都可,但每行字数要一致,且必须押韵。“颂”就是佛教徒歌颂佛陀的功德、智慧和祈求佛祖给予法力、早日脱离苦海往极乐世界以及普度众生的歌。“倡颂”是结合“倡”“颂”特点可诵可唱的佛教文学形式。倡颂本是依附经论而存在,没有形式上的独立性,常以通俗语言抒发禅学修习的心得领悟,同时也是向众生揭示佛道,指点僧众开悟的教习方式,往往能彰显出作倡者的禅学智慧和文学功底。岭南禅僧留下的倡颂中,开悟倡和示法倡居多。开悟倡是禅僧顿悟禅理所抒发的倡,示法倡是禅师为前来请益的人讲禅说理的倡,这些倡颂大多收录在各宗禅典中,或是直接由禅师弟子编纂成禅师语录,如《坛经》《仰山慧寂禅师语录》《云门匡真禅师广录》等。倡颂原本是接引门人的手段,在唐代诗歌文化发展兴盛的背景下,僧人在特定的生活场景中也以诗倡表达超脱的心态。早期倡颂与诗区别明显,前者以宣扬禅理为主的,并不追求诗歌的审美意识和意境。中唐开始,倡颂诗化日趋明显,诗倡逐渐成形,同诗歌在一定程度上有异曲同工之妙。石头希迁禅师现世所存弘扬禅理的成文作品主要是《参同契》与《草庵歌》。《参同契》题号出自道书《周易参同契》,是五言倡颂,全文44句,220字,借道说禅,强调理事圆融,物我一体,主张“参同”“回互”,调和各种思想也反对南北宗对立,对南宗曹洞、云门、法眼等宗派都有显著影响;《草庵歌》则是一篇诗倡,讲居住在草庵的悠然自得的心境,与道家“结庐在人境”的道家崇尚自然相似,提倡简易自然的生活态度。仰山慧寂禅师的诗倡“滔滔不持戒,兀兀不坐禅。配茶三两碗,意在R头边”①亦是如此。
    在文人士大夫当中,以诗歌形式酬唱赠答是常见现象。禅僧置身于唐宋兴盛的诗歌文化背景之下,加之与世俗群体的不断交游,其诗倡也被赋予酬唱赠答的功能,大颠给韩愈留赠别倡即是。岭南禅僧所作诗文并不多,但仍能见到个别禅师的诗文作品,在丰富弘禅文献的同时也保留了一定的禅理美学。
    由唐代南禅洪州宗驻锡在岭南的金陵籍禅僧智炬撰成《宝林传》(存佚六卷)是禅史传现存最古之文献,成书于唐贞元十七年(801>,主要记载西土二十八祖和东土祖的行迹。在日本承和五年(838>《入唐求法目录》中载“《大唐韶州双峰山曹溪宝林传》十卷一轶会稽沙门灵彻字明泳续”;承和七年(840的《慈觉大师在唐送进录》中称“《曹溪宝林传》十帖”;承和十四年(847>的《入唐新求圣教目录》称“《大唐韶州双峰山曹溪宝林传》”,这是现存最早最完整记录,因此《大唐韶州双峰山曹溪宝林传》应当是《宝林传》全名,书名中“双峰山”指韶州双峰山。“宝林者,韶州曹溪宝林寺也,六祖真身在焉。以此为书名,可见是对岭南韶州作为南禅发源地的强化与认可。另,崇宁二年(1103)惟白《大藏经纲目指要录》言:“《宝林传》十卷。西天胜持三藏同金陵沙门惠(智)炬于韶州曹溪宝林山集,灵彻师序。故成书在韶州应无误。现此书收录于《宋遗藏珍》及《禅宗全书》中。
    除经书、倡颂外,被弟子编纂成集的禅师语录也是教禅特色浓厚的禅籍文献。《坛经》《仰山慧寂禅师语录》《云门匡真禅师广录》均属于此。其中云门文堰禅师在示寂之前所留《云门匡真禅师广录》,记载了包括文堰禅师生平及机锋、公案、勘辨、游方遗录及遗表、遗诫、行录、请疏等,是记录云门文堰禅师禅学思想及云门文堰时期云门宗发展的重要著述,成为日后云门宗传承的重要经典。
    纵观唐代岭南南禅典籍,在语言表达非逻辑性,在思辨特征明显、秉承南禅宗旨表现与肯定心性、语言通俗但富有哲理意味等方面与唐代佛教文学常见特点吻合,但也独具特点。首先,在创作价值取上偏向非功利性。唐代出现“诗僧”群体,他们大多以诗与文人相交,相互唱酬寄赠。但部分禅僧的诗文带有明显的功利性,如著名诗僧皎然,灵澈等人,但岭南禅僧的诗倡或诗文作品均未见此特性。其次,作为南宗禅发源地,岭南禅僧的文献典籍具有开创性。《坛经》的宗教影响及地位不言而喻。此外,陈垣先生曾称:“《宝林传》为禅宗史唯一史料,《景灯录》《传法宗正记》均取材于此。”①“己具有后来灯录的基本格局。尽管行文错漏,史料外误,但在开创佛教文献体例上仍值得关注。再如禅宗语言中常见语言的非逻辑性表达,但云门宗“一字禅”的禅学艺术首先发韧于岭南则是不争事实,毕竟云门宗是五家七宗中唯一形成于岭南的分灯禅。岭南禅籍文献在体例内容和语言表达上都具有活泼、多样、创新的时代特征,清晰展现出各宗派的门风特点,对后世佛教文学及宗派发展产生一定影响。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