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价格电话

嘉定公墓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法规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嘉定公墓 » 华亭息园 » 最新文章 » 殡葬法规

弘扬佛教文化

2020-02-12 10:00:26 点击数:

    首先是翻译佛经,编印佛教典籍。宋初,统治者积极地推动了佛教文化事业的发展,创造了丰硕的宗教文明成果。统一集权的政府有能力为大规模的雕版和翻译佛经提供物质支持。宋初统治者十分重视佛经的搜集雕印。太祖登位不久,即诏四川转运使沈义伦于益州以金银字写《金刚经》进上。乾德二年(964年),救令右街应制沙门僧文胜编《大藏经随函索隐》,凡六百六十卷。开宝四年(971年),宋太祖命张从信往益州负责雕《大藏经》。五年,诏雕佛经一藏,计13万板,这是最早的大藏刊本。以《开元释教录》入藏经目为底本,太平兴国八年(983年),成都《大藏经》刻成.共1 076部,5 048卷。蜀本《大藏经》的雕印.大大推动了佛教文化的交流和发展。

                        上海公墓,上海墓地,上海华亭息园,嘉定附近公墓,

                           

    由于这部藏经是在宋太祖开宝年间救令刊板雕造的,故称《开宝藏》。因为它在益州(今四川)开雕,所以又称为《蜀版大藏经》。又因为在后来很长一个时期,对这部大藏经的印刷流通事务,皆由政府指定寺院和有关机构管理,故从性质上讲,又被称作《北宋官版大藏经》。《开宝藏》是宋初佛教文化工作最伟大的成就。《开宝藏》此后成为一切官私刻藏的共同准则,甚至丽、日本和契丹也以此为底本。宋代不断扩充修订,并和译经院的工作结合到一起。宋太宗在太平兴国寺大殿西边建立译经院,命西域高僧法天、天息灾、施护入院主持译经,“延梵僧翻译新经。始以光禄卿汤公悦,兵部员外郎张公泊润色之。后赵文定、杨文公、晃文元、李尚书维皆为译经润文官”。后改为传法院。译经院的设置,使自唐宪宗元和年间以来中断的译经工作得以继续,传播并保存了大量的佛教经典。丰富了中国佛教的理论文化。太宗对译经工作非常重视,多次亲访译经院,诏见译经人员,赐予丰厚的财物。北宋立国以儒家思想为本,从事译经的书字、缀文、润文等工作的官吏多为儒生,太宗可以通过这些儒生对译经工作进行监督。北宋初年,正值印度国内左道密教全盛之时,施护等人也属于密教,传入中国的佛经必然有很大一部分密教的经文,这些经文一旦译出,就会有人告知皇上此经有违儒家伦理,即被毁禁。中国本土的佛教著作也受到太祖、太宗的重视,值得一提的是,太平兴国七年(982年),宋太宗下救律宗高僧赞宁修《宋高僧传》,端拱五年(988年)赞宁完成该书并将其进献朝廷。该书对隋唐佛教之盛做了详尽系统地记录,而《新唐书》和《资治通鉴》对佛教史的介绍很少。如陈垣所说:“此书(指《宋高僧传}))所载,十之九皆唐僧,可补《唐书》、《通鉴》之阀矣i该书与梁慧皎的《高僧传》、唐道宣《续高僧传》同为高僧传记,也是三部著名高僧传中唯一一部奉救撰修的高僧传记。

    其次是奖励高僧。佛教产生于天竺,到外国留学游历和取经求法一直是中国佛教发展的主题之一。朱士行、法显和玄类等西行求法的高僧大德都是自费出国,并未受到国家的支持和资助。玄类西行甚至受到政府的挡。而宋朝对僧人西行求法却开明的多,建隆四年(963年),“僧行勤等一百五十七人各赐钱三万,游西域’,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由政府资助的僧人求法,促进了中外佛教的交流。早在隋唐时期,封赐师号、大德号及赐子就是皇帝表彰由德高僧和笼络佛教上层的重要手段。宋太祖、太宗承袭唐代故事,多次赐给高僧师号、大德号和紫衣袭装。师号和大德号都是封建统治者封赐高僧的荣誉称号。皇帝下诏直接即可封赐号大师,太平兴国三年(978年),赞宁随吴越王钱椒入朝,宋太宗因其奏对时显得通达睿慧,遂赐号通慧大师。从宋太祖、太宗开始,终宋一朝,无国师号的封赐。所赐师号中某某大师号的比例比较大。在宋太祖朝,封赐大德号的规定比较严格,僧人通三学(戒、定、慧)方可封大德号。僧人在讲经、律、论等科考试中表现优异,也能封大德号。大德号救蝶由中书省颁给,并准许左右街僧录司简署,也就是说,有大德号的僧人具有奉职高级僧官的资格。从这方面讲,大德号比大师号显贵。赐紫是以皇帝的名义赐给僧人紫衣袭装,以示尊崇,这源于武则天时期。在宋太祖、宋太宗朝,一般每次皇帝诞辰才能赐紫,在太祖朝,允许僧人上“手表”,申请比试经业,考试四科十条全通者方可赐紫。如:开宝二年(969年),长春节(太祖诞辰),诏天下沙门上表入殿,庭试经、律、论义十条,全通者赐紫衣,号称“手表僧”。太平兴国四年(979年),宋太宗为了统一制度,下救禁止僧人以个人名义上“手表”,每逢皇帝诞辰,由皇室、宰臣、地方官员和僧官上书朝廷,推荐僧人赐紫!还有就是对外国来华的高僧赐紫,以示对外国佛教徒的友好。本国僧人出国求法,回国时献经书法物给朝廷,也可以赐紫。如:“太宗太平兴国三年三月,开宝寺僧继从等自西天回,献所得梵夹经等,诏赐继从等紫衣。自是每献者多诏赐方焉。从这以后,对回国献经的高僧赐紫成为惯例。宋太宗还为参加译经的僧人加官试光禄卿或鸿肿卿这样的官职,作为对其译经工作的肯定与支持。雍熙二年(985年),“以天竺僧天息灾、施护法天亚为朝请大夫、试鸿肿少卿”!’后来他们迁至朝奉大夫、试光禄卿。这种僧人封俗官的做法一直延续到元丰改制时。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