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新闻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清明冬至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青浦公墓 » 福寿园 » 新闻动态 » 清明冬至

    河西译经事业的发展贯穿于魏晋南北朝佛教发展的整个历史时期。西晋时,河西佛教初步发展,此时译经事业虽然刚刚起步,但是得益于以竺法护和帛法祖为代表的译经僧的引领下,河西译经事业的起点很高,且对全国和后世译经事业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

    素有“敦煌菩萨”之称的竺法护通晓30多国语言,其广泛搜集佛教经典原本,而后潜心翻译。法护“译经种类繁多,包括般若、华严、宝髻、大集、涅桑、法华、律部等诸类大乘经律,对后世影响较大的有《光赞般若经》《正法华经》《渐备一切智德经》《弥勒成佛经》《普耀经》等”I3I。另外一位西晋著名翻译家帛法祖,为河内人,自幼发心出家,博涉多才,通梵汉之语,译经众多。“《开元释教录》载其译经十六部十八卷,但其中十一部十二卷已缺,现有五部六卷尚在。即:《贤者五福德经》《大爱道般泥但经》《佛般泥但经》《菩萨修行经》《菩萨逝经》。

                   上海福寿园,青浦公墓,上海公墓,上海墓地

                         

    东晋十六国时期,河西凉州等地译经事业快速发展,如今我们这可以从道安所编《凉土异经录》中窥探一二。河西五凉政权统治者大多崇信佛教,尤其是前凉和北凉统治者曾三次主持大规模译经活动。第一次是咸安三年(373年)由前凉主张天锡亲自主持。“这次翻译的佛经有《首楞严经》《须赖经》《金光首经》和《如幻三昧经》四种”I5I;第二次是玄史十年(421年)沮渠蒙逊攻灭西凉后从敦煌迎请印度僧人昙无i}到姑减进行译经活动。“这次翻译的佛经有著录者共十一部一百零八卷,其数量之多,创河西译经之最”。其中昙无凿所译佛经大多为大乘经典,现保存下来的有12部,其中《大般涅桑经》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其主张“众生皆可成佛”,此后涅桑之学兴起,影响了整个中国佛教发展的进程;第三次是元嘉二年(425年),“北凉主沮渠牧健礼请西域高僧浮陀跋摩在闲豫宫译场翻译河西僧人道泰西行求法带回的《大毗婆经》。这部佛典的翻译有三百余人参加,历时十五年”

    除了上文提到的昙无凿、浮陀跋摩、道泰之外,北凉的译者还有沮渠安阳、道龚、昙学、威德、法众、法盛等人。其中沮渠安阳一生共译经巧部,一部分是在北凉灭亡安阳南奔刘宋之后所译,安阳也是众多将河西佛教带到南朝、影响南朝佛教发展的僧人之一。

    以上可见五凉时期河西佛教译经事业的发展进程,尤其是北凉政权下的译经活动,规模之大、数量之多,可谓是空前绝后。唯一可以与北凉匹敌的要属后秦。后秦时期鸿摩罗什代表了当时佛经翻译的最高水平,罗什与其弟子僧肇等人在姚兴的支持下开展大规模的译经活动。自罗什翻译了《金刚经》《心经》《维摩经》《大庄严论经》等佛教经典后,中国僧侣常常以研究某部佛经为终身事业。总之,鸿摩罗什的译经等活动,对当时河西乃至全国佛教义理的发展和佛教人才的培养做出了突出贡献,同时也极大地促进了佛教中国化的进程。
    除此之外,十六国前、后秦时期的凉州人竺佛念与诸多外国僧人合作译经,担任“传译”之职,“后在长安独立译经、传梵为秦,其“传译”和“翻译”的佛经,不但数量大,且种类多,包揽经、律、论三藏,涉及大、小二乘”Isl;十六国时期,凉州僧人智严和宝云双双南下,住锡于南朝寺院开展译经活动,合作译出《四天王经》《无尽意菩萨经》等,二人的弘法活动在南方佛教界中产生了重要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