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归园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青浦公墓 » 淀山湖归园 » 最新动态 » 归园动态

居士佛教在明清佛教衰落中的兴起

2020-02-11 10:18:17 点击数:

    居士佛教的兴起,在明代就令人瞩目,并表现出与以往不同的特色,特别是一批卓有成就的文学家、思想家参与其中,如明代文学家宋镰、袁氏三兄弟、李赞、焦站等都是著名的佛教居士,他们不仅信佛研佛,而且都留下佛学方面的专著,既扩大了佛教的社会影响,也为近代佛教文化复兴运动中居士佛教的兴起拉开了序幕。

                      上海公墓,上海墓地,青浦公墓,青浦淀山湖归园,

                        

    文学家宋镰01310-1381),明初翰林学士,官至学士承旨知制浩,深得宋太祖宠信,曾奉命主修《元史》。他对佛学也很感兴趣,曾三阅大藏经,并撰有高僧塔铭等39篇,后被辑为《护法录》,成为元末明初佛教史传的重要资料。袁氏三兄弟,即袁宗道、袁宏道和袁中道,三人并有才名,时称“三袁”。三袁皆好佛,且都“向心净土”。特别是袁宏道(1568-1610),自号“石头居士”,“少志参禅,根性猛利,十年之内,洞有所入”,后“归心净土”,所作《西方合论》“以不议第一义为宗,以悟为导,以十二时中持佛名号、一心不乱念念相续为行持”,在当时被认为是“禅、土合源,超绝乐邦诸典”的重要著作,在佛教界曾产生十分广泛的影响。其诗文强调抒写“性灵”而反对复古摹拟,可以明显看到受佛教的影响。思想家李赞01527-1602),早年习儒,晚年信佛,尤好禅宗,思想深受王阳明和佛教禅宗的影响,著作很多,佛教方面的有《文字禅》《净土诀》《华严合论简要》等。其反正统、反权威的思想倾向和批判精神,在中国思想史上影响相当深远。焦站01540-1620),万历进士,长于文字,与李赞往来论学而归心于佛法,认为“佛学即为圣学”,曾努力调和儒学与佛教,认为儒家的“尽其心者,知其性也”就是佛教的“识心见性”,甚至认为佛经所说最得孔孟“尽性至命”的精义,汉儒和宋儒的经注则只是糟粕而已。佛学方面的著作有《楞伽经》、《法华经》和《圆觉经》的《精解评林》各2卷。其他如《指月录》的作者瞿汝翟和《佛法金汤录》的作者屠龙等,也都是明代的著名居士,他们的著作都是这个时期佛教的重要代表作。
    清代佛教界的佛学研究十分萧条,在家居士的研佛弘佛成为这个时期佛教的主要支柱。大思想家王夫之(1619-1692)在广泛研究天文、地理、历法、数学,特别是经学、史学等的同时,也涉猎了佛学,曾著有《相宗络索》和《三藏法师八识规矩论赞》等,开了清代在家研佛的先风。紧接其后的著名居士有宋文森、毕奇、周梦颜和彭绍升等,其中以彭绍升影响最大。彭绍升(1704-1796),法名际清,字允初,别号尺木、二林。江苏长洲(今苏州)人,乾隆进士。早年习儒,精于古文,尤喜陆王心学。后曾习道家修炼之法,但历时三年而无效;因读《紫柏全集》等转而信奉佛法,精于禅学,归心净土,故又号“知归子”。他绝欲素食,持戒甚严,曾建念佛道场,设放生会。思想上主张儒佛一致、禅净融合。著述很多,有《一乘决疑论》、《华严念佛三昧论》、《净土三经新论》等。特别是其所作的《居士传》56卷,广泛引用史、传、诸家文集、诸经序录、百家杂说,记载了东汉以来在家奉佛的居士312人的事迹,其中有不少政治家和文人,不仅保留了大量的资料,而且从中可以看到各时代居士信仰的趋向与变化,因而在中国佛教史上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居士传》仅限于收录男性人物,关于在家女居士,彭绍升另作有《善女人传》1卷。彭绍升曾授佛学予清代著名经学家和文字训话学家江沉01767-1837) ,江沉又为大思想家龚自珍所师事,龚自珍曾称江沉为“是予学佛第一导师”,他信佛研佛,开了近代思想家致力于研究佛学的先河,推动了近代中国佛教的复兴。
    与彭绍升同时的罗有高(1734-1779)和汪绪01725-1792)也是倾心佛教的在家居士,他们三人结为法友,共同研究佛学。罗有高著有《尊闻居士集》8卷,汪绪则著有《汪子遗书》10卷。其他如辑录古德参禅方法而编成《宗范》2卷的钱伊庵,抄录古来有关净土信仰的起信、立愿、励行等语要而编成《径中径又径》4卷的张师诚等,也都是清代有一定影响的佛教居士。而清代影响最大的佛教居士乃是创办了金陵刻经处的杨文会。
    杨文会(1837-1911),字仁山,石棣(今安徽石台)人。少时博学能文,兼通黄老庄列之书,凡音韵、历算、天文、舆地等,亦“靡不领会”。27岁时于病中读《大乘起信论》而对佛教产生信仰,后“一心学佛,悉废弃其向所为学”,并立志搜求佛经,刻印流通。清同治五年C1866>,与同志者十余人募捐集资,在南京创
立金陵刻经处。他通过友人日本佛教学者南条文雄从日本搜求得大量在中国佚失的佛教典籍,并刻印流通,同时,他也为日本编印《续藏经》提供了数百种佛教典籍。光绪二十一年c189s>,他与斯里兰卡的佛教居士、摩诃菩提会会长达磨波罗在上海见面,相约复兴印度佛教。光绪三十三年(190}>,他在刻经处设佛教学堂,名“抵恒精舍”,自编《佛教初学课本》等教材,招收学生,讲习佛典,并聘苏曼殊(1884-1918)教梵文和英文,为振兴中国佛教而培养佛学人材,也为赴印度传法做准备。宣统二年,他又在南京组织了佛学研究会,并自任会长,每月开会一次,每周讲经一次。次年逝世。
    杨文会之学以“教在贤首,行在弥陀”为宗旨,对净土、华严、禅宗、唯识和因明等都很有研究。他十分推崇《大乘起信论》,并调和性相二宗,曾认为“《起信论》虽专诊性宗,然亦兼唯识法相,盖相非性不融,性非相不显。在宗教实践上他则归心净土,倡导“念佛往生净土法门”,认为净土一门括尽一切法门,而一切法门皆趋净土一门。同时,他又融会儒佛,认为孔子与佛并无二致,他曾说:“先圣设教,有世间法,有出世间法。黄帝、尧、舜、周、孔之道,世间法也,而亦隐含出世之法;诸佛、菩萨之道,出世法也,而亦该括世间之法。其对世间和出世间法的论述,既有传统的儒佛调和意味,也有在中西文化碰撞背景下以世界眼光来看待各种不同宗教和文化,从而对那些处于动荡社会中已受到西学影响的知识分子对中国传统佛教产生兴趣具有一定吸引力,推动了民国时期居士佛教的盛行。杨文会著述很多,金陵刻经处编成《杨仁山居士遗著》册流通于世。
    杨文会对近代中国佛教的贡献,不仅在于他的佛学研究,更在于他的刻经事业。在他一生所从事的佛教活动中,用力最勤的也就是编刻佛经,他自己曾说:“鄙人四十年来,屏绝世事,专力于刻经流通。而为了刻经流通所创办的金陵刻经处,则对近代佛教的复兴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为了刻经事业,杨文会可谓呕心沥血。他设法通过南条文雄搜集到许多中国久已失传的经疏,如《中论疏》《百论疏》《唯识述记》《因明论疏》等共“三百余种”。他从中选择了部分刻印流通,并编入《大藏辑要目录》。《大藏辑要》是他为了方便学者“随时购阅”而编的,原计划陆续雕印大小乘佛典460部,3320卷,可惜尚未刻全,他即逝世,在他生前仅出版了2000余卷。杨文会以后,欧阳竟无继续主持刻经事业,并在刻经处附设了佛学研究部。杨文会一生“弘法四十余年,流通经典至百余万卷,印刷佛像至十余万张”,对佛学在中国近代的复兴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他在金陵刻经处创办的<y氏恒精舍”虽然由于经费等问题不久即停办,但他开了此后各地创办佛学院的先风,对近代中国佛教的复兴影响也是巨大的。杨文会的弟子很多,其中的佼佼者有僧人太虚和居士欧阳竟无等,著名的学者章太炎、谭嗣同等也都是他的学生。学者和居士研佛,并有所成就,遂成为近代佛教史上的一大特色。梁启超曾说:“晚有杨文会者,得力于《华严》而教人以净土,流通经典,孜孜不倦,今代治佛学者,什九皆闻文会之风而兴也。又说:“晚清所谓新学家者,殆无一不与佛学有关系,而凡有真信仰者,率归依文会。这些说法都强调了杨文会居士对近现代佛教乃至近代以来中国思想文化的影响。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