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金山公墓 » 松隐山庄 » 最新动态 » 殡葬文化

禅宗研究的新发现

2020-02-14 13:28:19 点击数:

    胡适认为要还原禅宗历史,应寻求唐代的材料,而宋代以后的材料较多地经过了改造,多为伪史,不可轻信。于是在1926年,胡适趁着去英国参加中英庚子赔款委员会会议,在巴黎国立图书馆和伦敦大英博物馆检阅敦煌史料,无意中发现了数量很多的禅宗文献,尤其是《神会和尚语录》以及《顿悟无生般若颂》(即《显宗记》)、《菩提达摩南宗定是非论》、《楞伽师资记》的发现使胡适兴奋异常,并从中找到了有关慧能弟子神会的资料二万多字。回国途径口本东京时,从口本学者矢吹庆辉那里看到了敦煌写本《坛经》。正是由于胡适得到了许多国内不存的真实禅宗史料,他的禅宗研究才有了其他人不可比拟的真实度和可信度,所以胡适对禅宗历史资料寻找发掘的革路蓝缕的功劳是值得后人发扬与学习的。

                    上海公墓,上海墓地,金山公墓,上海松隐山庄,

                     

    胡适利用他新发现的禅宗资料,运用科学的方法,对禅宗历史提出了一些新的见解,同时也较为真实地的理清了禅宗发展的脉络。正是由于胡适这具有开拓性质的佛教研究,推动我国佛教研究事业的发展,他大胆地推测,科学地求证的方法也成了不少人学习的对象,正如台湾佛教学者张曼涛说的那样:“鼓动禅宗研究的,则仍以胡适为一时俊彦。尽管他的研究,为佛教徒或真正禅宗学者所反对,可是由于他的鼓动,而引起学术界的注意,引起广泛的重视,影响甚深,则是不可否认之事实。”

    胡适对禅宗历史的考察研究大体分为:楞伽宗历史的探析,慧能、神会一派历史作用的重新定义。关于楞伽宗,胡适认为是一个叫做菩提达摩的人所创立的,菩提达摩以《楞伽经》为旨,宣扬坚忍苦行的教义,修苦头陀,这一宗又称为“南天竺一乘宗”。自达摩以至后世几百年里,楞伽宗是当时影响最大,最具权威的派别,且历代禅法都以《楞伽经》为主,所以许多习禅的和尚都纷纷加入了楞伽宗的摩下。以达摩为首的楞伽宗这一派是印度禅的代表,主张的是渐修,((楞伽经》有云:“大慧菩萨问:世尊,云何净除一切众生自心现流?为顿为渐耶?佛告大慧:渐净,非顿。如庵罗果,渐熟非顿,如来净除一切众生自心现流,亦复如是,渐净非顿……。”楞伽一派一直传到神秀,依然遵循渐修的法门,如此看来,神秀才是达摩的继承人,禅法的传播者。但是由于慧能弟子神会的攻击,北方的神秀一派被打败,神会的顿脚成为正统,所以之后的禅宗新法统中,慧能就成为了禅宗六祖,是弘忍的传衣弟子。通过胡适的考证,可以看出:

    C1)袭装穿法为子虚鸟有,是神会的捏造。

    C2)神秀和慧能都是弘忍的弟子,既然没有袭装穿法,自然也就不会有“旁”、“嫡”之分,而且楞伽一宗的宗旨历来都是渐修,顿悟不是此派的教旨,所以神会的“师承是傍,法门是渐”只是用来争夺法统的口号。

    (3)神会宣扬的“顿悟”完全不是楞伽之本意,他是把《金刚般若经》来替代了《楞伽经》,胡适认为这是楞伽的法统被推翻,“心要”澡替换,慧能、神会的革命不是南宗革北宗,而是一个般若宗革了楞伽宗的命。

    禅宗本是佛教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分支,在魏晋时代由于道安、鸿摩罗什等人的提倡,加上禅法本身与讲究清谈无为的玄学理论有相似之处,因而在社会上开始流行,风靡于中国的文化思想界。后来出现了一个叫道生的和尚,创造了胡适称为“顿悟成佛”的理论,这是与以往佛教理论截然不同的一种思想,胡适认为这是革命的教义,“顿悟”是对以前所有重布施,重功德,念佛坐禅得以修佛观念的大革命。胡适说:“生公的顿悟论是中国思想界对印度宗教的第一声抗议,后来遂开南方顿宗的革命宗派。”,“生公的顿悟论可以说是中国禅的基石,他的‘善不受报’便是要打倒那买卖式的功德说。”只不过在道生那个年代里,他的声音还不能被大多数人听见,他的思想还不能被大多数人所接受,发展到慧能、神会时,因为神会的大力声辩,“顿悟”才成为禅宗正统。关于中国禅与印度禅的区别,胡适用“定”、“慧”二字做了解释。印度禅讲求专心、入定,才能不被外界所干扰;而中国禅是要运用个人的智慧,不去靠念佛,坐禅,从没有办法中想出办法,消除魔障,重在解脱。

    在胡适看来,虽然神会之后的禅宗多为伪史,他为了确立南宗的正统地位,捏造篡改了历史。但是他对佛教的贡献却是巨大的,他主张“众生见性成佛道,又龙女须臾发菩提心,便成正觉”,“但无妄念,即是修行”,从此摒弃了晦涩的佛经教义与复杂的佛教仪式。这是一种革命的思想,“顿悟”一出,一切佛经、仪式、佛祖菩萨、念佛、戒律都成为无用之物。从此人人都可成佛,佛教走向了简单化,不立文字,见性成佛。所以胡适认为虽然神会的革命是消极破坏的,他破坏了佛教原有的宗旨,但是他的大功劳在于解放思想,解放思想就是极大的建设一种思想。因此对于神会的禅宗思想,胡适做了一下概括:

    (1>顿悟,这是神会的革命旗帜。

    (2)定慧平等,以“慧”摄“定”,最后“戒”、“定”都可以不要,只要“慧”,从而回归到理智主义。

    (3)无念,神会的禅法以无念为宗。

    (4)知,“知之一字,众妙之门”。胡适说:“中国禅宗,终身行脚,求善知识。且此语实开中国思想界‘良知’一派的先河。”

    (5)自然。自然与无为,与道家思想不谋而合。

    胡适最后对慧能、神会所领导的禅宗革命总结为是在佛教极盛时期中国思想文化史上一次非常重要、伟大的思想革命运动。它既是中国佛教内部的一次革命运动,代表了几个世纪以来佛教思想简单化、中国化的革命思想,是反印度佛教以及印度禅法,建立中国禅的革命;又是一次由禅学发展为后来理学的进步,禅学的超度个人不是目的,而应以个人为出发点,去超度整个人类社会,这个进步是更加伟大的,宋明理学的昌盛,正是由于禅法的如此改进。禅宗的革命使中国古代的思想复活,哲学思想也复兴了。

    胡适的佛教研究是为现世而服务的,作为新文化运动的主将,他希望破除迷信,开启民智,以西方文化来教育民众。批判以佛教为代表的中古文化,正好与他的文化救国目的相合。胡适给了神会如此之高的评价,以笔者看来,不是因为胡适对其有着深厚的敬仰之情,实在是因为胡适也想作一个神会这样的革命先锋,可以说,胡适已经把自己看作了神会,希望自己可以领导一场以西方文化为主导的思想革命,来带动中国近代的思想文化启蒙运动,使中国能化发展带动经济工业的发达,最终能够使中国走向富够摆脱落后被动的局面,以文强繁荣。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