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河乐遥园热线

新闻资讯

网站热门关键字

相关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乐遥园 » 新闻资讯 » 相关文章

军队将领对佛教之笃信

2020-01-13 15:29:03 点击数:

    唐代诗人曹松在《己亥岁》诗中写到:“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诗文用“一”与“万”、“荣”与“枯”形成了强烈对比,令人触目惊心。但这真实地反映出战争杀戮的残酷性。可能就是这种残酷性,导致一些军人,特别是那些领兵将领,以佛教为依托,借以进行调和,达到心理上的某种平衡,以求得解脱。

    据史书记载,这些将领其中有的是驰骋疆场的现役领兵将领,裴度即为其中之一。据《太平广记》记载,裴度早年讨伐淮西叛乱有功,皇上“恩赐矩万”,裴度把它们贮放在集贤里的宅院中。裴度又笃信佛教,“念其杀戮者众,恐贻其殃。因舍讨淮叛所得,再修福先佛寺。备极壮丽,就有日矣”。其用皇帝恩赐的资财大力修葺佛寺,其中原因之一即为征讨叛军之时,杀戮众多,因此用修葺佛寺行为来消灾避祸。裴度采取的是这种方式,而有的将领则用削发为僧方式,直接阪依佛教。幽州节度使刘总即为其例。刘总任幽州节度使数年后,淮西节度使吴元济被平,“田弘正入镇州”,导致刘总“失支助,大恐,谋自安”,于是刘总“乃以印付留后,自剃发为僧,以私第为寺。帝乃从其志,封为大觉师。赐僧腊五十,寺名报恩。

                      浏河乐遥园,上海公墓,上海墓地,太仓公墓,

                         

    除了这些现役将领外,还有很多将领曾经征战沙场,保家卫国,致仕后,退居山林,笃信佛教。如我们从史书、石刻上发现了很多实例。据《唐代墓志汇编》记载,有一为“周故上柱国牛君墓志铭”,其铭文现摘录如下:

        君讳高,字靳举……但以年甫韶此,隋运道销,志学未登,群雄逐鹿,负戈擎羽,勇击三韩,投募从征,剪俘献捷,蒙授上柱国。是以板心三宝,恒念大乘,炉注名香,六斋不绝.致使碗淡鲜华,埋辉于瓦砾.

    该墓志记载了牛高的生平,从中我们发现,牛高曾经在巩固唐政权、征讨三韩(当指朝鲜半岛)战斗中,勇力战功,即墓志中所说的“击三韩,投募从征,剪俘献捷”,后皇帝赐予“上柱国”。后来其笃信佛教,即“饭心三宝,恒念大乘,炉灶名香,六斋不绝。致使碗淡鲜华,埋辉于瓦砾”。

    又有“唐故王府君墓志铭”,其铭文如下:公讳君,字昭仁,琅耶临沂人也……年登弱冠,占募从征。大隋仁寿元年, 以公勇若责育,气壮秦成,授公幽州先贤府车骑将军。既统戎营,摄魔就职,大业年中,先锋辽左.处军中,冬无服裘,夏无操扇,对敌身为士先,致军恒蔽于后,以心勇于物,飞矢遇公于右股,自此迄今,绝于宦矣.既而筑室伊洛,育蔬灌畦,蕴教法门,持心释道,志纵形逸,足可自乐也。

    据墓志记载,王君乃领兵将军,因作战英勇,即墓志中所说的“勇若责育,气壮秦成”,而被封为“幽州先贤府车骑将军”。王君“既统戎营,摄摩就职”,在此后的战争中,“对敌身为士先”,后不幸受伤。后来,退居山林,“筑室伊洛,’,并且潜心修佛,“蕴教法门,持心释道”

    再据《续高僧传·智岩传》记载了智岩信仰佛教的故事,其文如下:释智岩,丹阳曲阿人,姓华氏……及弱冠,雄威武略,智勇过人.大业季年,豺狼竞逐,大将军黄国公张镇州,揖其声节,屈掌军戎,奏策为虎责中郎将。虽身任军帅,而慈弘在虑。每于弓首挂媲囊,所往之处,流水养虫,以为常事.一武德四年,从镇州南定淮海,时年四十.审荣官之若云,遂弃入舒州岖完公山,从宝月禅师,披络入道。黄公眷恋追征,答曰:以身讯道,誓至萨云.愿特舍怒,无相挠扰.既山数幽隐兰若而居……昔同军戎有睦州刺史严撰、衡州刺史张绰、丽州刺史间丘鹿、威州刺史李询,闻岩出家在山修道,乃寻之。既瞩山崖妹峻,鸟兽鸣叫.谓岩曰:“郎将癫邪?何为住此?”答曰:“我癫欲醒,君癫正发.何由可救?汝若不癫,何为追逐声已,规度荣位,至于清爽,都不商量.一旦死至,荒忙何计。此而不悟,非癫如何?唯佛不痴,自除阶渐.”贞观十七年,还归建业,依山结草,性度果决,不以形骸为累。出处随机请法,僧众百有余人.所在施化,多以现事责,核竟之心周通。故俗闻者毛竖零泪。

    上文讲述高僧智岩曾经“屈掌军戎”,并“策为虎贪中郎将”,可谓军功卓著。但是其在军中时,就表现为崇佛的迹象。正如文中所提到的“虽身任军帅,而慈弘在虑。每于弓首挂溉囊,所往之处,流水养虫,以为常事”。这也为其后来阪依佛教埋下了伏笔。其后四十岁出家,以前同在军戎的部将寻找智岩,智岩用“颠”和“醒”之语道出了其内心境界,正如上文“我癫欲醒,君癫正发。何由可救?汝若不癫,何为追逐声己,规度荣位,至于清爽,都不商量。一旦死至,荒忙何计。此而不悟,非癫如何?唯佛不痴,自除阶渐”。从其对答可以看出智岩佛教造诣非常深厚。

    又有唐中晚期的刘朝,也是其中一例。据“唐故元从定难功臣刘府君墓志铭”记载:

        府君讳朝……前后三朝元从功臣,特承宠握。及夫年过从心,功成身退,持斋念佛,修未来因,忽婴疹疾,药饵不救,以贞元十二年(796年)六月十二日,终于辅兴里私第,春秋七十二。

    另据《全唐文》记载,唐末刘汾讨伐黄巢,并取得很大胜利,于是皇帝下诏使其镇守饶、信二州,致使其连年不得回朝。于是有了如下记载:

        汾遂寓居广信路弋阳县归仁乡四十六都新破里。夙夕感激,视干戈则思    斗,居村落则思耕.光启二年,佃得荒间山田一段,约计八百余亩,名曰南山……又且连年奉诏征讨,百战百克,未能一归故土.于祖宗之德,并无寸报,久违春秋二祭.文德元年,汾谨将前山田地施舍,创立禅寺一所,名日南山寺.召到属郡郑阳北隅妙果寺禅僧至明、至公等五人,入寺住持.勤于开耕,守奉祖宗春秋二祭,及礼三宝慈尊,兼得利生益死.

    墓志中记载,刘汾租佃约八百余亩“荒间山田一段”,命名为南山。后又在此处修建佛寺一座,称为南山寺,并召外来僧人五人,管理寺院。刘汾也潜心信佛,“礼三宝慈尊”。

    这些军人将领笃信佛教,其原因之一就是希望得到佛的保佑,免灾免祸。一些文献史料也记载了很多与之有关的事件。如据《酉阳杂姐》记载了洱阳镇将王污因笃信佛教,受到庇佑的故事。其文如下:

        元和中,严司空缓在江陵。时浮阳镇将王河,常持《金刚经》,因使归州勘事,回至咤滩,船破,五人同溺。河初入若有人授竹一竿,随波出没,至下牢镇,着岸不死。视手物,乃授持《金刚经》也。咤滩至下牢,三百余里。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