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代岭南禅宗寺院-殡葬文化
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双凤纪念园 » 最新动态 » 殡葬文化

唐代岭南禅宗寺院

2020-02-15 11:52:44 点击数:

    禅院的建立反映着禅宗的兴衰发展变化。南禅兴起之后,南禅禅僧为弘扬佛法在岭南广修禅院,为禅宗开辟许多新的寺庙,甚至将原来其他宗派的祖庭纳入禅宗体系。仅被灯录及其他文献所记载的寺院丛林数以百计。《高僧传》《续高僧传》中提及唐代岭南寺院11所;按照方志统计,唐代岭南道共计有109所寺院,其中绝大多数为禅宗寺院。除先前所建的曲江宝林寺(南华寺),增城万寿寺,始兴灵鹜山寺,广州制旨寺(光孝寺),广州净慧寺(六榕寺),广州白沙寺,广州华林寺,清远峡山寺外,唐代慧能弟子定慧“始开翁源灵池山,景龙初置寺额为‘翁山寺”;慧能弟子智常禅师在端州鼎湖修白云寺;大颠禅师在潮汕地区修建多所寺宇,使潮州成为继韶州曹溪后唐代岭南的另一个禅修中心;潮州开元寺虽由国家下令创建,但在佛教宗派上属于南宗禅,寺内有“韩弟子任国”所奉铜香炉,说明有外籍僧人曾在开元寺修习。仰山慧寂禅师晚年返归岭南创韶州东平寺;圆明禅师在广州创建文殊院;云门文堰在岭南开创云门宗祖庭乳源建大觉禅寺。

                      上海公墓,上海墓地,太仓公墓,双凤纪念园,

                      

    除新修禅院外,部分寺院因禅僧驻锡也发展为禅院。慧能在黄梅学法归来后,在怀集、四会一带躲避追杀,曾隐遁于四会古寺天心禅寺和云浮广宁县龙皂古庵、龙皂古庵。康熙居之”《肇庆府志》“龙皂岩”载:“旧讹龙含寺,橄榄都榕村,六祖常避难于此,后因龙皂古庵有‘龙皂藏锡杖,衣钵在南华’③之碑文,因名建寺,命名为构庵“龙盒寺”,唐代有交趾僧人来此寺求法问禅。“招引岩,唐新州庐居士尝隐于此。招引岩位于韶州曲江马坝狮子岩后,传闻是慧能为躲避追杀隐藏于此,后人为纪念慧能在半山腰的岩洞建寺,称招隐寺。招隐寺内还存有当年慧能打坐的“禅石”。后慧能在广州法性寺(光孝寺)正式出家受戒并在此传禅,法性寺成为岭南禅宗衍化重要道场。在粤北弘化期间,慧能虽多驻锡宝林寺,但也在附近寺庙开坛授法,致使韶州南禅寺院林立。清远峡山寺又称为飞来寺,因初祖达摩驻锡而留下的“达摩石”得名,后禅宗三祖僧璨也曾驻锡在此。仪凤二年(677)“禅宗六祖慧能从广州北上曹溪宝林寺,曾在飞来寺演说禅宗。唐景云年间,飞来禅寺改号“飞来禅居寺”。宝林寺(南华寺)本是天竺僧人智药所建,六祖行化至此,成为禅宗道场。新兴国恩寺因是慧能最终的迁化地,成为中国禅宗发祥地的象征。慧朗禅师前往罗浮山途中,对韶州曲江南边的月华山花界寺颇为心仪,便驻锡此寺传法。罗浮山道行禅师“行居于石室,默尔安禅”。地方官员也对寺庙修葺十分上心,唐永徽元年(650)广州都督李遂,邀集广州太守史某,明威将军等人“与上座宝轮和尚等商议募修寺塔”……无论从篇幅容量还是必要性看,不可能对唐代岭南道辖域内所有禅宗寺院一一考述,因此只对与唐代岭南禅僧密切相关的禅院进行罗列。

    南禅在韶州兴起也不无原因。首先,韶州在地貌上以山地居多,符合禅宗山林佛教的特征。其次,韶州位于南北交通要地。宗教传播须依傍交通便捷优势,如果选择在广州传教,又必然或多或少受官权影响。韶州较广州而言,远离尘嚣但也不至于荒僻偏远。再次,韶州具有佛教传播基础。东晋以后,以韶州为中心的粤北,佛教己经较为盛行。天监元年(502),智药三藏在此地开宝林寺。南朝曾传译与禅宗密切相关的《大乘起信论》。慧能在前往黄梅求法之前,曾在韶州乐昌与惠远禅师学禅,与韶州结下佛缘。故此,慧能选择在韶州作为南禅始兴之地。

    潮州,地处岭南东南偏隅,滩涂遍布。尽管魏晋以来中原移民不断迁入,但仍以蛮、僚、狸、蛋等少数民族居多,迷信和淫祀风气盛行,生产力水平和社会文明程度远不及中原。初唐还曾发生蛮僚啸乱,统治者倚靠本地豪强陈政,陈元光父子进行镇压。潮州作为流放贬滴之地,数位贬官来此都有所作为,尤以韩愈功绩为首。他不仅关心民疾,释放奴隶,更助民驱鳄,还兴办儒学。中唐时期,潮州地位日渐提高。韶州南禅兴起,潮州也不免受其影响。慧照禅师学成归来后在潮州传薪,开潮汕南禅传布之先河。笔者认为,此时正是潮汕地区开始趋于稳定开化时期,经济发展也渐有起色,需要佛教对当地民众进行思想引导。当地乡贤也对佛教发展十分支持。唐开元下令全国十州建置国家官寺时,就有“潮州开元寺”,可见统治者有意利用佛教,这对禅宗在潮汕的发展具有推波助澜之用。
    随着南禅发展,禅寺也不再仅是礼佛、安僧、传道的场所,更承担着翻译佛经、交流佛法的社会文化功能,如潮州开元寺和广州光孝寺都承担佛教各宗文化交流,促进岭南佛教文化发展的重任,是禅僧交游活动的重要见证。律宗僧人鉴真和密教僧人不空都曾寄住禅寺。鉴真和尚是律宗南山宗传人,曾六次东都日本交流禅法,后成为日本佛教南山律宗的开山祖师。天宝七年(748>,鉴真携弟子开启第五次东渡征程。但遇到咫风席卷,经过十四昼夜的漂流,一行人在海南岛西南角登录,崖州大云寺住一年。后从万安州到琼州,辗转澄迈渡海回到大陆,在雷州停留。在雷州期间,受广州都督卢焕的邀请前往广州,途径端州白云寺(龙兴寺)。白云寺创建者是慧能弟子智常,智常禅师自曹溪得法后,归隐于此,鉴真与其僧徒在白云寺留居。鉴真到达广州后,卢灸率众人出城相迎,在法性寺安居,卢灸在此登坛受戒。法性寺是慧能落发剃度出家受戒之地,也是慧能开坛讲法之地,寺中不乏禅僧修行,鉴真在此寄住,当与寺内禅宗僧人有过佛法交流。后鉴真一行继续北上,到达韶州。“大和上(尚)至韶州禅居寺,留住三日。韶州官人又迎引入法泉寺,乃是则天为慧能禅师造寺也。禅师影像今见在。后移住开元寺。……后游灵鹜寺、广果寺,登坛受戒。法泉寺即岭南禅宗祖庭韶州南华寺,灵鹜寺、广果寺都是南禅寺院,可见鉴真在岭南同禅僧往来密切,不仅促进了岭南律宗的发展,更促进佛教宗派之间的往来交流。
    不空,又称“不空三藏”法师,与善无畏、金刚智并称“开元三大士”,同坞摩罗什、玄类、真谛并称中国佛教四大译经家,是密宗祖师之一。开元二十九年(741>,不空和尚奉金刚智遗命前往天竺求法,同时奉救朝廷命令,持送国书往狮子国。后不空从天竺携献物和梵夹等回唐,在广州法性寺停留数日,准备回京复命期间因患身疾,“寄止韶州”。韶州是南禅发源地,不空长期在此地养疾,想来多与禅僧往来。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