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浏家港陵塔

新闻资讯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法规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浏家港陵塔 » 新闻资讯 » 殡葬法规

1911-1928年民国初立至北洋政府时期

2020-02-10 14:10:25 点击数:

    这一时期国家制度由封建专制转向了民主共和,但处于军阀混战状态,国家没有实现真正的统一。在短短的17年间,湖南就有谭延阎、汤萝铭、张敬尧、赵恒惕、唐生智等12人相继掌权,政权更替如此频繁。在这样的情况下,政府对各项事业很难进行连续有效的管理,对宗教事业亦是如此。

    民国元年颁布了体现资产阶级民主、自由、平等精神的《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其中第二章第五条“中华民国人民一律平等。无种族、阶级、宗教之区别”,这给了佛教徒平等的国民身份。第六条“人民有保有财产及营业之自由”,“人民有信教之自由”更是让佛教徒备受鼓舞。《临时约法》的颁布让受庙产纠纷所累的僧侣们看到了维护寺产的希望。民国元年四月,全国僧伽代表于上海流云寺开会,组建起了全国性僧伽组织一一中华佛教总会,成为当时全国最高的佛教机关。随后该佛教会又得到了袁世凯政府的承认,发展迅速,在全国各地都建有分会。

                    上海公墓,上海墓地,太仓公墓,浏家港陵塔皇家陵园,

                          

    1912年,在长沙开福寺建立了中华佛教总会湘省支会,会长海印。不久又在湘潭、浏阳、枚县、衡州、衡山、桂阳、常德、遭州建立分部。这些分支机构与总会联系密切,为帮助地方寺庙处理庙产纠纷为己任。佛教会积极支持地方寺庙以《临时约法》中规定的佛教徒的合法权益为武器,向侵占寺产的豪强劣僧提起诉讼,也取得了一定成果。如湖南谷山宝宁寺寺产被李昌炽强占案、黄云龙等以办学为名强占同县旗山寺田租案、湖南三官殿寺产被烈士祠提充案、湖南汝城临江寺状告朱传闻等侵占庙产案、湖南省城三官庙享诉周道腆等威占庙产案异等。这些案件有的得到了内务部批示,有的受到平政院的审理,并得到了公正对待。可以看出,民初地方上侵占庙产的情况依然普遍存在,地方和中央政府都在有意识的治理和规范这种行为。
    北洋政府时期,国家依然坚持了《临时约法》中的信教自由、宗教平等的精神,颁布了多部保护佛教的法令,企图对佛教进行规范和管理。1913年6月内政部公布了《寺院管理暂行规则》一共六条,其中明确规定寺庙财产由主持管理,任何人不得强提寺院财产。但它把寺庙财产分为公产与私产,区别对待。公产归国有,由国家财政管理,可拨用于地方公益事业,私产才能自主管理。该法令不是第一个提出把寺产分为公产私产的,1912年内政部下令各省调查祠庙及天主教堂,就规定“该祠庙历代属于国家祀典者为官产,其有年代碑记无考,非公非私者亦属于官产,由地方公共集资或布施建设者为公产,由该祠庙住守人募化及以私产建设者为寺产”。这也就表明该法令只承认部分私人寺院对寺产有完全的支配权,而寺院公产可以由地方及中央政府支配。1915年袁世凯政府又颁布了《管理寺庙条例》,该条例共六章三十一条,内容丰富,除了重申《暂行条例》保护佛教的内容外,保留了政府对寺庙财产的支配权,增加了对寺规、僧道等教内事务的管理。该条例对佛教钳制严苛,有干涉佛教事务的嫌疑,另外它还取消了中华佛教会,使全国佛教徒失去了统一领导机构,因此遭到佛教徒的强烈反对,多次向国会请愿要求修改。直至1921年,《修正管理寺庙条例》才出台,它主要修改和删除了1915年《条例》中有关寺庙注册、寺庙僧道的内容。
    整个北洋政府时期的寺庙条例,都赋予政府对寺庙财产的管理权,主要是出于兴办教育事业的考虑。主政者主要是想由政府主导,将公共寺庙的部分寺产用于兴办地方教育事业,使庙产兴学在有序、合法的环境下进行。民国政府用专门的现代法律规章保护和管理佛教以及保障教育经费来源,对比于专制时代有一定进步意义。不过当时局势动荡,中央政府、省政府对地方控制力量有限,因此这些条例中保护寺庙的内容在地方上没有得到实行,而对寺庙财产的支配权却遭到滥用,各地因寺产公私产权而起的庙产纠纷不断。
    在湖南宝庆一带,寺产不分公私一律被提充,严重威肋、僧侣的生存。佛教徒请求湖南政府出示保护,当时湖南都督谭延阎对此作出批复,“所有僧侣主持,庙宇田产或系带产出家,或系募集留遗及十方人民陆续捐助,目的确为供佛给僧而僧侣生聚创置又有证据可查者,均应视为佛团私权,无论何人不得强为干涉,以清权限而保公安”。为了明确公私产权,规范庙产提充,内政部也通令各省,重申“此等寺庙或由于教徒之募集,或由于人民之布施,其所有权未经让与以前,当然属诸寺庙”。要求地方“对于庙产构诉事件,秉公请结,毋任宕延”,还强调“保护民间财产为地方官应有之职权,国家一视同仁,断不容营私周利之徒横加蹂瞒”。这一时期中央和省政府都比较注重在法律范围内保护寺庙,力图维护提充庙产的秩序,但地方基层官员以及豪强劣绅却很少依法行事,各地侵占庙产,乱象丛生。
    另外随着湖南地方教育的发展,师范教育、事业教育、强迫义务教育等事业提上日程,地方财务根本负担不起,教育界开始大规模提充庙产,其中更是有不少违法侵占庙产的行为,地方宗教环境更加复杂,庙学双方的矛盾开始激化。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