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河乐遥园热线

新闻资讯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乐遥园 » 新闻资讯 » 殡葬文化

汤用彤对佛教典籍的整理

2020-02-14 13:59:27 点击数:

    汤用彤对佛教史研究的贡献还突出体现于他对相关古籍史料的整理工作。他认为:“著书立说和整理古籍是同样值得重视的,古籍有真有伪,有糟粕有精华,不加整理,运用时就有困难。”中国自汉魏以降,佛教典籍异常丰富,多达数万卷,但佚失极多,百不存一,“研究中国文化之变迁者,所深憾焉”。他一生特别重视史料的积累和考辨利用,广搜精求,并留下大量资料摘抄和读书笔记,为其学术研究奠定常人难以企及的基础。他欣赏傅斯年关于“历史学即史料学”的观念,然其佛典整理的可贵之处在于其以科学方法和慧识,不仅从常见的旧材料里发掘出新问题,还在残闲且庞杂的史料中梳理出佛教发展的脉络。

                        乐遥园墓地,上海公墓,上海墓地,太仓公墓,

                     

    汤用彤注重历史学和文献学的方法,善于从传统的目录学入手,对佛教典籍进行考证分析和校勘。其现存中国佛教史领域的最早成果是1926年发表的《佛典举要》,初步总结了他研读佛典20余年的积淀和思考。《佛典举要》先略述巴利文、梵文、藏文和汉文四大种类佛藏及其编纂史,再概述体现印度和中国佛教源流变迁的根本经典。可以说,这是首次向世人提供的研究中印佛教史的必读书目和最佳入门途径。⑩该文表明汤用彤推重支那内学院的佛典校勘工作,以及欧阳竟无、梁启超、熊十力所做的相关研究。对于备受国际佛学界关注的《大正藏》之编纂,他指出,其书未必如日本吹嘘的那样己极尽搜集校刊之能事,同时也认为,睹邻国“巨典”出世,而我国处“财力均乏之秋,文献惧绝”,当发人深省!他特撰一组书评辨驳足立喜六、矢吹庆辉、常盘大定、高井观海、坏本善隆等日本学者,在佛典整理、研究和方法上的谬误,以其深厚的学术功底为中国的佛教研究在国际上争得了话语权。

    新中国成立后,汤用彤更加注重历史文献的整理工作,积极倡导佛藏等大型古籍的校勘,以实现其盛世修典的宏愿。1957年,他在科学院学部会议书面发言中对“十二年科学规划”提议,中国应整理出比《大正藏》更好的大藏经来供全世界学者应用。时任文化部副部长的齐燕铭对汤用彤的意见表示支持,并委托潘梓年负责这项工作。1962年夏,汤用彤、陈垣、吕微、周叔迎、向达等学者开会讨论此事,后因“文革”,这项有望替代《大正藏》的编纂工程才中断了。改革开放后,在任继愈主持下,《中华大藏经》终于编成,佛教藏经的集成由此进入一个新阶段,但因汤用彤诸老多己谢世,而未尽落实当年的初衷。
    在倡导编印大藏经的同时,汤用彤以身作则大力展开对一些佛教重要典籍的校注和史料的搜集工作,在古籍整理和历史研究方面都起到良好示范作用。此类遗稿全面注意了中印学术史上所关心、争论的主要问题及其发展线索,其中相当多的问题是汤用彤首先注意到的,甚至至今也还只有他注意到了。它堪称研究整部印度学、佛教、道教、玄学及其相互关系史的资料宝藏,是这些学科研究进入新阶段的标志,有助于进一步确立中国在以上领域的地位,对相关文化史和古籍整理研究的深入发展起到极为重要的引领作用。盖出于这种认识,《历史研究》杂志1962年刊发题为《国内史学动态:陈垣、陈寅烙、汤用彤、顾领刚著述情况》的学术资讯,介绍汤著的重印,新编中的《往日杂稿》和《魏晋玄学讲义》,还特别关注他古籍整理的进展:“作者目前正在整理校点《高僧传》。《中国佛教史料》和《中文佛经中的印度佛教史料》(名暂定)也正在搜集资料,进行编订。后者辑录的资料,都是在印度佛经中译成汉文的资料,在现在的印度佛经中己不存在了。”这是新中国成立后权威学术刊物对汤用彤己刊和未刊编著情况及其价值的首篇综合报道,成为我们了解汤用彤古籍整理业绩的珍贵历史记录。虽仅为一段简约文字,但却开启了后来海内外无数研究和评论的发端。
    这则简讯对汤用彤启动《高僧传》校勘工作的介绍,尤其值得关注。《校点高僧传》自1992年由其哲嗣汤一玄整理出版后多有佳评,有力推动了相关研究的发展。但由于该版为节选本,也出现数篇商榷文章。其实,有关问题在汤用彤遗稿中往往就能找到答案。《校点高僧传》现行诸版⑥未收入的数千条校注,散见于汤用彤的《校勘记》、《校勘附录》、《校勘用本》,以及各种藏经里《高僧传》的校记等30多册未刊札记中。以此来看,现版该书的质量与原定计划差距较大。能够像汤用彤那样全面掌握佛教史料,准确而简明扼要地介绍有关人物和文献,并不容易,其遗稿中所蕴含的著述深心和苦心,值得相关研究者去体味。上述简讯所载汤用彤正在搜集编订的“中国佛教史料”和“中文佛经中的印度佛教史料”,当时没有定名是由于搜集规模极其庞大,故先大体按照中印佛教之分,暂拟两个名称。如今看来,“中国佛教史料”这一系列,除宗派部分多己收入《汤用彤全集》外,还包括未刊的《经钞》、《读书杂钞》、《佛教史料杂钞》、《<全唐文>中的排佛思想》、《佛教碑铭资料》、《关于三阶教、净土宗的材料》等资料摘抄,以及《佛法之性质》、《寺院与教育》、《佛性本有始有的争论》、《佛教对中国影响与现在中西文化关系之比较》等读书札记和写作提纲,涉及汉唐到宋元明清的佛教及其与儒道的关系乃至中西之争等问题。这类遗稿的主要意义在于,弥补了他佛教史讲义中《隋唐佛教史稿》和《五代宋元明佛教事略》的不足,可以呈现出中国佛教史的全貌。这是汤用彤为增广《中国佛教史讲义》,并将其最终完善成《中国佛教史》而特意有计划、有系统收集的史料。汤著简要的观点通过这批史料本身得到详实论证,既然《中国佛教史讲义》框架己定,再加上《中国佛教史料》及其有关读书札记所汇集的材料,以及不难从中抽绎出来的研究思路,一部史料完备、视角独特、重点突出、体系严整的《中国佛教史》实己呼之欲出。
    1962年5月3日,新华社也刊发一则关于汤用彤讲授“印度哲学汉文资料”的消息。①结合他以印度哲学史为基础进而更全面深入研究中国佛教史的思路来看,《历史研究》所载汤用彤编订中的“中文佛经中的印度佛教史料”实际上也涵括印度哲学部分,例如现存的《印度哲学史料汇编》、《印度古代的宗教文献》等等。其中己整理刊布的有《汉文佛经中的印度哲学史料》、《印度佛教汉文资料选编》两书,以及一些散篇。该项汇编以印度佛教的变迁轨迹为主线,收选各派传译至汉地的文献,长期以来备受学界关注和期待,对于推动印度学和佛教史研究具有特别重大的意义。
    自1962年《历史研究》首揭汤用彤编订中文佛经里印度史料的价值以来,海内外学者们正是沿着这一诊释路径不断深化着对汤用彤编纂这批史料历史意义的认识。②汤用彤对中印佛教典籍的编订,系从浩如烟海的各类史料里钩沉索隐,详考甄选而成。虽为资料汇编,但其中也有不少校注和按语,多为点睛之笔。可惜他过世太早,未及充分阐述自己的观点以完成印度佛教和中国佛教的通史,而这批文稿为学界更好地把握佛教通史,了解其学术思想提供了极大便利。因此,汤用彤编订的中印佛教史料对中外学者都是难以绕过的基本学术资料,其意义并不亚于《印度哲学史略》、《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诸书。他费尽毕生心血而搜聚齐备的研究资料集成,为后世学术研究奠定牢固的基础。为此,汤一介正在主持搜集整理近千万字的《汤用彤全集》续编,其中大多为未刊稿。发掘这座文化宝藏,不仅有助于人们更为客观全面地认识汤用彤在佛教学术史上的地位和作用,还可以为重审中国历史上许多重要问题提供原始文献依据。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