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海湾新闻

网站热门关键字

新闻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奉贤公墓 » 海湾寝园 » 海湾新闻 » 新闻动态

    唐朝皇帝每年为庆生要举办各种形式的活动,如设宴、赐物等,从玄宗起还有多位唐朝皇帝将自己的诞日设置为普天同庆的节日。如玄宗的千秋节、天长节;肃宗的天平地成节;代宗的天兴节;文宗的庆成节;武宗的庆阳节;宣宗的寿昌节;昭宗的嘉会节等等。中晚唐时期,随着佛教影响的深入,皇帝庆贺生辰逐渐采用佛教仪式以祈福,如在诞日、诞节举办三教论议、设斋行香、度僧等佛事活动。诞日举行三教论议始于玄宗,开元二十三年(735 )玄宗千秋节,命诸学士及僧道讲论三教同异。以后的皇帝相沿成习,逐渐演变为一种制度。《新唐书·德宗本纪》云:“帝(德宗)以诞日岁岁诏佛、老者大论麟德殿,并诏岱及赵需、许孟容、韦渠牟讲说,始三家若矛循然,卒而同归于善。唐代佛教史籍的记载恰好可与正史资料相印证。例如《入唐求法巡礼行记》卷四载:“国风:每年至皇帝降诞日,请两街供奉讲论大德及道士于内里设斋行香,请僧谈经,对释教道教(对)论义。说明中晚唐时期皇帝于降诞日举行三教论议、设斋行香已成定制。

                       海湾寝园,奉贤公墓,上海公墓,上海墓地

                      

    《入唐求法巡礼行记》同时记载了武宗于降诞日所举行的三次释道论议的情形。会昌元年(841)六月十一日,圆仁在日记中写道:“今上降诞日,内里设斋。两街供奉大德及道士集谈经,四对论议。二个道士赐紫,释门大德总不得著。”会昌二年(842)六月十一日,圆仁写道:“上德阳日。大内降诞斋。两街大德对道士御前论义,道士二人得紫,僧门不得着紫。会昌三年(843 )六月十一日又写道:“今上德阳日,两街大德及道士御前论义。每街停止十二员大德,功德使帖巡院令简择大德。每街各七人,依旧例入内。大德对道士论义,道士二人救赐紫衣,而大德总不得着紫。”
    除举行三教论义、内道场设斋行香外,皇帝在诞日还以度僧的方式祈祷福佑。《不空表制集》收录有不空在代宗皇帝诞日上表请求度僧(包括为私度僧请求颁发度碟,配住寺院)的表文。如广德二年(764)十月代宗生日,不空上表请度七僧,“……今因陛下开降诞之辰,朝贺欢欣之日,伏请官名以为正度,用资皇柞以福无疆。匆又如大历二年(767)十月十三日代宗生日,不空上表请度五僧,“冀福资圣寿地久天长。”
    唐代,国家礼典规定:在先朝帝后去世的忌日,要罢音乐,停政务,百官行香纪念逝者。国忌行香似于唐初就已实行,但或许并未成为定制。代宗时期,国忌行香正式成为“令式”,《唐会要》曰:“贞元五年(789)八月救,天下诸上州,并宜国忌日准式行香。”唐代国忌行香分别在京城和地方的国寺中举行,  ((入唐求法巡礼行记》记载了唐代的三次国忌行香,分别为:开成三年(838)十二月八日扬州府开元寺的国忌行香、开成五年(840 )三月四日登州府开元寺的国忌行香、开成六年(841)正月四日京城荐福寺的国忌行香。其中,开成三年(838)扬州府的国忌行香,记载得尤为详尽,详细记录了时任淮南节度使随其后。至讲堂前砖砌下,相公、将军东西别去。相公(东〕行入东幕,将军西行,入西幕下。俄顷,改鞋澡手出来。殿前有二砌桥,相公就东桥登,将军就西桥登。曲各东西来,会于堂中门。就座礼佛毕,即当于堂东西两门各有数十僧列立,各擎作莲花并碧幢。有一僧打馨,唱‘一切恭敬,敬礼常住三宝’毕,即相公、将军起立取香器,州官皆随后,取香盏,分配东西各行。相公东向去,持花幢僧等引前,同声作梵,“如来妙色声”等二行颂也。始一老宿随,军亦随卫,在廊檐下去。尽僧行香毕,还从其途,指堂回来,作梵不息。将军向西行香,亦与东仪式同。一时来会本处。此顷,东西梵音交响绝妙。其唱礼,一师不动独立,行打磐,梵休即亦云‘敬礼常住三宝’。相公、将军共坐本座,擎行香时受香之香炉,双坐。有一老宿圆乘和上读咒愿毕,唱礼师唱为天龙八部等颂。语旨在严皇灵,每一行尾云‘敬礼常住三宝’。相公诸司共立礼佛,三四遍唱了,即各随意。相公等引军至堂后大殿里吃饭,五百众僧于廊下吃饭。《入唐求法巡礼行记》详细一记载了扬州府国忌行香的仪式,这些仪式对唐人来说早已司空见惯,但对日本求法僧而言颇感新鲜,因此,他如实记载下来,为我们保存了珍贵的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