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浏家港陵塔

新闻资讯

网站热门关键字

相关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浏家港陵塔 » 新闻资讯 » 相关文章

隋唐时期中国与东南亚的佛教文化交流的特点

2020-02-12 13:25:19 点击数:

    佛教自东汉永平十年(公元67年)传入中国之后,经历数百年的传播和发展,到了隋唐时期可称为中国佛教的极盛时期。就中国与东南亚的佛教文化交流而言,亦是如此。归纳起来,隋唐时期中国与东南亚的佛教文化交流至少有两个特点值得注意。其一是隋唐时期中外海上交通的发达,为中外间佛教僧倡往来于东南亚各国提供了必要的前提条件。其二是这些往来于东南亚各国的中外高僧都为隋唐时期佛教文化的高度繁荣与发达都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上海公墓,上海墓地,太仓公墓,浏家港皇家陵园,

                              

    从隋朝常骏出使赤土的航程来看,隋朝与东南亚地区的海上交通往来十分通畅,尤其是从广州至马来半岛南部的海上交通十分频繁,这一点从隋朝马来半岛上的赤土国、盘盘国及丹丹国频繁派遣使者前来中国朝贡可得到佐证。唐朝是中国海上交通逐渐发达的时期,对东南亚诸国的海上交通也是如此。唐朝贞元年间出任宰相的贾耽(730-805)所撰《皇华四达记》中就载有:“安南通天竺道”与“广州通海夷道”。其中,“安南通天竺”是一条从安南(今越南北方)出发,经云南、缅甸等地前往东印度的陆上交通路线。而“广州通海夷道”则始于广州,终于波斯湾的巴格达,其中一半左右的航程需途经东南亚诸国。

    广州是隋唐时期海外交通的最主要门户。李肇《唐国史补》有载:“南海舶,外国船也,每岁至安南、广州。师子国舶最大,梯而上下数丈,皆积宝货。”,;除师子国舶之外,当时前来广州贸易的还有婆罗门(印度)舶、波斯舶、昆仑(东南亚)舶、大食国(阿拉伯)舶等。因此,南海诸国遂成为当时许多中国僧人前往印度求法取经的重要中转站。义净在《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中,收录了从唐初贞观十五年(641年)至天授二年(691年)年间前往印度求法的61位唐朝僧人的情况。在这61位僧人当中有40位是乘坐南海诸国的商船取道东南亚各地辗转从海路前往印度求法取经的。

    据载,当时这些前往印度取经求法僧人所取道的海路至少有三条。一是从交趾经诃陵、师子洲到南印度;二是从乌雷(今广西的钦州)出发,经扶南、郎迎戌去师子洲到南印度;三则是义净行走的路线,自广州出发,经室利佛逝、未罗瑜、揭茶、裸人国到东印度耽摩立底国。所有这一切表明,隋唐时期中外交通道路的重点已开始出现由陆路向海路转移,这在玄类和义净各自所行走的路线中表现得尤为明显。可见自唐中叶以来,东南亚地区在当时印度与中国的佛教文化交流具有其独特的地位和桥梁作用。

    有如上述,在隋唐时期,尤其是唐中叶以来,有许多中国僧人相继途经东南亚的佛教王国前往印度深造;与此同时,也有不少取道东南亚来华译经传法的印度高僧。他们的共同点之一,就是都为隋唐时期佛教文化的高度繁荣和发达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其中,中国高僧中之最著名者为义净,印度高僧中最为著名者,则有金刚智和释不空师徒二人。
    义净(635-713年)俗姓张,字文明,范阳(今河北琢州)人,D在唐代前往印度的求法诸高僧中名声和成就仅次于玄类。咸亨二年(公元671年)十一月,义净乘船从广州的番禺出发前往(室利)佛逝国,于此辗转西行前往中天竺的摩揭陀国的那烂陀寺,求经十载,遍历圣迹,求得梵文本经律论近四百部,五十余万颂,唐译可千卷,东返佛逝,译经二年。公元689年,回广州取得纸墨抄手后又返回佛逝,抄补梵本。总计义净在外二十五年,历三十余国,于天后(武则天)证圣元年(695年)归抵洛阳。义净归国后,亲自主持佛经翻译,与众多西域高僧合作,译出佛教经典56部,230卷。其在佛逝时所撰著的《南海寄归内法传》四卷、《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二卷,是研究当时东南亚及南亚的佛教、地理、风俗以及当时中国与东南亚及南亚关系史的重要资料。隋唐时期在佛经翻译的同时已开始了中国僧人自己撰述的新阶段,用中国僧人的著作代替了翻译。其中,义净无疑是其中最为杰出的中国僧人之一。
    释善无畏与金刚智、释不空师徒在唐代被称为“开元三大士”,是他们将印度纯粹的瑜伽密教传入了中国,使得佛教密宗因此而在中国正式建立。其中,金刚智与不空都是取道东南亚东来唐朝的天竺高僧。金刚智往唐弘法,广有法嗣。其著名的弟子有:一行、义福、不空、慧超等人,而后来继承师业广大门庭的则是不空。从唐玄宗天宝年间到德宗贞元年间(742-805),是密宗发展的昌盛时期。在这半个世纪之内,由于不空及其弟子们的大力弘扬,以及诸代帝王的直接支持,密宗迅速达到鼎盛阶段。
    金刚智,南印度摩赖耶国人。年十六,开悟佛礼,消染出家。后随师往中印度那烂陀寺,十余年全通三藏。次复游师子国,登棱伽山,东行佛逝、裸人等二十余国。闻脂那佛法崇盛,泛舶而来,开元七年(719)达于广府。救迎就慈恩寺,寻徙荐福寺。大智、大慧二禅师,不空三藏,沙门一行等,皆为其弟子。后随驾洛阳。(开元)十一年(723年),奉救于资圣寺翻出《瑜伽念诵法》二卷、《七俱氏陀罗尼》二卷。十八年(730年)又译出《曼殊室利五字心陀罗尼》、《观自在瑜伽法要》各一卷。二十年(732年)于洛阳广福寺圆寂,终年71岁。
    释不空,北天竺婆罗门族。年十五,师事金刚智三藏,随其师自南海诸国泛舶东来大唐,协助译经。开元二十年(732年)奉师遗命,拟回天竺。旋奉朝廷之命送国书往师子国。开元二十九年(741年)十二月,附昆仑舶离南海,经诃陵国,前往师子国,受到师子国王的隆重接待。天宝五年(746年)携带自五印度求得的密藏及诸经论五百余部回到长安。…肃宗乾元(759- 761年)中,帝请入内。建道场护摩法,为帝(肃宗李亨)受转轮王位,七宝灌顶。代宗(李豫)即位,恩握弥厚。译有《密严》、《仁王》二经,代宗皇帝为之作序。至大历六年(771年),共译有经、论一百二十余卷,七十七部。大历九年(774年)六月十五日圆寂,享年七十。不空在密教经典的翻译上具有重大的贡献,据《贞元释教录》记载,不空译出的密教经典有110部143卷。其中的《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大教往经》,是密教经典中最重要的典籍。
    显而易见,隋唐时期是佛教传入中国广泛发展后最繁荣的一个阶段,同时也是中国与印度佛教文化交流最为频繁的时期,而这一时期中国与东南亚的佛教文化交流无疑是其中的重要的环节之一。正是由于众多的中外僧倡途经东南亚诸国前往印度取经或东来中国译经传法活动,从而构成了这一时期佛教文化的高度繁荣。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