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汇龙园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浦东公墓 » 汇龙园 » 最新动态 » 殡葬文化

僧徒“伏虎”与佛教伦理道德

2020-02-11 11:19:20 点击数:

    依人情而论,包括僧人在内的各色人等不能为虎所噬;依戒律而论,僧人也不能简单地杀虎。中国佛教中流传更多的是禅师法师伏虎、驯虎之类的故事。这其中最著名的伏虎故事可能是:佛国十八罗汉中的第十八罗汉宾头卢尊者,因以饭菜长期饲养寺门外的一猛虎,最后将猛虎收伏,被称为伏虎罗汉。在中国佛教中,“伏虎罗汉”可谓不胜枚举。如《高僧传·曹域传》中就记载有此类故事:西晋时,天竺僧曹域在襄阳渡江时,“前行见两虎,虎饵耳掉尾,域以手摩其头,虎下道而去”;又《续高僧传·僧稠传》:北魏僧稠,有一次在王屋山见到两只老虎相斗,用锡杖插于两虎间,两虎遂低头而各自散去。《太平广记·空如禅师》载,唐朝空如禅师“人陆浑山,坐兰若,虎不暴,山中偶见野猪与虎斗,以黎杖挥之曰:‘檀越不须相争。’即分散,人皆敬之”。佛徒禅侣(高僧)伏虎,借助的是佛法力量,仅举一例略作说明。《高僧传》卷十二“释僧生传”:西晋释僧生“诵《法华》,习禅定,常于山中诵经,有虎来蹲其前,诵竟乃去”。

                      上海公墓,上海墓地,浦东公墓,上海汇龙园,

                      

    在伏虎、驯虎的基础上,更有大量佛僧与虎和谐相处的“事迹”。例如,唐贞元年间,禅僧大颠于潮州牛岩立精舍,又于西幽岭下创建灵山禅院,出人有猛虎相随。唐大中年间,天竺僧智亮与其师慈感结庐泉州戴云山,“累月不火食,有虎驯伏其侧”;民国年间著名的“伏虎和尚”广钦法师,在泉州清源山碧霄岩穴居苦修十三载,朝夕与猛虎相处。这一时期的“虚云伏虎”也是僧界流传甚广的故事:某晚上,高僧虚云法师与弟子打坐于虎丘山的林地边,六只老虎驯服地围坐在他们周围,虚云法师还用手抚摸一只大老虎的前爪,安祥自得。

    不少中国佛教虎故事中,高僧用法术驯服虎后,对虎演说佛法,而虎竟也修禅学法。《续高僧传·隋慧日内道场释惠越传》记载,释慧越“住罗浮山中,聚众业禅,有闻南越。性多泛爱慈救苍生。栖顿幽阻虎豹无扰,曾有群兽来前。因为说法,虎遂以头枕膝,越便抨其须面,情无所畏。众咸睹之以为异伦也”。

    温州仙岩风景区大罗山积翠峰的伏虎寺,系北宋楞严遇安禅师开山创建。据《瑞安志照戈,遇安禅师虔心受持《大佛顶首楞严经》,终发明心地,于是广开法席,大弘《楞严》,朝夕参访问道者,常数百人众。一日,秋夜月朗,微风吹拂,三百余人正谛听遇安禅师宣讲《楞严》妙旨,蓦然于山洞中窜出一只老虎,众人惊散,唯遇安禅师端坐无恐,对老虎喝曰:“孽畜!休得妄动。”虎闻之应声伏地而跪。禅师睹状,又曰:“孽畜!听经乎?伤人乎?若听经者,尾三摇席地而坐。”虎闻声尾三摇蹲坐。

    明代万历年间,黄山高僧普门豢养一虎,日为守门,衔柴,听经,仿佛亦有所悟。普门生前有虎为伴,死后亦有虎前来拜塔,每月初一、十五两天,虎必来塔下凭吊,哀鸣不已,人称义。又,明崇祯年间,晦呆禅师在罗浮山鹿角坑建云水庵,此地经常有虎豹出没。一天凌晨,山窝里群虎吼啸,跳跃嬉戏。晦呆禅师立于一巨石上,慈祥招呼群虎,前来听经。群虎初是惊愕,然后就慢慢地伏于岩下,静静地听晦呆朗读佛经。直到近现代,仍有虚云大师宣讲佛法而令“老虎参禅”之类的传说。

    虎常常成为护持佛教的力量。庐山东林寺自隋唐以来流行的“虎溪三笑”的故事就是典型的说明:东晋时,诗人陶渊明与道士陆静修常结伴来东林寺与高僧慧远谈经说道。每次陶、陆来访后,慧远送客不过寺前的虎溪(虎守之溪),过溪则虎鸣。一次慧远送客,谈话间不觉过溪,虎遂啸鸣,三人因之相视大笑。《广信府志·旧邑志》记载:五代时期,“扣冰古佛”结庵江西铅山县鹅湖山将军岩时,有“二虎侍侧”,引发周边民众信奉。虎也常常成为禅师骑行的工具。

    《五灯会元·黄龙法忠禅师》记载:黄龙忠法禅师在北宋宣和年间,迁居南岳,据传常跨虎出游,儒释皆望尘而拜,四众以“伏虎”称之。南朝陈时,某道士诬告南岳慧思禅师通敌北齐,陈主派使者捉拿。使者至南岳即遇虎、蛇挡道。使者大惊,誓言不起恶念捉拿慧思,才得安全回归。慧思修法处缺水,虎引之登上山岭,刨地咆哮,泉水涌出,遂名“虎跑泉”(全国多地亦有佛教与虎相关的“虎跑泉”)。西湖虎跑寺(大慈定慧禅院),寺内有号称天下第三泉的虎跑泉,传说该泉即是一位高僧感虎移泉的结果。《西湖游览志》记载:

      唐元和十四年,性空大师来游兹山,乐其灵气郁盘,栖禅其中。寻以无水将他之,忽神人跪而告曰:“自师之来,我等激惠者甚大,奈何弃去?南岳有童子尔,当遣二虎移来,师无忧也。”翌日,果见二虎跪地作穴,泉遂涌出,甘冽胜常。

    此外,中国境内无数的虎溪、虎泉、虎洞、虎岩、虎寺,大都与佛教伏虎以及虎护持佛教相关。例如,在中国汉地,以虎命名的佛寺就有不少:杭州西湖虎跑定慧寺,四川峨眉山伏虎寺、安徽庐江伏虎寺、怀安虎卧寺、河南宜阳虎头寺,等等。

    中国佛教艺术中有相当丰富的伏虎文化内容。宁夏贺兰山山嘴沟壁画有西夏的“伏虎罗汉”。新疆吐鲁番地区精美异常的“馏金弥勒坐虎图”。“佛画”“禅画”以虎为题材更是多多,如《仙释驯虎》《丰十骑虎》《罗汉伏虎》等。其中,蜀僧石格于北宋乾德元年(963)的《二祖调心图》:慧可(禅宗二祖)、丰十二位禅宗大师调心,丰十伏于温顺的老虎身上,佛氏调伏虎心的力量表现得淋漓尽致。“僧稠降虎”图,是宋代磁州窑反映佛教文化内容的艺术品,常常绘制在日用品,特别是瓷枕上。南宋释法常,擅长画虎,有《虎图》传世。元人的《四睡图》,画中丰十、寒山、拾得三个僧人凭虎而睡。明代的戴进画有《罗汉伏虎图》,清代丁云鹏画有《伏虎罗汉图》。清朝时“罗汉伏虎”是陶瓷和木雕、泥塑的重要题材。即使是在当代,“禅法(禅师)伏虎”,依然是美术界的一个常用题材。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