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价格电话
悼词碑文

最新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悼词碑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 悼词碑文

 同事老孙

2013-08-20 21:52:13 吴庆枫 点击数:

周一清晨,我刚起床便惊闻同事老孙突然离世的噩耗。震惊、诧异、伤心之余更多的是为我这位同事感到婉惜和不舍。毕竟老孙他今年才五十有四呀!而且,之前老孙的身体从来就没有流露出任何不适的征兆。呆立良久,这位与我相处了近二十年的同事平常生活及工作的点滴有如电影的回放在我的脑海里飞速迸现。

老孙,军人出生,九二年自愿兵转业到了地方,一直从事计生工作。老孙转业的时候,我尚没有参加工作,不过我上班的第一天,单位领导可是带着我和老孙一同下的乡。那天在某村支书的家里众人皆称老孙为孙乡长,到底谁是领导?老孙真的是乡长吗?看老孙那小样我不禁心生疑惑但又不便多问。直至中午吃饭,我的疑惑方才得到了证实。.原来老孙这个孙乡长的称呼还有一段典故:老孙在部队学的是制氧专业,转业之前,部队领导问老孙,到了地方你能干啥工作?老孙拍拍胸脯回领导说:以我的能力,到了地方干个乡长啥得绝对不成问题。孙乡长因此得名。只可惜,自从转业,老孙在单位一直都只是一介小小的办事人员。

喜烟好棋这是老孙最大的癖好。老孙的烟瘾极大,香烟无论好差,他可以一根接着一根地从早抽到晚,正常情况之下,三五块钱一包的劣质烟一天到晚没个两三包老孙他绝对熬不到晚;说老孙是个棋痴绝不为过,老孙不但棋艺精湛,而且他落子的速度极快,几无悔棋。工作再忙,只要不见了老孙,那街边的王勇钟表店里定能发现老孙正在专注棋局的身影。棋盘面前,老孙就像是一位运筹帷幄的将军,排兵布局气定神闲、洒脱自如,那一刻,楚河汉界之间冲锋陷阵的老孙早已经将工作、生活中的诸多忧伤和烦恼全都抛弃到了九霄云外。

平心而论,老孙的家境并不宽裕,平时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就是靠他每月大几百块钱的工资,另外还有他老婆在家种的几亩薄地收入,生活一直过得紧紧巴巴。万幸的是,老孙倒是生了个相当争气的儿子,儿子大学毕业过后完全是靠自己独立成家立业、生儿育女,儿子身上老孙几乎没操过什么心思。最近两年,他老婆除了种地又在村里的一家私企谋到了一份工作,他家的经济条件也有了明显的改善,用老孙自己的话说就是:我的苦日子就快熬到头了。平常,老孙的兜里绝对不会超过二百块钱,几十块钱那属正常,所有这些就是老孙平时的抽烟钱和小赌资。虽说没钱,可老孙待人从不吝啬,只要兜里有钱,他绝对往没处花,老孙从不会去考虑明天的日子还怎么过?一旦兜里吃紧,不过三日,老孙首先想到的总是自己的工资待遇,于是便一遍遍地找组织部门和相关领导。因为个人的工资待遇,老孙曾多次去过省城及市县的信访部门,可每回他总是经不住人家几句好话,几根香烟便忘了自己的初衷而打道回府,要是算上去的车旅费用,老孙真可谓是偷鸡不成反而蚀把米。就在老孙走的前几天,因为个人待遇他还曾找过镇里的相关领导,遗憾的是老孙并没能等到给他加薪的那一天,他的工资最终定格在一千一百七十元每月。

俗话说:穷刚伤,富烧香。这些年,因为家贫,加之老孙婆娘平时又缺少点女人味,他们家可谓是大刚三六九,小刚天天有。然老孙这人偏偏死要面子,一般的家事他从不外扬。记得有一次俩口子吵架,老孙婆娘竟将老孙破了相,第二天上班,有人故意问他脸上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孙硬说是头天晚上骑自行车不小心摔到了路边的棉花地里被棉花杆子划的。或许是因为平常在家里得不到温暖,老孙居然在外面寻找起了温柔。几年之前,老孙竟然与镇上某位开小吃店的孀妇好上了,让人难以置信的是,那女人不但时常给老孙添置新衣,而且隔三差五还会给他些零花钱用。不过,自打与那女人相处,老孙整个人都变得比以往更加精神了倒是事实。每天中午下班,老孙总会到那女人的小饭店里帮助女人料理生意,洗菜端盘,收银找零老孙什么活计都干。外人眼里,老孙与那女人倒是情投意合、配合默契,俨然就是一片夫妻店。曾有人调侃老孙说:你这家伙到底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分,就连处个女人,都要既陪你玩乐,还管你吃花。每回老孙总是毫不避讳地分辩说:咱们处的可是真正的感情。

要说老孙这人的工作能力真的让人不敢恭维。我始终怀疑老孙他在部队这十多年的志愿兵到底是怎么当的。然任何事物都有他存在的道理。如今细想,老孙他之所以能有今天,这与他平时的善良、隐忍、慷慨和坚持不无关系。同事家有活需人帮忙,第一个想到的定是老孙,平常单位里的苦差累活,只要不费心计,领导最放心的同样是老孙。得知老孙去世的消息,所有熟悉他的人无不为之痛心和婉惜。市局和党委、政府的相关领导前去吊唁老孙的同时都分别给他的家人送上了慰问金,许多老孙生前的战友、棋友、牌友和同事都是冒着酷暑前去送别老孙,听说与老孙要好的那个女人也带着纸箔前去吊唁了老孙。得知此事,叹服于那个女人身上的勇气的同时,我想那边的老孙你也该知足了。

其实,我早就想写点关于老孙,并且文章的标题和内容我都曾与老孙有过交流。别看老孙水平不高,可对写他,老孙还蛮有想法。他提醒我说:我只是个小人物,最好能写点我身上细微发光的东西。我问老孙:你身上的闪光点到底在哪?老孙一直没有给我答案。后来因为文章的事情老孙还曾催问过我多次,只因我一直忙于琐事并没能如他所愿。万没想到的是,我这一拖竟然拖到了老孙去世。如今这篇文章对于老孙来说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唉,就把它当作是我对老孙的一种怀念吧!

                                 兴化茅山镇政府吴庆枫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