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汇龙园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相关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浦东公墓 » 汇龙园 » 最新动态 » 相关文章

明代抑佛政策下的海南佛寺建设

2020-02-12 10:18:36 点击数:

    明代广东独立设省,琼州成为广东省辖的一个府,下辖三州十县,时海南文教渐兴,出现了邱、海瑞、王弘诲等一批文人,但佛寺建设依然保持活跃态势。明初佛教政策以洪武十四年(1381年)六月礼部要求设僧司衙门为界,前期侧重于保护和提倡,后期着力整顿和限制,多次下诏归并寺院,限制新建寺院,抑制寺院经济。‘洪武十五年诏令京师设僧录司,掌天下僧道,各府州县设僧纲司、僧正司、僧会司,分掌其事,佛教进人“官僚化僧伽管理”。z明初实行海禁,严禁私人海外贸易。3明前期海南海洋经济受到制约,佛寺也随之减少。

                        上海公墓,上海墓地,浦东公墓,浦东汇龙园

                       

    明初佛教政策很快在海南落地,僧纲司于洪武十六年在琼州府城外天宁寺设立,有都纲、副都纲各一员,掌管全岛佛教事宜。这一年万州天宁寺设僧正司,置僧正一人。4接着是归并寺院,琼山天宁寺就合并不少庵堂,史料记载:

    天宁寺在城北一里西厢,宋建为天南寺,元改今名。国朝洪武癸酉,僧录司差人照例归并原无名额庵堂作一寺,因析天明堂殿宇于今基建两廊、普庵、六祖讲堂。丁五,指挥桑昭捐财重建二殿三门,其佛像系各处归并,一应额扁俱教谕赵谦所书。郡邑于此习仪。永乐间,知府王修扁其门日“海南第一禅林”。宣德间,金事龚蜒复书其扁;正统六年,文昌乡老韩真枯捐财重建正殿,八年,知府程莹以漱隘,又辟地迁其构于后为观音阁,于址重建大雄宝殿暨诸楼阁,法藏斋堂僧舍咸备。成化间,都纲普明重建二堂及外门。正德丁五秋,善慧捐其积财,重建观音阁及修正殿、普庵堂、四天王等宇。

    天宁寺自宋至明一直存在。明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三十年(1397年)至正德十二年(1517年),官府不断修葺,又归并了其他佛寺,因规模宏大而成“海南第一禅林”。正德《琼台志》卷27《寺观》记载,洪武二十六年被并人天宁寺的佛寺有琼山海口都天明堂,“有例归并,遂迁堂宇及佛像于天宁寺”;琼山城南、道右及城东小林都三处观音堂“废佛像俱迁天宁寺”。
    表一和表二明确标出正德前被毁佛寺12座,这一现象说明洪武后期归并寺院已有成效。但明前期对宋元佛寺重建或修葺在正德《琼台志》卷27《寺观》中记载也在10座以上,见表三。
    表三显示,正德以前海南佛寺重建或重修,多在洪武归并佛寺之前,一半以上均由官吏主持,显示佛教兴衰与政治的关系。正统以后,明初佛教政策已失去约束力,王朝宗教政策实践常有阶段性的变动,除嘉靖外,修建寺院一直颇为活跃。正统时琼州知府程莹重修天宁寺,赐进士出身、河南道监察御史琼山唐舟撰《重建天宁寺碑记》云:
    正统八年岁在癸五孟夏之初,琼郡太守岁田程公莹、节推宿迁乘公格、知事宝圭黄公琦等暨诸僚属咸集于天宁寺。时太守公谕于众日:寺之佛殿乃文昌县善士韩真佑捐资所营,第以规模漱隘,莫称伟观。兹邦为海外重镇,方伯连帅之所临茬,群黎百姓之所瞻仰,吾济泰职斯土,可不为之一新乎?于是乃议坞工、迁旧殿于后为观音阁,重建大雄宝殿于其旧址·一一秋八月戊申厥功告成·一一既而昭勇将军海南卫指挥凤阳陈公瑛等捐资置买田地,以为常住之资·一一外则土官主薄符忠得、者老何存等供其具,合其志,董其事,与夫善士马闰通等则另列名于碑阴焉。
    琼州知府程莹率僚属重修天宁寺,目的之一是便于“群黎百姓之所瞻仰”,显然有通过佛寺传播教化之意。捐资者除官员,还有“土官主簿符忠得、曹老何存等”,说明佛教在海南得到了不同族群的响应。海南卫指挥陈公瑛等捐资置买田,为天宁寺保持长盛不衰提供了物质基础。
    正德之前,海南一些在明初被毁的佛寺又得到重建,正德《琼台志》记载琼山道右观音堂在洪武间被归并天宁寺,永乐间指挥杨义委、杨岱宗又募建,仍祀观音。此时新建佛寺也零星出现,如定安观音堂由永乐四年(1406年)典史胡敬建,成化弘治间,知县韦全、义民张球又重修;文昌县观音堂为正统间知县汪谱、民邢斌建,成化间,知县宋经重修;该县万寿堂又称万寿寺,洪武中建于清澜城内,为祝厘所,景泰初,千户贾瘩迁于城东;昌化观音堂在城内,洪武八年县7}王义建;乐会县观音堂为洪武间恫民王德钦改建,正德间知县严柞重建。明初“土人”“土官”和“山同民”参与佛寺建设,说明土著已深受佛教的影响。观音堂的频繁出现,与此时珠江三角洲的观音信仰现象相吻合,再次反映海岛与大陆在佛教传播上的同步。
    嘉靖初,朝廷为了防楼再度申严海禁,海南经济发展受到制约,又因嘉靖帝崇道,佛教受到打压。但隆庆开海后,海南又出现修建佛寺的热潮,详见表四所示。从表四可知,明代后期,海南修建佛寺主要分布在琼山和万州,有研究表明,明代禁止私创新寺,故一些新建佛寺多以庵堂等名之。‘表四的佛寺无论是官员还是乡绅民修建,多以庵堂名之,也印证了此说。庵堂规模小,分布广,适合民众祭拜,表四不时出现乡人、乡民、乡绅等字样也就不难理解。
    明代海南普通民众对佛教的信仰,还表现在与官府毁寺的抗争中。正统年间,知府程莹对宋元一直存在的琼山弥陀堂“逐尼罢庵”,但乡人私下进行恢复,后又遭官毁才改为社学。
    弥陀堂在城东二里,原宋弥陀道场荒址。元泰定二年宪金撒迪见茅屋住尼妙性,乃为建堂。至顺三年,普明寺营缮都司达鲁花赤阿刺护世同乡老唐缔重修。国朝正统间,知府程莹逐尼罢庵,田给里户耕纳。景泰末,乡人私招尼归复。正德庚辰,汪金宪克章复毁,以堂为社学。新田又拨供府县二学。
    程莹毁庵与乡人重建明显有冲突,但官府最终毁庵改建社学。正德末,广东督学魏校正在推行毁“淫祠”运动,寺庙改社学,田产拨归社学,已成为一种模式。海南官员先行一步毁寺建学,连普明寺也难逃一劫,“嘉靖五年,通判俞渊废普明寺,修建改为社学。海南毁寺改社学与大陆没有两样。表四显示,嘉隆时海南佛寺建立较少,直到万历才出现建寺热潮。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