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浦东公墓 » 海港陵园 » 最新文章 » 新闻资讯

士大夫对高僧的供养

2020-02-15 11:26:33 点击数:

    供养僧众是士大夫佛教实践的重要方式之一,士大夫对僧人的供养包括斋僧、延僧入第、营建寺院等。隋唐时期的士大夫经常延僧入第,至家修福,被他们延请的高僧一般学识博雅、戒行严谨。例如隋终南山龙池道场僧人道判,“般涉史籍,略综儒道”,被侍郎独孤机邀请入宅,接受供养,“餐奉音酞,于宅后园别立斋宇,请来栖息,终日将事,享其法戒。如唐汾州光严寺禅师志超,“晓夕勤修,定慧双启”,左仆射魏国公裴寂邀请他至家供养,“第中别院置僧住所,邀延一众用以居焉。又如唐终南山僧人法藏“性在虚静,不图荣利”,被武候(侯)将军索和业者延至宅中,“冀礼奉养,积善所熏,遂舍所住为佛寺。再如唐京师律藏寺僧通达“情量虚荡”,“评叙玄奥”,左仆射房玄龄,“闻而异焉,迎至第中,父事隆重。但也有凭借异术获得士大夫好感的僧人。如上文提到的释通达,“贞观以来,稍显神异,往至人家,欢笑则吉,愁操必凶。或索财贿,或索功力,随命多少,则须依送,若违其语,后失过前……故京室贵贱,咸宗事之。……大将军薛万钧,初闻异行,迎宅供养百有余日。不违正轨,忽于一夜,索食欲瞰,初不与之。苦求不已,试与遂食。从尔己后稍改前迹。专显变应,其行多僻。

                     上海公墓,上海墓地,浦东公墓,海港陵园公墓价格,

                            

    隋唐朝士多延僧入宅,以致引起朝廷的关注。开元二年(714),唐玄宗颁布《禁百官与僧道往还制》:“如闻百官家多以僧尼道士为门徒往还,妻子无所顾忌。或诡称禅观,妄陈祸福,事涉左道,深教大酞。自今以后,百官不得辄容僧尼道士等至家。玄宗的一纸诏书说明隋唐时期士大夫延僧入第情况的普遍。

    隋唐时期,一些士大夫为高僧修建寺院、申请寺额、延其居住,一方面是在积功累德的宗教信仰驱使下,一方面则是出于对某些高僧道德学问的钦佩。诸如此类的事例在《续高僧传》中也有很多,如释智正“奉戒精勤,昏晓自策”,隋尚书右仆射虞庆则“钦正高行,为奏寺额,造仁觉寺,延而住之。释三慧因“崇履涅梁,以为正业,行流河朔,名振伊渡”,唐工部尚书段纶营造灵化寺,“钦慧道素,上奏任之”。释圆安“初住京寺,以道素有闻,特进萧璃奏请住于蓝田所造津梁寺,四事供给,无替六时矣。”

    士大夫为高僧营建寺院或割宅为寺,必须申请获得朝廷颁发的寺额。因为只有获得救许名额的寺院刁‘是官方承认的合法佛寺,享有各种政治和经济权益。士大夫为寺院请额有两种程序:一种是由高僧拟定寺名,士大夫奏请皇帝审定。如唐终南山玉泉寺的请额,其请额缘山为:太仆卿宇文明达与高僧静藏素有交往,武德初年,王德仁反叛,宇文明达奉救持节招抚,至相州为王德仁所害。其子世寿为父奏额立寺,“‘臣父奉救安抚,竭诚奉国,为贼所害,思报皇恩。蓝田散谷见有故寺,望得为父修立,并度僧二十人’。帝问欲作何寺?寿以事诸藏,藏曰: ‘此山上有润玉,下有流泉,可名玉泉寺耶。’寿具奏闻。帝依所请,仍延藏往住。另一种是士大夫奏请立寺,由皇帝确定寺名。如隋京师清禅寺的得名,隋僧昙崇戒行无站,精悟独绝,“高祖唐公素秉行门,偏所归信,遂割宅为寺,引众居之。”隋文帝“救以虚静所归,禅徒有誉,赐额可为清禅。”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