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松隐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金山公墓 » 松隐山庄 » 最新动态 » 松隐动态

佛教思想影响下的泰国建筑文化

2020-02-13 12:15:32 点击数:

一、美的表现一一象征

    常任侠先生曾指出:“用象征的手法来描画佛传,是佛教艺术特有的方法。”象征首先是一种符号,它是在认识过程中对实在的对象、过程或者现象的一种借代,它是反映虚空的宗教世界最合适的表现形式。一方面,象征物常常与所指示的客体具有某些相似之处,因而在它的形式中蕴含着某些要揭示的观念内容,所以人们通过联想就能找到它们的联系。但是另一方面,象征又需不同于所标志的客体,象征只需“抓住一点,不及其余”,能让人们在联想中把握客体就可以了。因此象征可以标识虚幻的客体,尽管它们实际上并不存在,也因而适宜于表现抽象神秘的宗教理念。

                      上海公墓,上海墓地,金山公墓,上海松隐山庄,

                      

    黑格尔美学的基本观点是“美是理念的感性显现”。’从这个基本的观点引发,黑格尔认为艺术的使命就是“把内容充实的东西恰如其分地表现为如在目前的感性形象。”黑格尔追溯艺术的最早时期,他认为就是艺术的象征阶段,这种象征阶段是艺术的开始,而且主要起源于东方。黑格尔认为艺术的要义在于意义与形象密切吻合。但是在象征型阶段,人类的精神内容尚不能与物质形式相吻合,因为此时人们对理念的认识还是朦胧而含糊的,因此只能借助于象征。象征性的艺术,形象不能完全和意义想吻合,因而一般体积庞大,或怪诞离奇,体现出一种神秘的色彩和崇高的风格。

    建筑是象征型阶段中占支配地位的艺术形式。由于在建筑中,它的物质材料超过了要表现的精神内容,从而不能充分地显现出理念,因此形象和意义之间部分的不协调就成为象征的特点。在象征型艺术阶段,人们不能将朦胧认识到的理性观念用合适的感性形象来表现,只能用带有神秘色彩的征符号来代替。象征型艺术产生的原因是人类精神内容本身还是抽象的,理念尚未达到主客体统一,其一般特征是用形式离奇,体积庞大的事物来象征理念,因而往往产生崇高感,而非内容与形式和谐统一的美感。

    佛像本身就是象征的艺术,它是对佛的一种“不似的临摹”,佛像标识了佛的所有的庄严美好,但是却并不反映佛的真实形象。因此,象征是佛教建筑艺术创作方法的基础。与此相对,在黑格尔的《美学》中,他认为理念最适合的表现形式是希腊雕刻,希腊雕刻中所表现的神不像象征型艺术那么抽象,神总是作为人来表现,因为人是自在自为的。在人体形象中,神的普遍性转化为个别性,但神还要维持其普遍性,即“静态”。因此,古典艺术最大的特点在于静穆和悦,“高贵的单纯,静穆的伟大。”其实,我们在佛教艺术中不仅感受到庞大体积带来的崇高感,同时也能感受到这种高贵和静穆中的优美。佛教艺术中的象征手法的成功运用,同样能够达到理念与形式、普遍性与特殊性的统一。

    佛教艺术中一些象征品,最突出的是莲花代表无染无着,关于佛陀生平的历史场面也是象征性地表现出来:宝座、法论、脚印、菩提树、率堵坡等。

二、美的规范一一束缚与自由

    佛教的艺术规范主要表现为一种宗教规范,它主要从宗教观点而不是从人们的审美习惯出发来确定。在建造的过程中,对于佛像的尺寸、手势、坐姿等等都有明确的规定,这些繁琐的规定必然束缚艺术家的创造性。这不同于一般艺术的审美规范,对于历史上艺术成就的总结和创作规则的记录,是继承和发扬这些优秀艺术成就的基础,随着时代变迁,人们审美情趣的变化必然导致艺术家突破艺术规范中僵化的一面,从而释放艺术家的创造才一能。优秀的佛教艺术也必将突破繁琐的宗教规范,事实上,从泰国文化艺术发展史上,我们可以看到,在漫长的发展史中各个朝代的艺术家有艺术家突破这种规范,兼容并包,将那个时代的精神、情绪和面貌融入佛教的艺术中,形成独特的艺术风格,创造了优秀灿烂的文化艺术。正是在这种束缚与自由的张力中,佛教艺术才焕发出炫目的光彩。我们也从那些佛教建筑和佛像艺术中感受到那个时代的历史和精神。

三、审美情趣一一崇高和优美

    佛教建筑艺术作为象征性的艺术,按照黑格尔的说法,因为其形象不能完全和意义想吻合,因而一般表现为体积庞大或怪诞离奇,体现出一种神秘的色彩和崇高的风格。

    英国美学家博克在《论崇高与美》中说,崇高感所引起的情绪主要是惊惧,在这种惊惧的心情中,心的一切活动都因为恐怖而停顿,心被对象完全占领住,无暇顾及其它,因此也就不能就对象进行推理。这种不由推理产生的,甚至使人来不及推理的崇高感具有巨大的力量,吸引了人的全部心智。的国美学家康德在  《判断力批判》中,将崇高分为数量的崇高和力量的崇高,认为崇高感来自于对象体积的无限大,或者对象先引起恐惧继而调动理性引起自身尊严感的那种巨大的力量或气魄。

    我们在面对佛教建筑时就体验到这种崇高感,体积巨大、神态庄严的佛像超越了人们感性或想象的极限,个人的力量在它的威力之下显得微不足道,因为对神秘力量的恐惧,或者对强大力量的敬畏,人们自然而然地甸甸于佛像脚下,以求得心灵的慰藉和精神的寄托。在泰国佛教建筑艺术中,我们很容易找出这种体现体积巨大或者精神力量崇高的案例。

    但是随着佛教艺术逐渐走向世俗,崇高也就逐渐让位于优美。’随着泰国佛教的广泛传播,佛教建筑艺术逐渐成熟,在素可泰时期的佛像艺术中,我们可以从生动优雅的佛像上,看到神性与人性融合之美,表现出一种更可亲近的优美。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