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浦东公墓 » 天逸静园 » 最新动态 » 殡葬文化

苏州佛教建筑的初创(汉末一南北朝)

2020-02-12 10:57:04 点击数:

    佛教从东汉传入中国后,很快就深入到江南地区,苏州是最早传播佛教的地区之一。魏晋南北朝时期,由于统治阶级的大力提倡,佛教在江南日趋兴盛,在今天苏州地区也有了相当大的发展。历朝历代建了众多佛寺,也是苏州的一大特色:梵宇道宫相望于古城内外。明代初年卢熊的《苏州府志》云:“东南寺观之胜,莫盛于吴郡,栋宇森严,绘画藻丽,足以壮观城邑”。

    相传孙吴时期创建于城内的寺院有9所,其中最为著名的是坐落在郡城北部的报恩寺,距今有1700多年的历史,被称为“吴中第一刹”,也是苏州历史最悠久的寺院之一。据史书记载,报恩寺是孙权为乳母陈氏舍宅而建的,古称为“通玄寺”。唐开元年间(713-741)又改为“开元寺”。五代北周显德年间(954-959重建,又改名为“报恩寺”;赤乌四年(241年)西域僧人性康来苏州传播佛教,孙权在盘门内为他建普济禅寺;赤乌十年(247年),孙权为报乳母陈氏恩,又在普济禅寺内建13层舍利塔,这就是历经浩劫而未堕废的瑞光塔。位于吴江县震泽镇的慈云禅寺和慈云塔,亦建于三国赤乌年间。相传孙权于刘备联姻后,将其妹骗回江东,不让她还蜀。孙夫人在此建起宝塔,常登塔望蜀,盼于刘备团聚,故此塔又称“望夫塔”。还有宝光寺、东华严寺、东禅寺等也都建于此时。

                          天逸静园玫瑰园,浦东公墓,上海公墓,上海墓地,

                          

    两晋时期,佛教在社会各个阶层都有进一步的传播,只是当时的佛教以洛阳和长安两地为中心,在北方地区比较兴盛。东晋南渡之后,佛教在南方包括吴地盛行,谈佛说玄成为名士的一种时尚。比如周崇一家在渡江前就信仰佛教,且藏有《放光般若经》一部,西晋末期避难都被他带到南方。中原一些佛教名僧为避难渡江,在南方地区积极开展传教活动。名僧与东晋信奉佛教的王公士大夫密切交往,游山玩水,说法谈玄,舍).礼佛。他们的到来,使得建业成为佛经翻译的中心,学术中心偏移南方,佛教自由传播。此时期,名僧涌现,佛寺倍增。苏州灵岩山的灵岩寺、云岩寺。灵岩山寺建在春秋吴王夫差为西施所建的馆娃宫遗址之上,以此闻名天下的灵岩山寺在晋代寺院大兴,佛法广传时,司空陆玩舍宅而为,南朝梁天监二年(503年)扩建寺院,秀峰寺建成,并建有宝塔。天监十五年(516年),西域智积菩萨应化此山聚众弘法,梁武帝赐为“智积菩萨显化道场”,秀峰寺遂名扬全国。唐代称灵岩寺,其时奉律;北宋改禅,名秀峰禅院;南宋初赐额韩式忠荐先亲,绍兴年间改名“显亲崇报禅寺”;明洪武初年,又赐额“报国永柞禅寺”。云岩寺古名虎丘山寺,《吴地记》载:东晋时司徒王峋与弟司空王氓将建在号称“吴中第一名胜”的虎丘的别业献出,咸和二年(327年)东西并立,建立东西虎丘寺,“尽把好峰藏院里,不教幽景落人间”。寺宇非常壮观,有千佛殿、转轮大藏殿、水陆堂、土地堂、伽蓝堂、罗汉堂、大土庵、玉皇堂、天后宫、花神庙等寺院,是东南地区一大佛教丛林,号称“五山十刹”之一。

    时至南朝,南方社会相对稳定,经济比较发达,导致佛教人士南流,佛教发展更加迅猛。南朝历代统治者及一般人文学士大都崇佛,使得佛教得以自由传播。刘宋朝诸帝,以最重视佛教的文帝经常和慧严、慧观等讨论佛理。曾造药王寺和新安寺的孝武帝也崇信佛教。萧齐帝室中武帝和竟陵王潇子显是最崇佛的。潇子良常招名僧,讲经说法,并亲自撰写文稿,他宣扬佛教的文字多达116卷,还撰制经观新声等。

    南朝梁武帝时期把佛教发展到了顶峰。他原来是崇信道教的,但即位后的第三年他便率僧俗2万人,正式宣布舍道归佛。梁武帝广健佛寺,盛造佛像,他僧多次舍身同泰式为奴,且受持菩萨戒。南朝各代寺院、僧尼数量甚多。常熟名刹兴福寺初建于南齐延兴至中兴年间(494-502,寺位于破山之麓破龙涧旁,所以又称“破山寺”。据记载,由曾担任彬州刺史的邑人倪德光舍宅为寺,名曰大慈寺。到了梁大同三年(537年)扩建时,在寺内正殿后发现一块巨石,大如伏牛,纹筋暴出,左看像“兴”,右看像“福”,因此该寺便改称“兴福寺”。此外,吴县东山碧螺峰下的灵源寺,始建于梁天监元年,距今己有1 _500多年的历史。灵源寺因灵泉而得其名,原寺院占地百亩,规模宏大。还有昆山的般若寺等,在当时也都非常的有名。

    秦汉魏晋南北朝时期是苏州佛教发展史上的重要阶段,佛教在这一时期传入并有了较大发展,佛寺纷纷兴建,当时的不少高僧在此弘法讲道,吴郡士族也热衷于宗教信仰,同时也涌现了不少在中国宗教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佛学家,为佛教的发展做出来突出贡献。生于汉地而祖籍西域的高僧支谦,还有性康,他们先后来吴地讲经说法,带来许多印度的佛学画本,吴地的佛教由此开始兴盛。千百年来,苏州是人文荟萃,也是名僧辈出的圣地。据相关资料记载,历代高僧高达240多人,这些高僧、名僧有的悉心研究佛教,著书立说,成绩斐然;有的护持道场,专力兴复,教授弟子,培育后人,呕心沥血;有的题诗作画,留下了锦绣文章和绚丽画卷。其中最著名的有支谦、支遁、道生、智积、宋昙、宗本、万峰、智旭、彦冉、法藏、绍隆、弘储、道衍、唯则、紫柏、茂林等。
    苏州佛教的兴盛和世家大族的支持也是密不可分,当时的吴郡寺院不少都是他们“舍宅为寺”。四姓中均有舍宅为寺的记载,顾氏中的顾彦先舍宅为永定寺,陆氏中的陆玩舍宅为灵岩山寺,陆增潜舍宅为重元寺,陆呆舍宅为龙光寺,陆襄舍宅为流水寺,朱氏中的朱明舍宅为朱明寺,张氏中的张融舍宅为宴圣寺,张岱舍宅为禅房寺等。另外寓居于吴郡的侨姓大族也曾舍宅为寺,如琅邪王氏中的王殉、王氓兄弟就舍宅建造了虎丘东、西二寺及景德寺,庐江何氏中的何准也舍宅建造了般若台。这些大族因崇信佛教,故常通过“舍宅为寺”的举动来显示自己的虔诚。
    由于崇佛风气的兴盛,吴郡地区见于记载的出家人很多,吴郡四姓中也有不少家族成员直接出家为僧。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