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松隐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金山公墓 » 松隐山庄 » 最新动态 » 松隐动态

民间佛教重新淦释与中国佛教史的再认识

2020-02-11 11:44:08 点击数:

    中国佛教学术界历来比较注重佛教之雅而忽视佛教之俗,在热情拥抱高雅佛教的同时,对民间佛教采取鄙视甚至贬斥的态度,漠视其产生与存在的众多根源,忽视其理论的内涵与特色,很少对其进行科学理性的、深入细致的研究,这种现象至今依然十分严重,主要表现就是重视精英佛教而忽视民众佛教,重视正统佛教而忽视民俗佛教,重视合法佛教而忽视佛教异端。这种重视与忽视其实就是对中国佛教雅与俗的分别以及建立在这种分别基础上的不同价值取向。从学术研究的具体领域来看,中国佛教学术在雅俗关系方面的失衡,必然表现为重视义理佛教而忽视信仰性佛教,重视僧尼佛教而忽视居士佛教,重视佛教的经典和义理而忽视佛教的仪式与修持,重视常规文献尤其是正史与藏经而忽视伪经、笔记小说、传奇故事、墓志碑刻、造像题记、游记诗文、课诵倡赞、地方史志等。

                    上海公墓,上海墓地,金山公墓,上海松隐山庄,

                        

    正是在这种失衡状态下,中国佛教学术界一直比较注重对佛教理论建树和文化建树的研究,主要表现在注重义学高僧的经典阐释、理论建构、禅悟风格、宗派创立与传承、经典汇编、高僧活动、大型佛教文化工程、重大佛教事件等。缺少对民间佛教思想与实践的研究,则难以全面理解中国佛教和中国思想,也就难以全面而深刻地理解中国的文化和中国社会,因为,经过学者们失衡性阐释而呈现出来的中国佛教史,主体上看,应该是中国佛教理论发展史,而非中国佛教的全部历史真相,因为在人数上占绝对多数的佛教信徒的信仰心理、宗教生活及其文化特性等均淹没在历史烟尘之中。

    如果说僧人尤其是高僧在延续佛的慧命,那么普通信徒则是在延续整个佛教,因为,正是他们在信仰安顿、文化提升、理论引导等方面的强劲需求,才为精英佛教提供了存在的理由和发展的广阔空间,也在社会环境、政治地位、经济力量等方面为精英佛教提供了最坚实也最持久的支撑。历史上中国佛教的所有成就以及所有问题均与这种佛教存在着内在的关系,所以,只注重精英佛教而忽视民间佛教必然产生严重的学术误区,这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导致对中国佛教总体历史进程的把握出现偏颇。关于中国佛教史的分期,学术界一直存在不同观点。中国佛教可划分为三大阶段;宋以前,宋至晚清,晚清至今。每个阶段当中,民间佛教都具有重要的地位。相比较而言,宋至晚清这个阶段的中国佛教,民间佛教的力量更加强大。关于这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主要是引进、消化、吸收印度佛教,不断学习,不断创新,不断弘扬,形成文化型与学术型佛教的高度繁荣,主要表现形态是域外僧人的入华传教、中国僧人的西行求法、中外僧人的合作译经、释经、讲经以及信众的写经、抄经、印经、刻经、唱经、诵经、供经等,以及在此基础上主要由高僧大德完成的理论辨析、理论建构、理论推广;第二个阶段,主要是筛选取舍、会通各派、圆融中外,最终形成中国化佛教,并通过渗透社会、深入人心、影响生活方式、塑造精神世界等,形成宗教型佛教的繁荣,主要形态是禅净双雄、重视修行、文化会通、政教呼应、民间普及等。第三个阶段是晚清以来,佛教出现了艰难而伟大的转型,但因为佛教内外尤其是社会方面的诸多原因,历经一百多年,至今尚在进行之中。这种转型的基本趋向是,在保持佛教本色的前提下,与国际潮流接轨、与现代生活接轨,与永不衰减的精神超越的诉求接轨,在文化繁荣、科学昌盛、经济发达、政治不断清明的时代,勇敢地迎接全球化的挑战,在与各种新兴文化形态的对话中,不断调整自己,从而继续发挥其启迪智慧、净化人生、超越现实的价值。以上三个阶段中,第一个阶段所呈现出来的最大亮点是文化与学术性佛教的不断高涨;第二个阶段的最大特色是信仰性佛教的主体地位最终确立;第三个阶段截至目前已经呈现出来的主要特征是佛教逐渐向文化与学术靠拢,向主流社会靠拢,向现代理性靠拢。相对于精英佛教而言,民间佛教虽然不具有文化创新、思维提升的优势,但是,因为民众始终是佛教信仰者的主体,所以民间佛教其实才是佛教的真正主流。佛教教化社会、影响社会的途径正是通过民众来实现的。历史上,精英阶层忽视民众佛教,学术界直到今天还是忽视对民间佛教的研究,以至于大家普遍认为以民众佛教为主要表现形态的唐代以后中国佛教成为一种衰落的佛教。也就是说,这种观点只有在精英佛教发展史的角度看才是成立的,或者更明确地讲,只是在文化与学术性佛教的视野里才是成立的。

    其二,不利于深入而准确地理解中国佛教发展的内在逻辑。中国佛教的发展是在诸多关系的交织激荡中推动起来的。中印关系、夷夏关系、政教关系、僧俗关系、内(学)外(学)关系、圣凡关系、显密关系、自他关系、大小乘关系等贯彻中国佛教发展的核心内在机制,民间佛教成为以上关系的直接支撑,或者在以上关系的开展过程中别有天地。例如在中印关系方面,民间佛教那种大刀阔斧、无拘无束的气势在带动印度佛教中国化方面更加有力,也更加彻底,而在内外关系方面对外学的宽容,在圣凡关系和自他关系方面对神圣性和外在力量的强调,在显密关系、宗派关系、大小乘关系方面更加大胆与直接的会通做法,对中国佛教的发展包括对精英佛教的发展走向产生重大影响,如果忽视民间佛教,以上这些重要关系均难以得到深刻的解读。

    其三,不利于把握中国佛教的基本特征。因为重视传统的义学,尤其是重视理论的创新,特别是重视能够用现代哲学范畴去解释的佛教理论形态的发展演变,所以,在对中国佛教的基本把握方面,形成一种狭窄而偏颇的认识,将具有决定意义、并成为佛教生命力之源的信仰型佛教排斥在外,似乎中国佛教就是这些具有思辨意义的理论及其实践。如太虚认为,只有悟禅之人才能真正把握大乘佛教的真意,直证佛陀的觉海心源,这正是中国佛学之骨髓。②他的“中国佛学特质在禅”这一观点后来为中国学界和教界广泛接受。其实,这种看法也来自注重精英、忽视民间的偏见。笔者认为,从信仰者的心态和修持的方法来看,中国佛教从古至今主要有五种形态,即:参禅悟理型、念佛往生型、祈神护佑型、密教信仰型、行善积福型。其中,参禅悟理型是以般若为基础,力图掌握一种全新的认识方法,达到佛教向往的觉晤和彻底解脱境界;祈神佑护型是对佛教中超人间力量拥有者的信仰,目的是祈求保佑,实现现实的各种各样的追求;密教信仰型以身、口、意三密相应、即身成佛为方法论和目的论,具有非常丰富的信仰内涵,在今天既表现为藏传佛教的复兴并在内地强劲传播,也表现为唐密的迅速重建趋势;念佛往生型是以念佛为主要方法、以自己的亲人或有缘人以及自己求生西方极乐世界为目标的法门;行善积福即以行善为手段,以积福为目标的信仰。以上五种形态中,参禅悟理的信仰主要流行于精英层面,而其他四种信仰都主要流行于民间,总体上看,民间佛教实力雄厚,他力信仰远超成佛信仰。

    其四,不利于把握唐以后中国佛教的核心问题。李四龙教授曾经从佛教义理发展历程的角度将中国佛教核心问题划分为三个阶段,一是有无问题,二是顿渐问题,三是显密关系问题。①这一见解很精辟,尤其是对显密关系的重视,具有更加鲜明的创新性,应该说是抓住了唐以后中国佛教的一个重大问题。但如果不局限于佛教义理的领域,扩而广之从整个中国佛教发展历史的角度来看,我们会发现,输入与接受、分立与会通、自力与他力可能会更好地解释中国佛教整体发展历程,因为正是这三次问题转变,架构起中国佛教的历史脉络。隋以前的核心问题是印度佛教的输入与中国人的接受。例如净土信仰的传入就经历了从东汉到隋的长期过程,而中国人也是在这一阶段最终确定了对大乘尤其是大乘般若理论的接受。两宋时期圆融思想盛行,出现了大小乘、显密教、各宗派、儒释道、政教学,以及精英与民间等多领域多层面的圆融会通。而在两宋以后,自力与他力成为中国佛教的核心问题,或至少也是核心问题之一。而他力信仰以及建立在这种信仰基础上的中国佛教也是两宋以后中国佛教的主流或主流之一,这种佛教以功利化祈愿、拜忏、超度、往生、因果等方式呈现出来,成为中国佛教延续至今的信仰主体,也是中国佛教最具感召力和神圣性的部分。

    他力就是超人间力量,主要表现为:第一是含有超人间力量的原理,如业力轮回、因果报应、九品往生、佛力加持、咒语神力、诸佛世界、菩萨济世等。第二是具有超人间力量的人格化个体,如佛、菩萨、缘觉、声闻“四圣”以及“六凡”当中的天神、阿修罗以及饿鬼和地狱众生等。第三是被认为可产生超人间力量的某些做法,如身结印契、口诵真言、心作观想、念佛菩萨名号以及诵经、摩顶、供养、回向等。第四是具有超人间力量的非人格化对象,如佛教的手印、坛场、舍利等圣物、圣迹以及被赋予神力的某些经典。以上第一个方面代表了佛教超人间力量信仰的理论,后三个方面则代表了佛教超人间力量信仰的实践。这几个方面形成一个完整的、彼此依存的链条。作为超人间力量信仰中最典型的理论,因果报应及与之紧密相关的业报轮回学说也是整个佛教理论体系得以建立的关键。而佛教实践体系中最核心也最典型的超人间力量信仰则是上述四类中的第二类,即对具有超人间力量的人格化个体的信仰,佛教的非人格化超人间力量和具体做法中的超人间力量实质上都只是这种超人间力量的派生而已。②

    自他关系作为两宋以后中国佛教的核心问题,与禅净关系紧密联系在一起,也与雅俗关系直接挂钩。禅主张自力,净主张他力。雅侧重自力,俗侧重他力。这个问题又与人的染净、善恶、有限无限、相对绝对等问题联系在一起。本质上讲,是如何看待人性的问题,包括如何看待人的力量及其作用。如果再扩大一点来看,这也与整个世界的来源(缘起与创造)、人类的终极归宿等问题联系在一起。这也正是世俗性文化与宗教性文化之所以长期存在并将永远存在下去的根本原因所在。两宋以后的禅净关系、显密关系、拜佛祈福与明心见性的关系,乃至近代以来的人间佛教思潮,本质上都是自力他力关系的一种体现。直到今天,中国佛教信仰的深层问题,某种程度上还是自力他力信仰的关系问题,这种关系在今天主要表现为相互轻视、相互转化、相互承认等不同形态。从理论上看,自力信仰是根本;从实践上看,他力信仰是佛教魅力的主要支撑。如果佛教义学不屑于系统诊释这些问题,佛教就不能从理论的高度回答佛教以往的历史演变与当今的存在形态,也难以支撑佛教未来的稳健发展。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